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8 又一枚弃子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698 又一枚弃子 !(8(1 32)

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李可人也沒了创作灵感,两个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家伙,还真就看了一晚上鬼片,李可人把自己的胆大,归纳为看鬼片练出來的,不过,在看片的过程中,王宝玉还是睡着了。

“嘿嘿,王宝玉,要不是我及时报警,你肯定死翘翘了。”王宝玉又收到了唐蔷薇在网上的留言,这个恶毒女人,口气中竟然还有要人情的架势,我呸,你之所以这么做无非还是戏弄老子而已。

“谢谢你,咱们就接着玩,早晚我要玩死你。”王宝玉打字过去,经历了这件事儿,他越发的相信,邪不压正,唐蔷薇之流,多行不义必自毙。

过了几天,范金强來电话了,说在强大的审讯攻势下,胡三品终于合盘交代了问題,不过,他所交代的毒品接头地点和相关人员,早就进行了转移,而且他只负责外围,根本就不知道制毒工厂的地址。

至此看來,不仅是韩馥荔,其实连胡三品都是毒贩分子的一枚弃子,即使被警方捉到,也沒有太大价值。

“看來又是白忙乎一场了。”王宝玉不禁有些叹气。

“倒也不是,据胡三品交代,当初他给老领导邱佐权行贿过三十万,还给了他哥哥胡途二十万,这两个人都难逃法网。”范金强道。

听到这个消息,王宝玉觉得还挺解恨的,胡途这个狗日的村官,就该伏法,至于邱佐权,他早已听到了消息,邱佐权的假儿子小明,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已经沒有大碍,邱佐权也因此被放了出來,甚至还传出他在找关系,希望再入官场,胡三品交代的问題,无疑会将邱佐权再次搞下去。

“范大哥,胡三品和他媳『妇』从教育局里拿跑的钱呢。”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局领导了,但是他还是关心这个问題。

“唉,追不回來了,都交给贩毒组织了,另外,我们早就查明,原市长秘书于白冠所谓给假阮市长的六十万,也流入了贩毒组织。”范金强叹气道。

“他娘的,这帮狗日的还真是生财有道啊。”王宝玉忍不住骂道。

“兄弟,这根本算不了什么,他们不过是针对你和阮市长采取手段,顺手牵羊而已,仅在平川市,贩毒组织一年赚的脏钱,就达到上亿。”范金强沉重的说道。

这个大的数据,还真让王宝玉吃惊不小,难怪唐蔷薇开着豪车,出手大方,原來根本不差钱,搞不好还置办了房产,看來,不铲除贩毒组织,对地方经济的发展,也是一种无形中的障碍。

“大哥,我还能帮着做点什么。”王宝玉忽然心生一股子正义感,挺着胸脯问道。

“嘿嘿,还想再牺牲一回。”范金强也有些动容,王宝玉几次涉险支持公安工作,精神实在难能可贵,是个有良知的小伙子。

“别说,这事儿经历多了,老子倒不怕了。”王宝玉说的是实心话。

“胡三品被抓,毒贩子们应该可以安稳一段时间,但是你的首要工作还是要注意安全,另外,我觉得唐蔷薇是跟你做游戏上瘾了,所以,她才会打电话通知我去救你。”范金强道。

“老子陪着她玩,看谁能玩过谁。”王宝玉想起來就恼火。

“唐蔷薇自命不凡,极其狡猾,而且又是在暗处,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她对你还算是手下留情,否则哪能几次三番逃离险境。”范金强感叹的说道。

“她是爱上我了。”王宝玉哈哈笑道。

“那你就是与狼共枕,早晚死无全尸。”范金强不客气的打击王宝玉。

范金强又郑重叮嘱王宝玉要注意安全,这才放了电话,王宝玉下楼开车出门了,憋在家里也有些时日了,再这样下去,肯定要憋出病來。

开车在路上溜达着,王宝玉忽然觉得沒什么地方可去,不知不觉的就來到了香喷喷烧烤城,他有些怀念羊肉串和拉条子的味道。

烧烤城在王静的细心经营下,生意很火爆,大厅里人满为患,大伙吆喝着吃吃喝喝,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烧烤香气。

见王宝玉來了,王静还是给他安排了个小包房,不多会便上來了王宝玉平日爱吃的肉串和拉条子,刚刚开吃,就见一个男人大咧咧的推门就进來了。

王宝玉看这个男人眼熟,想想认出來了,正是那个救过自己的司机大哥。

“呦,大哥怎么过來了,你看上次走得匆忙,都沒來及道谢。”王宝玉连忙拱手说道。

“宝玉,小静让我來陪你。”司机大哥道。

谁是小静,王宝玉稍稍一愣就笑了起來,看來,此人成为了王静的男朋友,司机大哥看着实在,还是个热心肠,这倒是一桩美事儿。

“大哥,我还沒问你的名字呢。”王宝玉热情的招呼他坐下,开口问道。

“我姓李,叫李福庆。”司机大哥打开啤酒分别给两人倒上。

“家里都还有什么人啊。”王宝玉还是觉得应该帮着王静把把关。

“沒人了,老哥一个,嘿嘿。”李福庆随即又补充道:“市里有套老房子,年数虽然多了点,但位置不错,我这两年跑买卖也存了点钱,小静要是不喜欢,我就卖了换套大点的。”

王宝玉笑了,不错,有诚意,道:“王静是我的好朋友,要好好对待她。”

“这个自然不是问題,她人好,也肯吃苦,宝玉,我不是嘘呼,我就沒见过这么能干的女人,一点也不矫情,我打心眼里喜欢她,嘿嘿。”李福庆毫不掩饰的说道。

“凡事迁就着点,女人嘛需要男人疼的。”王静的经历也算是坎坷,几番受到情人的利用,可谓吃尽了感情的苦,王宝玉真心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

李福庆嘿嘿笑着捻捻手指头,讪笑道:“咱赚的钱沒人家多,底气都不足,还敢让她受欺负。”

“哈哈,王静独立『性』很强,不是靠着男人吃饭的人,以后多担待,那就祝你们早成眷属。”王宝玉举杯道。

李福庆很是豪爽,一口就把啤酒干了,随即又给王宝玉倒上,难得有个人说话,王宝玉喝得很开心,闲聊中,王宝玉还是问到了他作为一个司机,都负责运输一些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