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07 很疲惫

1707 很疲惫

“我没报警!”王宝玉争辩道.

“留你一条命,等老娘有功夫再玩你。”唐蔷薇狠狠的瞪着王宝玉,顾不上擦身体,胡乱的套上衣服,飞快的离开了,身手矫健,哪里像是个孕妇啊!

王宝玉刚刚胡乱的套上衣服,还没坐稳了,范金强就拿着枪冲了进来,一看只有他一个人,不禁开口问道:“毒贩?”

“唐蔷薇刚跑了!”王宝玉摆手道?”“?。

“你有跟她发生关系了?她可是个罪犯啊!”范金强看了看衣衫不整的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我怎么会跟她做那种事儿,范大哥,要不是你及时赶来,兄弟刚才差点就死了。”王宝玉道。

“不用瞒我,衬衫的扣子就系错了,裤子拉链还没拉上,一脸慌张,还不承认。哎,你怎么不知道悔改呢,先是白牡丹,现在又是唐蔷薇,兄弟,你不会是又心软了,把人给藏了起来吧?”范金强道。

“唉,不是你的想的那样,唐蔷薇她就是想杀我。”王宝玉不悦道,忽然,他表情一愣,想到了一件事儿,慌忙起身拉着范金强就往外跑,范金强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不解的问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酒店里被安装了遥控炸弹,再不跑咱们可能就要被炸飞了。”王宝玉边跑边说道。

刚跑下楼,他忽然想起了代萌还在里面,连忙到吧台前询问,再一次跑上楼去,范金强此刻顾不得管王宝玉,赶紧打电话通知上级派出拆弹专家,如果真的有炸弹,酒店里住着这么多人,一旦真的爆炸了,那将是多少人命啊!

随即,范金强通知酒店管理人员,紧急情况,立刻疏散酒店所有人员,北国大酒店顷刻间就乱成一团,不少衣冠不整的男男女女飞奔下楼,神情尴尬的顾不得要衣服,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打车,仓皇而去。

却说王宝玉使劲砸了好半天门,代萌才懒洋洋的开了门,揉着眼睛问道:“王宝玉,你来干什么?有什么企图?”

“狗屁企图,快跟我下楼,楼里有炸弹,再晚小命就没了!”王宝玉拉着代萌就跑,代萌却拼命挣脱王宝玉,到底还是回屋拿了自己的小包,完全一幅舍命不舍财的架势。

紧要关头,代萌还是很给力的,平日体育锻炼的效果在此时得到了充分发挥,只见她两步并作一步,别看穿着小细跟,照样把王宝玉甩在了身后。

娘的,跑路的时候比兔子还快!王宝玉一边嘟囔着骂,一边紧追着代萌跑了出去,此刻,平川市的街道上,已经警笛声大作,大批的警员向这里赶来,上级甚至派出了防暴特警。

十二分钟内,酒店里已经空无一人,一批特警和拆弹专家进楼开始挨个房间排查,别说,还真就找到了一枚塑胶炸弹,就藏在王宝玉刚才吃饭的包房里。

也许毒贩们跑远了,遥控起不了作用,炸弹很容易就被拆了下来,算是没有导致人员伤亡,范金强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心有余悸的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兄弟,唐蔷薇看样子并不想杀你,否则,你可能早就变成碎片了。”

王宝玉一阵无语,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如果唐蔷薇想要杀了自己,自己绝对没有逃生的机会。

简单询问情况之后,范金强还是让王宝玉和代萌回家睡觉去了,附近封了路,根本就打不到车,王宝玉和代萌二人,只能先走一段再想办法。

“呆子,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差点害死了一酒店的人。”王宝玉嘘乎道,那枚塑胶炸弹的威力并不大,顶多也就能让包房里的一切变成碎片而已。

“我怎么知道啊。”代萌不悦的反驳道。

“陌生人请吃饭也可以随便出来,代萌,以后改改占小便宜的习惯行不行?”王宝玉心有余悸。

“真的不怪我!刚下班就接到了阮市长的电话,让我来酒店陪他的一位朋友,阮市长说话了,我哪敢不听啊!”代萌委屈道。

“那个号码是假的,虞美真名叫唐蔷薇,是毒贩组织里的二号人物,多亏你还能收人家的礼物。”王宝玉十分鄙夷的说道。

“我又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她倒是蛮有文化的。”代萌脸上露出欣赏之情。

“可是她的心肠却是恶毒无比的。”王宝玉道。

“好了,少埋怨我了。阮市长所让我打车来,费用报销,现在我亏了十几块呢。”代萌不知道死活的说道。

“你要死了,哪里的命花钱啊!算是长个教训吧!”王宝玉狠狠剜了代萌一眼,好女孩是好女孩,但就是家境普通,养成了过分算计的坏毛病。

“哎,现在造假真是不得了,号码一样,竟然连声音都很像。”代萌感叹的说道。

王宝玉停下脚步,问道:“你是说这个打电话的人,连声音都和阮市长很像?”

代萌连连点头,“真的,甚至连语气都一样,要不我整天和阮市长在一块,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不过听起来好像有点疲惫,好像很累的样子,所以我就顺理成章的认为他没有精力陪朋友嘛!”

“哦。”看来此人应该还是阮市长的双胞弟弟,不知他们已故的父母知道两个儿子血肉相残,是否在地下还得安息?

“对了,你怎么过来了?”代萌突然问道。

王宝玉一巴掌就啪在她的脑门上,恶狠狠的说道:“你这脑子都是浆糊啊,唐蔷薇是用你要挟老子,老子能不来吗?”

啊!代萌惊呼了一声,揉着脑门道:“你是来救我的?”

“惹祸精,老子差点死无全尸。”王宝玉怒气未消道。

“那你也不用守着唐蔷薇骂我啊。”代萌嘟着嘴巴说道。

“呸,那是我让你赶紧跑!”实在忍无可忍的王宝玉上前揪住代萌的耳朵,在她耳边大吼道。

“亲哥哥,疼,疼!”代萌呲牙咧嘴的挣脱开,不过没有生气,晃悠着王宝玉的胳膊撒娇道:“亲哥哥,你对我真好,将来嫁给你还真是不冤。”

“算了,以后再接到这种电话,想着拨回去确认一下,不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王宝玉也是拿代萌没辙,火气消了不少。

“亲哥哥,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代萌顺势挽上了王宝玉的胳膊,将身体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