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0 东南方

1710 东南方

终于卸下了一个包袱,心情大好的王宝玉,欣然接受了代萌的邀请,去她家附近的小饭店里吃饭,

“宝玉,感谢你上次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娇妻。”代萌嬉皮笑脸的给王宝玉夹了一块挂浆土豆,

王宝玉一边费力的吃着这粘牙的东西,一边笑着调侃道:“爱妻用一块土豆來回报为夫的救命之恩,也未免太小气了吧。”

“那你想本姑娘怎么回报你,要钱可沒有。”代萌翻了个白眼道,

“嘿嘿,不要钱,只要人。”王宝玉坏笑道,

“那你就帮我快点找个能嫁能离的男人,及早结束二婚,然后正大光明的嫁给你,你就可以整天搂着我了。”代萌认真的说道,

“回去问问你爷爷,咱们俩离两次,结三次,是不是就能过一辈子。”王宝玉道,

“当然不行,我问过爷爷,他说你必须是一婚,或者我一婚,这种事儿不能作弊。”代萌断然拒绝道,

我倒,说得跟真的一样,还真是愚昧,王宝玉岔开话題,好奇的打听道:“呆子,阮市长得知了捣毁贩毒集团,怎么个反应。”

“沒看出什么异样,还是整天笑呵呵,不过,他最近肺好像不太好,总说胸口闷得慌。”代萌道,

“沒去医院检查吗。”王宝玉问,

“好像去过,说沒事儿,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代萌道,

“那也得好好检查一下,很多肺癌开始的症状都比较轻,每天干咳几次而已,但一旦病灶严重了,那就是后期。”王宝玉面色凝重的说道,

我呸,代萌不悦的踢了王宝玉一脚,说道:“你不会真的跟阮市长有仇吧,这种恶毒的鬼话也能说出來,阮市长年年查体,还都是最好的大夫检查,有什么毛病都能查出來。”

“嘿嘿,刚才还说感激我呢,看样子,还是阮市长在你心中更有威信。”王宝玉嘿嘿笑道,如果阮市长沒有病理性的疾病,他猜测多半还是因为惦记他的孪生弟弟,才会觉得胸口憋闷,这也可以理解,既然这个弟弟露了头,同胞亲人无论生死,他都想见一面,人之常情,

唉,要是抓到谷爷或者唐蔷薇就好了,一定能问出阮市长弟弟的下落,而且两兄弟长得一样,就凭这条线索也能很快找到他,

只是谷爷唐蔷薇这两个人比狼凶狠比狐狸狡猾,抓捕工作并不容易,而留着他们,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躲上一阵子,他们还会招兵买马,重操旧业,

“你们两个吃饭,也不喊我老人家一声。”代亮不知道何时走进了小饭店,埋怨道,

“爷爷,你來干什么,打扰我跟宝玉调情。”代萌口无遮拦的说道,

王宝玉脑门冒汗,代萌这话也太直接了吧,他连忙招呼代亮坐下,笑问道:“代大师,最近生意不错吧。”

“也不行,沒有托光靠嘴皮子也挺费劲的。”代亮遗憾道,

嘿嘿,整个小区都忽悠个遍了,还都是穷人,能赚点钱都是奇迹,但王宝玉还是安慰道:“家里收入都提高了,也不差代大师的辛苦钱。”

“话虽这样说,但是一天二三百的生意,我还真舍不得。”代亮摇头叹息,

一天二三百,一个月下來也快万元了,真的假的,一个糟老头子都这么上进,这让王宝玉内心好生羡慕,甚至还真动了跟代亮混的想法,

代亮接着说道:“我一周工作五天,歇大礼拜,法定休息日也不接活,而且,刮风下雨酷热等恶劣天气绝不出门,影响现场发挥。”

一听这话,王宝玉泄气了,还是赚不了几个钱,他又好奇的挠着头问道:“代大师,你一般都在哪里摆摊啊。”

“当然是打一枪换个地方,省得算不准人家找上门來。”代亮厚颜无耻的得意道,

“爷爷。”代萌听不下去,忍不住白了爷爷一眼,

“代大师,我一直也沒问,你以前不会算卦,怎么突然间就干起这行來了。”王宝玉问起了心中的谜团,

“嘿嘿,我出去云游的那段时间,得遇一位游方高人,传授我一套千古秘术。”代亮道,

哦,王宝玉來了兴趣,忙问道:“什么秘术啊,说來分享一下。”

“看在你是我孙姑爷的份上,我也就不瞒你了,是诸葛孔明的马前课。”代亮神秘的说道,

狂晕,王宝玉惊得差点把嘴里的菜喷出來,马前课他当然知道,而且还掌握的很熟练,由于算法简单,细致的事情根本算不出來,在他这里,只当做辅助的预测方法而已,代亮竟然能靠这个混饭吃,还真是奇谈,

“你就靠这个忽悠。”王宝玉问道,

代亮不悦的皱眉道:“怎么能说是忽悠呢,你说我哪次沒算准。”

在记忆中,代亮似乎从未失手过,王宝玉冲着代亮抱了抱拳,表示服了,他忽然就又想起了谷爷,抱着一试的态度,问道:“代大师,今天我也请你卜一卦呗。”

代亮立刻來了精神,挺直腰板自信的说道:“你想问什么。”

王宝玉嘿嘿笑了,虚心问道:“当然是和我自身安危有关的事情,代大师,你帮忙算算,毒贩头子到底藏在哪里。”

代亮想了想,不解的问道:“毒贩子都盯了你好几年了,难道你就沒替自己算明白。”

王宝玉老脸一红,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但还是陪着笑脸说道:“切磋一下,共同进步嘛。”

“还是年轻,水平不到家,说说简单情况吧。”代亮当了真,表情凝重的捋了捋稀疏的胡子,掐指算道:“藏在东南方。”

“东南方地方多了去了,这么算也太含糊了吧。”王宝玉道,

“八个方向给你指明一个还不行。”代亮嘲讽道,好像王宝玉不识好歹一般,

“那好吧,代大师接着说。”王宝玉压住火,不悦的拱拱手说道,

代亮眼睛骨碌碌直转,不客气的伸手道:“拿钱,不给钱只能算这么多。”

看着代亮一幅财迷的模样,王宝玉恼道:“老爷子,我前些天还冒险救了你孙女,你还好意思管我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