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9 办公风水

1699 办公风水

“我是干散活,主要跑短途。”李福庆道。

“收入怎么样?”王宝玉问。

“嘿嘿,顾得上吃喝呗,要是有钱我也买辆大货,真他娘的赚钱。”李福庆挠着后脑勺遗憾的说道。

“一步步来,长途司机虽然赚得多点,但是太辛苦,还顾不上家。短途嘛,多跑几次就有了。”王宝玉随口说道。

“宝玉,不瞒你说,我最近揽了个不错的活,负责帮人运送毛毯,给钱也大方,跑一次五百多?”“?。嘿嘿,一个月下来,赚了一万多,当然,这点收入跟小静还没法比。”李福庆坦诚道。

“咱们这里用毛毯的地方还这么多吗?谁这么做生意,不怕亏啊?”王宝玉不理解的问道。

“嘿嘿,他们赚不赚钱和我没关系。我就是负责送货的,不过也挺奇怪,按理说这东西应该送给酒店,不过,接货的地方都比较偏僻,而且,接货的地方过段时间,又说质量不好,让把毛毯再退回去,咱也管不了那么多,来来回回就是双份的钱,有的赚就行。”李福庆笑道。

王宝玉心头虽然有疑问,却也没有再多问,只是感叹这年头干什么都能赚钱,只可怜自己开着豪车,没个赚钱的路子,只能一直吃老本。人家短途司机都月收入过万了,自己捂着点钱愣是不敢动。

两个人热热闹闹的吃喝着,王静还是抽空过来,敬了王宝玉一杯酒,犹豫的说道:“宝玉,我听说了你的事儿,不行就来烧烤城,咱们一起干吧!”

“就是,一起干多好。”李福庆附和道。

“我平时散漫惯了,还是你自己做吧。”王宝玉想想还是推辞了,羊肉串的滋味固然好,但要是整天都闻着这种味道,肯定会受不了的。

“那我就不强求了,缺钱我这里也攒了点儿。”王静道。

当然缺钱,王宝玉想要,张了张嘴,却问了另外一句话:“王静,我看生意经营的很好,有没有进一步的打算啊?”

“我准备再开两家分店,现在烧烤店的名气算是起来了,但是还得扩张规模占住市场。当然,这都是我个人的想法,正想找你商量呢!”王静道。

“好啊!就这么干,最好开成咱市最大的连锁烧烤城。”王宝玉作为股东之一,一家都这么红火,开成连锁那不得数钱都数不过来啊!因此,他当场拍板同意。

“宝玉兄弟就是有眼光。”李福庆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句。

王静又被人喊走去忙乎了,李福庆也接了个电话,说了句道歉,大概还是去运货,已经是晚上九点多,这个司机大哥还真是很敬业,不像自己游手好闲。

王宝玉酒足饭饱,正打算回去睡觉,这时,夏一达的母亲推门进来了。

“呵呵,刚才太忙,一直没过来。宝玉,最近怎么也不往家里去啊?”也许有些操劳,夏一达的母亲瘦了不少,以前的腰身显露了出来,多了些女人的柔美。

“阿姨!工作累不累啊?”王宝玉连忙起身问候道。

“不累,王老板一个月给我开八千呢!过年还给了一万奖金,现在又带了两个徒弟,锻炼上一段时间就能差不多。”夏一达的母亲很满意的笑道。

王宝玉在心里赞了王静一句,看着夏一达母亲犹豫的眼神,就知道她想说什么,果然,夏一达的母亲说道:“宝玉,你跟夏一达是不是该结婚了?早点操办吧!”

“不急……”

“呵呵,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忙。但是再忙也得结婚啊,否则老是记挂着这事儿。宝玉,你不懂这些,家里有女孩出嫁,我这个做妈妈的需要准备很多东西的,忙里忙外的都得十几天。”夏一达的母亲呵呵笑道。

“阿姨,你也知道,我现在不当官了,小夏非常优秀,我总觉得配不上她。”王宝玉坦诚道。

“孩子,什么才叫般配啊,真心相爱才是真,别傻。有些事儿不赶紧抓住,以后会后悔的,夏一达心里有你,我这个母亲比谁都清楚,别在乎他爸说什么,唉,这些年不见,他好像也变了。”夏一达的母亲叹了口气。

“孟部长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好。”王宝玉连忙说道。

“孩子,你要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既然什么心结也没有,就不要再拖了。”夏一达母亲慈爱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很感动,说道:“阿姨,再等一段时间,一旦我安稳下来,一定会娶小夏的。”

“我就盼着这一天呢!愿真主赐福于你们。”夏一达母亲高兴的点了点头,又出去忙乎了。

王宝玉开车回到家里,躺在**唉声叹气,思绪万千,作为一个男人,虽然丢了官,但不能消沉下去,还是该找个正经营生,否则,将来在夏一达的面前,肯定会抬不起头来。

可是,唐蔷薇这伙毒贩子还在盯着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丧命,毒贩子不除,自己根本不敢做什么,去哪里干都会连累别人,呆在家里还连累了李可人。

哎,不能出去还不能常在家里,老子总不能钻墙缝吧?想到这些,王宝玉只能放下了这个念头,不过,就在第二天,他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终于有了个赚钱的机会,还很有面子。

打电话的正是平川市委党校校长蔡广德,说起来跟王宝玉也熟悉,只是平时业务上没有往来,很少走动而已。

“蔡校长,您有什么吩咐?”总算接到个当官的电话,王宝玉连忙客气道。

“宝玉,党校第二期局级领导干部培训班又开始了,我想麻烦你给讲堂课,不白干,一次两千。”蔡广德直截了当的说道。

王宝玉感觉受宠若惊,犹豫道:“蔡校长,你觉得我合适吗?”

“有些学员点名就要王老师讲课,呼声很高,以前你在教育局里当干部,我觉得不合适,现在不干了,反而合适,咱们可以有个长久的计划。”蔡广德道。

“还是讲易经吗?”王宝玉问道。

“易经这个话题太深,还是换个吧,不如讲讲办公室风水如何?我觉得你在这方面挺内行的。”蔡广德道,跟王宝玉去过一趟财政局长隋凤奎的家里,他算是服气了王宝玉的本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