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08 地毯运毒

1708 地毯运毒

“叫人看见了多不好.”王宝玉连忙甩胳膊,心里却美滋滋的,付出总有回报的。

代萌却不以为然的说道:“连个人影都没有,怕什么,再说了,我早晚是要嫁给你的。”

附近都在戒严,街道上根本没有人,更没有车,两个人腻腻歪歪的走了好久,终于走出了戒严区,只见一辆出租车飞快的开了过来。

出租车停在了二人身边,司机探出头来笑着问道:“二位打车吗?”

当然要打车,从这走回去,还不把腿累折了了癢 。醣t窬醯谜飧鏊净淮恚苡醒凵斓牡莨ノ迨榍婧笊狭顺怠?br?/>

先把代萌送回了家,司机又转回来送王宝玉,到了小区门口,王宝玉刚下车,只听司机喊道:“哥们儿,你落下了东西。”

王宝玉下意识的摸了摸衣服,并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这时,司机突然一阵大笑,从车窗里扔出来一个小袋子,说道:“老大让我把这个东西留给你当纪念品,下次她还想找你玩。”

说罢,司机发动车子,一溜烟的开走了,天色暗沉,王宝玉甚至连车牌号都没有记住。捡起地上的袋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个绣花的胸罩,依然可能上面点点斑痕,已经明白,这是唐蔷薇的东西,那个司机竟然也是她派来的。

王宝玉厌恶的使劲在胸罩上踩了几脚,吐了好几口口水,然后扔进了垃圾箱,这个现象不用报警,根本就抓不住人,说不定那辆出租车都是假的,王宝玉低声骂咧了几句,四处张望了一下,飞一般的跑上楼。

李可人竟然还没睡,是她看见王宝玉没开车出去了,又打不通手机,这才报了警,而范金强通过路边的监控,发现了一辆可疑的面包车从这边开了出去,这才一路追踪,到了北国大酒店。

“大姐,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王宝玉真诚道。

“你这个小孩真不省心,快休息吧,一身的酒气。”李可人抽了抽鼻子,转身回屋去了。

王宝玉洗了澡,再次打开了电脑,却没有唐蔷薇的留言,大概是这个婊子还没有来得及上网。

“是你没有杀老子的,以后等着后悔吧!”王宝玉敲了几个字过去。

躺回**,王宝玉回想着惊险了一夜,依旧觉得脊背发凉,自己还真不是唐蔷薇的对手,每次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虽然她这一次又放过了自己,但是,说不准那次她动了杀机,自己必将驾鹤西游。

一段时间内,王宝玉放弃了卖水的业务,还是不敢轻易出门,老头们等的着急,电话一个劲的打,王宝玉只得说,配料不齐,还需要一段时间。

哎,大好的赚钱机会都让毒贩子给搅和了,但是命比钱重要,王宝玉甚至动了到乡下避难的想法,当然不会去神石村,那样搞不好会连累家人。

不行就去南方,还真就不信了,唐蔷薇等人会撵到那里去,王宝玉打定了主意,拿出地图,研究该去哪里好,嗯,实在不行就去夏一达旅游的地方,说不定还能碰到了冯春玲,如此最好,实在不行,就跟冯春玲在那里生活一辈子,每天看夕阳也不错。

说走就走,王宝玉利落的简单收拾了行囊,准备去南方,他甚至都跟李可人打了招呼,李可人也觉得不错,毕竟现在家里也不安全。

李可人虽然不舍得,但更担心王宝玉的安全,两人又嘁嘁喳喳的密谋了行程安全问题。首先李可人替王宝玉买飞机票,然后让王宝玉打车或者找几个朋友的车来接,提前到机场,行李用市内快递送过去,如此一来,谅毒贩们有三头六臂,也不见得能察觉出来。一旦王宝玉安全上了飞机,就等于逃离了平川市毒贩们的监控范围,到了南方一定是安全的。

就在临行的前一天晚上,王宝玉和李可人惜惜相别,李可人有些感慨,只是简单嘱咐了几句便回自己屋了。王宝玉则无聊的看着电视,某个省级电视台正在播放海关缉毒的节目,立刻吸引了他。

一名运毒入境的毒贩子,被海关人员拦截,她用来藏毒的物品,不是身体的孔道,竟然是一张地毯。

电视画面上,海关人员割开地毯,用力一抖,立刻出现了白色的粉末,正是纯度极高的海洛因,原来毒品竟然都藏在这些错综复杂的经纬之间!

海关人员说,最近毒贩子的藏毒方式越发的隐秘,不再局限于身体藏毒,地毯藏毒是一种新生的运毒方式。

毒贩们为了运毒,真是绞尽了脑汁,但邪不压正,就在王宝玉感叹海关人员具有火眼金睛的时候,他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儿,忙不迭的穿衣下楼,开车直奔香喷喷烧烤城而去。

一见王宝玉来了,王静热情的让他上楼,说正好有一间包房,肉串马上就好。王宝玉直接说道:“王静,让李福庆来陪我聊聊。”

“他一会儿就要出去了。”王静道。

“就说几句话,我得警告他,不能对你不好。”王宝玉找了个借口,不想跟王静说太多。

王静笑了起来,幸福的小声说道:“他对我真的不错,打我也正好够力度,挺舒服的。”

王宝玉直皱眉,王静的变态爱好他实在不敢恭维,不过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儿,爱咋玩别人根本管不着。

刚在包房里坐下,司机李福庆就笑呵呵的进来了,先抱歉道:“宝玉,一会儿要去运货,只能陪你喝一杯。”

“李大哥,你先坐下,我有事儿要问你。”王宝玉道。

李福庆摸不着头脑,疑惑的坐下,王宝玉问道:“还在运地毯吗?”

“是啊!”

“运货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嘿嘿,没问。”

“没问就替人家拉货,也不怕黑你啊!”王宝玉皱眉道。

李福庆傻笑着说道:“有一次我停车在街边撒尿,一个人找我,告诉我有这样的活,我看价格还不错,也没问别的,就答应了下来。没成想,对方倒是挺有诚信,从来不欠钱,有的时候还能多给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