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7 下象棋

1697 下象棋

“好啊,你是几段。”吕司令爽快的答应道。

“我沒段,就知道马走日,象走田,小卒一去不回來。”王宝玉道。

“水平太低我可不愿意玩,浪费时间。”吕司令不屑的说道。

“嘿嘿,您是专业水平,我是野路子,说不定就能下出乐呵來呢,吕司令,承让了啊。”王宝玉拱手道。

“哈哈,算是教教你们这些年轻人,儿媳妇,有象棋吗。”吕司令问李可人。

“爸,我都忘了放哪里了,得好好找找。”李可人显然不想和婆家人瓜葛太多,不大情愿,还白了王宝玉一眼,嫌他给自己添麻烦。

“那就赶紧去找,我们等着。”吕司令装迷糊的说道。

“爸,下棋行,可不许急眼。”李可人道。

“小王要是总输给我,我当然会急眼,罚他站军姿。”吕司令哈哈笑道。

李可人撅着嘴,还真就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幅象棋,王宝玉就跟吕司令摆开战局,开始下棋,别看王宝玉在村里被称作二流子,可是下象棋,让车马炮对手都赢不了,多少算是有点悟性的人,但时间久了,东风村根本就沒人跟他玩,谁愿意总是输啊,可惜耽误了一代棋圣。

吕司令的棋艺也是非同小可,两个人可谓棋逢对手,各有输赢,但二人的风格迥异,王宝玉是主动进攻型,擅长用炮,配合车马向前冲。

而吕司令则更有全局观,不轻易跟王宝玉对碰,王宝玉甚至还发现,吕司令下棋,更擅长用兵,稍不留神,小兵便像洪水一般杀将过來,往往一盘下完,五个小兵居然一个沒丢。

“小王,你怎么可以玩偷袭呢,不行,这步棋不算。”吕司令被王宝玉用炮打了个闷攻,瞪着眼睛道。

“悔棋不是真君子。”王宝玉吵嚷道。

“我这不叫悔棋,你是使诈。”吕司令道,他已经连续输给了王宝玉两盘,有点恼了。

“孙子兵法开篇就说,兵者,诡道也。”王宝玉已经赢了,岂肯罢休。

“说得好。”吕司令拍手道,认输。

五局三胜,好强的王宝玉还是略胜一筹,赢了吕司令,老头到底有涵养,他很欣赏王宝玉下棋的本事儿,说下次來,还找他下棋。

天色渐渐暗了下來,两个人在这边下棋,李可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吕司令还是留下來吃饭,席间跟王宝玉交杯换盏,相谈甚欢。

并不是王宝玉有多大的人格魅力,只是到了吕司令这年龄,看王宝玉跟自己孙子并沒有太大差别,有了一种隔代亲的感情。

“爸,少喝点吧,多注意身体。”李可人怕公公喝多了,夺下來酒杯道。

“还是儿媳妇心疼我,比那个不争气跑外国去的儿子强多了。”吕司令道。

“天天他爸有自己的生活。”李可人勉强的说道。

“说的好听,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吧。”吕司令笑问道。

“爸,还提那些干嘛。”李可人眼圈一红,低下了头。

“可人啊,老吕家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爸妈,当初他们把你嫁过來,那是千叮咛万嘱咐,我也是向他们下了保票的,哎,都怪我那儿子不争气。”吕司令想起往事有些伤感。

“爸,这不怪您,也不能全怪天天他爸,其实我也有责任。”李可人终究沒在老人面前控制好情绪,两行清澈的泪珠流了下來,连忙伸手擦掉。

“儿媳妇,今天我來,还有一件事儿,小王不是外人,就明说了。”吕司令忽然表情凝重的说道。

“爸,我知道,等天天他爸回來,我答应跟他离婚,我不会和他吵吵闹闹的,以后您二老还都是我的亲人。”李可人黯然道。

“胡说什么,可人,我今天在这里挑明了,不管你跟我那个儿子离不离婚,你始终都是我们老吕家的儿媳妇。”吕司令道。

“爸,你跟妈对我的好,自然沒得说。”李可人有些感动,接着说道:“但是我跟天天他爸也不可能了,耗了这么多年,什么感情基础都耗沒了。”

“可人,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做主,我们老头老太太的不参与,也参与不动,我要说得事儿,跟你妈也商量过,她也是这个意见,不管结局如何,我们老两口作古的那天,所有财产都留给你,可能也不多。”吕司令道。

“爸……”

“怎么,是不是嫌弃我们老两口给你添麻烦啊。”吕司令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爸,我不能要,但您和妈的心意我领了,以前是我做得不对,以后逢年过节,我都会去看看你们两位老人。”李可人抽泣道。

“这是命令,必须要。”吕司令面现威严,语气郑重。

李可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吕司令如释重负一般,语重心长的说道:“可人,你画画也很辛苦,现在消费那么高,你那点底子可不够用的,趁我现在还有些手下当官,不如就卖一些画,你要不好意思张罗,我替你出头。”

“爸,您的心意我领了,我自己一个人沒什么太大的花销,而且我觉得自己画得还不够好。”李可人固执的说道,完全不理会王宝玉跟他挤眉弄眼,要知道,这可是机会难得,唉,这个傻大姐还是放弃了。

不能多喝酒,吕司令呆了一会儿,就提出要回去,临行时,命令王宝玉要经常找他下棋,还说这次是好汉不赢前三局,下次一准能赢。

王宝玉满口答应,能够跟一名司令员搞好关系,对于自己将來的发展,一定会益处多多。

吕司令下楼后,警卫员立刻开來了车,上车的时候,吕司令再次对王宝玉说,一旦遇到了难处,可以直接找他。

送走了吕司令,回到屋里,李可人免不了一顿埋怨,王宝玉也不争辩,从心里面心疼这个大姐,自己可是沒少给她添麻烦。

“大姐,我听说你当时表现的很英勇。”王宝玉笑道。

“枪架在脑门上,害怕有什么用,不过,事后想想也挺后怕的。”李可人心有余悸道。

“嘿嘿,一枪毙命,不会有太多痛苦。”王宝玉开玩笑道。

“去你的,那样半个脑袋瓜子都得打飞。”

“嘿嘿,开玩笑而已,我才不舍得大姐受伤害,所以,弟弟决定补偿你,晚上陪你看一晚上鬼片。”王宝玉郑重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