混世小术士

1696 狙击手

1696 狙击手

“媳妇,见到你活着我就放心了,我根本就沒有回头之路,我真后悔,当初不该不听你的话,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胡三品带着些悲怆的说道。

“三品,我也有错,不该一天到晚骂你窝囊废,我对不起你啊。”韩馥荔失声痛哭起來。

“哼,还真是一家人。”站累了的李可人换了个姿势,这时候谁有心情看这种煽情戏啊。

“胡三品,只要你肯戴罪立功,我保证,一定会为你争取宽大政策。”范金强道。

“晚了。”胡三品叹了一句,手指颤抖着,就要勾动扳机,这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起來,就在范金强想要招呼警员们采取冒险措施的时候,一声响亮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以为李可人必死无疑,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胡三品手里的枪应声掉在地上,血汩汩的从手腕流了出來。

谁开的枪,就在大家一阵愕然的时候,又是一阵枪响,枪枪准确无比,纷纷打在胡三品和那些壮汉们的膝盖上,这些人立刻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纷纷倒在了地上。

事不宜迟,范金强顾不得寻找枪声的來源,果断的一招手,一群警员立刻冲上去,解救了李可人,制服了受伤的毒贩们。

这时,一辆军车开进了小区里,一个军衔不低的军官从车上下來,冲着对面的楼顶招了招手,随即,几名身穿迷彩服的特种狙击手,犹如神兵天降一般,沿着绳索从楼顶飞奔了下來。

“哇塞,真是太酷了。”听到这里,躺在病**的王宝玉不禁惊奇的拍起了巴掌,但是还有些不明白,问道:“怎么这事连部队都惊动了。”

“后來我们得知,李可人听到了你的呼救声,刚一开门,就看见了胡三品等人,她立刻退回來给她公公打去了电话。”范金强道。

“是吕司令派人來的。”王宝玉道。

“是,为了解救儿媳妇,吕司令立刻给军区有关领导打去了电话,军队派出了一队特种兵,要不是他们潜伏在楼顶,打了胡三品一枪,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范金强点头道。

“我这个大姐,真是太厉害了。”王宝玉赞道。

“唉,兄弟你就是有女人缘,我怎么就看不出你哪里好呢。”范金强开玩笑道。

你媳妇就看我不错,嘿嘿,王宝玉心里这么得意的想着,嘴上却说道:“我命里桃花无数,浑身都是爱人肉。”

“行了,沒什么事儿了,快回去看看李可人吧。”范金强不爱听他吹牛,皱眉道。

范金强单臂开车,将王宝玉送回了家里,他还急着回去审讯胡三品,要知道胡三品负责收取毒资,这可是一条真正的大鱼。

王宝玉急匆匆的跑上楼,咚咚咚的敲着李可人的门,心里想着如何安慰这个好大姐,李可人经历这场生死之劫,还是受了自己的牵连。

李可人表情有点蔫巴的开了门,看见一脸笑嘻嘻的王宝玉,上下打量着道:“小孩,你还真是命大啊,沒伤着吧。”

“沒事儿,就是受了点惊吓,大姐,我听说了你的英勇事迹,以后可不敢小瞧你了。”王宝玉赞道。

“得了,赶紧回去歇着吧,我都快累死了。”李可人下了逐客令。

嘿嘿,还真得好好睡一觉去,顺便上网刺激下唐蔷薇,王宝玉刚要转身,里面传來一位老者的声音,声音宏亮,透着些威严:“淘小子,进來让我看看。”

王宝玉不由一愣,李可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着他挤挤眼睛,小声道:“天天他爷爷。”

吕司令來了,王宝玉当然不敢怠慢,连忙抬腿进屋,且不说人家的官有多大,毕竟还帮过自己好几次忙,正应该当面好好感谢一下。

沙发上坐着一个瘦高老头,红衬衫白色背带裤,头戴一顶红色鸭舌帽,一尘不染的白色皮鞋,刀削一般的脸上挂着微笑,嘴上叼着一个大烟斗,如果不知道还以为來了个外国华侨,李可人家里的人都这么洋气吗。

吕司令这幅打扮,还真是出乎想象,王宝玉连忙敬了军礼,说道:“吕司令好。”

吕司令哈哈大笑起來,上下打量了下王宝玉,赞赏的点点头说道:“小伙子挺讨人喜欢,现在就是和平时期,要是在战争时期,我一定让你去当兵。”

“吕司令,其实我性格散漫,不适合当军人。”王宝玉连忙摆手,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吕司令不以为然,说道:“从这么高的楼上扔下來不死,命大,适合当兵,我当年冒着枪林弹雨,身上一道伤疤也沒有,嘿嘿,还有一次,日本人的炮弹就落在我身边十米远的地方,大概也就这么远,你猜怎么样。”

“百米冲刺的跑了。”王宝玉道。

吕司令皱皱眉,摆手道:“根本就沒响,是一枚哑炮。”

哈哈,王宝玉夸张的笑了两声,竖起大拇指说道:“吕司令正是福大命大造化大。”

“我就沒见过像你这么造化大的。”吕司令哼了一声,随即又笑了,说道:“小王,说起來我还真得谢谢你,可人平日连个影都沒有,要不是因为你,她连个电话都懒得给家里打。”

“爸,您这是拐着弯的埋怨我呢。”李可人脸一红,嗔道。

吕司令笑而不答,对王宝玉说道:“不过小王这些经历倒是挺精彩的,能让我们这些糟老头子解解闷,下次再有情况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可人啊,给小王一个联系方式,别客气。”

晕死,难道我拿着小命哄你们这帮老头乐呵吗,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王宝玉还是客气的道了一声谢。

“小王,过來坐,我听可人说,你会算卦,给我也算算。”吕司令招手道。

“你是司令员,那都是顶着天上的星宿下凡的,不用算也是极好的命。”王宝玉连忙摆手,他可不敢在司令员的跟前胡说八道。

“我给你帮忙的时候可沒推三阻四,我这么大年纪了闲着沒事儿,总要找点乐子吧。”吕司令认真道。

王宝玉苦着脸,他就知道这样的大官,根本不会信这些,可是老人家提出來要乐呵一下,总该陪陪才对,想了想,他提议道:“吕司令,您的命比谁都好,不缺吃喝,孩子也孝顺,有啥好算的,咱们不如下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