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00 有个疑问

1700 有个疑问

“沒问題,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王宝玉爽快的答应了下來。

两天后,王宝玉收拾干净,开车赶往市委党校,如今不当官了,还是要在门口登记打电话,还好自己开得车还算是好,门卫倒是蛮客气的。

进入市委党校后,王宝玉直接來到蔡广德的办公室,蔡广德又是一番叮嘱,大意还是尽量不要讲带有迷信色彩的话,从科学的角度分析风水,才更有说服力。

王宝玉点头答应,再次來到党校的阶梯教室,里面已经坐着几十位局级领导,如果王宝玉还在位上,肯定也是其中的一员。

王宝玉一到场,领导们脸上便都露出了各种各样的内容,有的是嘲讽,有的是幸灾乐祸,当然也有期待等等,在座的多半都认识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局长,沒想到他依然活跃在人们的视线当中,一向颇有涵养的人群竟然有些小小的**。

但是领导终究还算是有肚量,虽然对王宝玉褒贬不一,但还是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

站在讲台上,已经消沉一段时间的王宝玉顿时找到了些自信,心里想,虽然老子不当官了,也不管你们的掌声是真是假,今天都得仰着脸听老子给你们讲课。

王宝玉拿出这两天精心准备好的教案,表情严肃的说道:“各位领导,我叫王宝玉,想必在座的各位不少人都记得我,就不再过多赘述,今天,我要跟大家探讨一个学问,那就是办公室风水,这绝对不是迷信,很多事情在科学上都能找到根据,风水学,甚至可以叫做气场学。”

领导们脸上挂着微笑,王宝玉这样谣言满天飞的人物,想不认识都难,不过,大家却沒有表现出什么,反而开始认真的做笔记。

“我们就从屁股底下坐的地方讲起,从八卦上论,一个人坐的地方,就是艮位,艮代表山,一个人只有形如山岳,才能迎接各种挑战。”王宝玉道。

这句话让领导们很受用,有几个还故意挺直了腰杆,形如山岳,气势如虹,当然是极大的褒义,王宝玉接着说道:“首先,坐的地方不能冲着门,古代风水学将这叫做冲煞的一种,大意就是,强风过山,必然导致草木凋零,而从科学的角度论,一个人总被风吹着,肯定容易患病。”

领导们一阵点头,当然,这点简单的常识,他们还是懂的,很少见有领导直接冲着门摆办公桌,不说什么风的问題,一旦开门,很容易被人看到在做什么,这对领导们而言,也是很不习惯的。

“其次,坐的的地方不能冲着厕所,污秽之气会让人懈怠,更容易患病。”王宝玉道。

在座的都是局级干部,他们的办公室当然不会冲着厕所,厕所边上的大多都是小干部,无奈而已,不过,也给这些人上厕所带來了便利。

“还有,坐的地方最好后面有书架,这就做有靠山,后面不能是过道,來往走人势必会影响领导办公。”王宝玉找到了感觉,侃侃而谈起來。

到现在看來,一切进展还算顺利,领导们听得都很认真,时不时交头接耳议论一番,不断点头。

当然,太过顺利就不像是王宝玉的命运了,这不,不和谐的声音就传來了,一个中年领导举手问道:“王老师,你原來的办公室风水怎么样。”

王宝玉一愣,他认识这个人,名字叫做严开,正是接任自己职务的新教育局局长,听这话里,还有些挑衅的成分。

正在讲课,王宝玉当然不会跟他争一时的言语长短,他很凝重的说道:“我丢了官职,就是跟这个办公室的风水有关系,想必很多人都知道,我那个办公室,加上我,已经倒台了五位领导,要说风水上的问題,窗户冲着一个大烟囱,这是标准的冲煞之一。”

听王宝玉说得如此坦诚,严开也沒有再难为他,讪笑道:“你那个办公室,已经改成仓库了,保管些文件和办公用品之类,唉,就是保管员都不愿意进,据说身上还带着符。”

众人纷纷笑了起來,王宝玉也跟着笑,作为一个男人,就要有气度,敢于直面自己的问題。

王宝玉补充道:“那个办公室位置最靠里,做为仓库无疑是最为明智的决定,同时还可以有效缩短领取物品的时间,提高了办公效率,严局长,相信在您的带领下,教育局一定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严开一愣,显然沒有想到王宝玉如此有气度,此时还不忘夸赞自己,在他的带动下,课堂立刻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随后,王宝玉又详细讲了办公室其他的布置,比如鱼缸应该放在哪里,墙上挂字画有什么讲究,沙发颜色对人的影响,电脑摆放位置等等,领导们听了这堂课,可谓是获益匪浅,回去后,一定会重新布置办公室,浪费在所难免。

两个小时的课讲下來,领导们都是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不过,讲台上的王宝玉还是敏感的注意到一个人,此人方头大脸,倒是有些威严,他不记笔记,总是皱眉,看着王宝玉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寒意。

王宝玉并不认识他,却猜到此人一定对自己有些成见,果不其然,就在王宝玉想要宣布下课的时候,此人起身突然问道:“王老师,我有一点儿很好奇,想耽误你点宝贵时间咨询一下。”

娘的,老子才不信你能放出什么鸟屁來,但是拒绝显然是非常不礼貌的,王宝玉只得硬着头皮,笑道:“不客气,请说。”

“你是怎么看出來阮市长家的坟会被人挖呢。”这人直言问道,一语既出,满座皆惊,大家面面相觑,对此大家一直都是讳莫如深,沒想到今天到底还是被人提到了桌面上,大家最后都把目光投向王宝玉,想听听他是怎么解释这个问題的。

來者果然不善,王宝玉最怕就是提这个问題,但是提出來也沒什么不好,一直沒有机会公开澄清这个事实,说不定现在的时机就不错。

王宝玉稳稳神,全然不惧的问道:“敢问这位同学,您在那里高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