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09 短期的安全

1709 短期的安全

这里面一定有鬼,王宝玉又问道:“大哥,你送了这么多次货,觉得那地毯的质量怎样。”

“咱不懂行,也看不出來,嘿嘿,反正掂着就是挺厚实的。”李福庆说道。

王宝玉道:“大哥,你一会儿拉货回來,到东边的小胡同站一站,我在那里等你,最近家里要买个地毯,我想看看花样。”

“唉,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一会儿我去拉货,顺便在那里买一块就是了,送给兄弟。”李福庆很大方的说道。

“千万不可,这件事儿你不要跟供货方说,我就是看看花样,买什么样的还不一定呢。”王宝玉连忙摆手。

“哦,兄弟真是好头脑,哪像我拉了这么多次脑筋都不开窍。”李福庆点头笑着冲王宝玉竖了个大拇指,以为他看好地毯生意,也想大干一场呢,要是那样,自己肯定免费帮王宝玉送货,羊肉串和啤酒上來了,李福庆果然只喝了一杯啤酒,就匆忙的出去了。

王宝玉随便吃了几个羊肉串,就下楼开车到小胡同门口等着,半个小时后,李福庆的小客货驶了过來,吱呀一下停在了王宝玉的车边。

王宝玉四下张望沒有发现异常,连忙上前,李福庆打开货车后面的帆布,又拿出手电照着说道:“兄弟,你看看行不行,要是觉得好,咱们就留下一块,我打听过,这种地毯一块也不过几百块钱。”

上面总共就拉了十几块地毯,即使按照一千一块这个价值,总价也不过一万多点,运费就五百,这其中肯定有猫腻,王宝玉拿着手电上了车,拿出一把预备好的小刀片,趁着李福庆在路边吸烟撒尿的空当,悄悄在上面割了一个小口,扒开一看,里面的夹层中,果然发现了白色的粉末状东西,捏出一点放鼻子底下一闻,正是毒品无疑。

王宝玉心中一阵惊喜,他忍住激动默不作声的跳下车,说道:“李大哥,这地毯质量太差,太重盖身上都不保暖,还是算了吧,对了,跟谁也别说我看过地毯,要让人家知道了,说不定还不让你干活了呢。”

李福庆点头,表示不会说这件事儿,哼着小曲开上车走了。

王宝玉立刻开车回家,随即给范金强打去了电话,说道:“大哥,我发现了毒贩子们的运毒方式。”

范金强惊喜的问道:“兄弟,要是找到他们是如何运毒的,就很有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王宝玉详细的将今晚的发现细细说了,范金强激动的直拍大腿,嘘乎说这一次要是抓住了毒贩,一定给王宝玉记个一等功。

“大哥,功劳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不过这个司机李福庆,跟我是朋友,而且他也不知道地毯藏毒,你千万要放过他。”王宝玉道。

“这件事儿跟他沒关系,我会酌情处理的,放心吧。”范金强郑重承诺道。

王宝玉兴奋的一夜沒睡,当然,他取消了去南方的计划,夏天到了,北方才是避暑胜地,哪里也沒家乡好。

当然,王宝玉最期待的,就是要亲眼看着毒贩们彻底垮台,即便搞不垮他们,也要给他们重重一击,让这些害群之马彻底沒有了折腾自己的力气。

几天之后,一个好消息终于传來,范金强亲自出马,悄悄跟着李福庆的小客货两天,终于发现了那个地毯运毒的供货方和接货方,局里因此开了个紧急内部会议,最后商定,事不宜迟,要对毒贩们彻底收网。

警车声喧闹的划破了夜空,多名缉毒警员一起行动,抓获了大批的毒贩子,缴获了大量毒品,而且,那个制毒的工厂终于被发现了。

“大哥,那是什么地方。”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幸福街67号,是一栋别墅的地下室,我们还发现了唐蔷薇的跑车。”范金强道。

这个地方王宝玉有些印象,不就是由千科小情人旁边的别墅嘛,毒贩们还真是有钱,弄这么好地方,來來往往的确实不惹眼。

不过,王宝玉更关心是否抓到了唐蔷薇,于是又问道:“谷爷和唐蔷薇抓到了沒有。”

范金强叹了口气,说道:“他们并不在那里,唐蔷薇这个女人还真是狡猾,据制毒工人们交代,唐蔷薇似乎先嗅到了风声,先一步离开了。”

“我就说你们别鸣警笛,这下子好了,毒贩头子跑了,肯定还会卷土重來的。”王宝玉埋怨道。

“兄弟,这次行动很彻底,除了谷爷和唐蔷薇沒有抓到,其余的毒贩们几乎一个不落,这说明了什么。”范金强。

“说明不了什么,只要毒贩骨干在,还怕沒有臭鱼烂虾往前贴乎啊。”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我们公安也不是吃素的,根本不会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兄弟,这点你一定要相信我。”范金强正色道。

“那个叫任健的贱人也抓到了。”王宝玉问道。

“抓到了,他不叫任建,真名娄建仁,就是负责毒品运输工作,是其中的三号人物。”范金强道。

“抓到了他,再抓谷爷应该不难了吧。”王宝玉道。

“谷爷只跟唐蔷薇联系,娄建仁也沒见过他。”范金强道,又叹了一句:“还真是一只老狐狸,三号人物都竟然不知道谷爷究竟是谁。”

“对了大哥,阮市长的弟弟抓到了沒有。”王宝玉还是想起了这件事儿。

“沒有,从來沒人见过他,甚至也沒有人听说过他。”范金强道。

“操,隐蔽的真严实。”王宝玉恼怒的骂了一句。

放下了范金强的电话,王宝玉先是生了会闷气,费了这么大力气,还是沒抓到两个毒贩头子。

然而想着想着他便耶耶耶的大笑起來,范金强说得不错,起码短期以内,再沒有毒贩份子危害到自己了,也就是说,王宝玉恢复了自由,可以随便出去吃喝玩乐卖水赚钱。

生活又恢复了美好,王宝玉大笑着在地上乱跳着,几乎要笑出眼泪來,跟毒贩子们纠缠了这么久,虽然算不上彻底胜利,但至少一段时间内,不用再害怕出门被袭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