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1 从未离家

1711 从未离家

“得了吧,那是我孙女福大造化大,否则你小子早都嗝屁了,谁救得谁还不好说呢。”代亮一幅无赖的姿态,

本身作为一名术士,王宝玉当然不会给别人掏钱,实在太丢分,再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忙乎,他也意识道赚钱不易,怎么舍得就这样破费呢,

“爷爷,看在孙女的面子上,你就给算算呗。”代萌吃光了自己跟前的一盘子肉炒豆芽,打了个饱嗝跟代亮商量道,

“嘿嘿,乖孙女,这小子最懂规矩,算卦不拿钱算不准,不管他要钱到时候不准了,他还不笑话我水平不行啊,不划算。”代亮找了个借口,并不买账,

不用你老子也会算,王宝玉赌气的摆手,表示不用了,事先他还真为此算过一卦,是《山水蒙》,其意是谷爷和唐蔷薇藏在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方位上也是东南方,不过,具体的细节还是很模糊,

代亮沒有忽悠到王宝玉的钱,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定定的看着王宝玉道:“孙姑爷,你这就不对了,拿点钱就心疼,不懂得孝敬老人,以后说不准你还得靠我吃饭呢。”

王宝玉干笑了几声,不置可否,心里很鄙夷,自己虽然混的不咋样,但也沒到靠代亮吃饭的程度,还真是笑话,尽管这样,王宝玉还是忍住沒往外掏钱,人不能光要面子,以前但凡节约一点,现在房子车子都有了,还能像现在这么抠索吗,

爷孙俩吃饭都有一套,王宝玉沒吃几口,四个菜就都几乎见了盘子底,无奈之下,王宝玉只好又要了两个硬菜,郑重表态这一次他请,爷孙俩根本不客气,继续闷头大吃,最后实在吃不动了,还把剩下的几块肉都打了包,

一顿饭吃下來,王宝玉肉疼不已,竟然花了二百多,以前沒发现,现在才知道,二百块能有多大作用啊,可以给李可人买两捆最好的宣纸,可以顶自己一个星期的油钱,可以……总之,比让这爷俩吃了好,请个朋友还能多个人缘呢,今天实在不划算,

回到家里,王宝玉无聊上网,却意外收到了唐蔷薇的留言,上面的内容却让王宝玉大吃一惊,又颇感困惑,

“王宝玉,当你收到这条留言的时候,我已经远在天边,恭喜你终于赢了,念在肚里孩子的份上,我送给你一份礼物:谷爷沒走,他在一个地方藏着,而这个地方阮市长知道,他从來沒有离开过家。”

唐蔷薇到底跑了,这真是让人太失望了,不过她竟然留下了谷爷的线索,从未离开过家是什么意思,怎么又跟阮市长有关系,

不会是唐蔷薇又在戏弄自己吧,其实这么想非常有道理,平川市的毒贩只剩下谷爷和唐蔷薇了,他们应该狼狈为奸,唇齿相依才对,这个时候闹内讧可不是精明的选择,

王宝玉一头雾水,但是,直觉告诉他,唐蔷薇提供的这条线索似乎很重要,兴许就能抓到谷爷,

王宝玉连忙将留言汇报给范金强,让他帮着分辨真伪,范金强听到后也深感意外,唐蔷薇狡猾多端,从此跑路并不奇怪,可是,跟阮市长有关系,也让他不太理解,

范金强沉吟了半晌,终于开口道:“兄弟,好人做到底,如果能够抓到谷爷,才真正意味着贩毒组织的彻底覆灭,你还是最好找阮市长聊聊。”

“大哥,我就是一个老百姓,你正常办案,还是你去找吧。”王宝玉不乐意的推辞道,

“可是仅凭网上留言不足为信,唐蔷薇诡计多端,公安部门要是冒然去找市长,万一是毒贩子虚晃一枪,我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范金强陪着笑脸说道,

“公安局难道因为怕市长批就不办案了吗,大哥,这可不是你的作风。”王宝玉鄙夷的说道,

“嘿嘿,我要能做主肯定现在就去,不是上头还有严局长嘛,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事儿在他那里绝对通不过。”范金强小声说道,

“那我怎么就可以去找市长,姓范的,你不会是觉得老子沒工作了,不怕刺激吧。”王宝玉有些不高兴,

“我跟你不同,我去找他是从公事的角度,难免影响不好,外人都很敏感,也会对市长再次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你去比我适合的多,兄弟,说不定这就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口,如果真能捉到谷爷,你就是头功。”范金强正色道,

王宝玉不说话,他并不想见阮市长,一个落魄的昔日官员去拜见市长,难免让人说闲话,再说了,阮市长也不一定爱搭理自己,

“兄弟,三十六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你还是去一趟吧,不为人民,也算是为自己的安危着想。”范金强言辞恳切的商量道,

哎,范金强啥时候口才也锻炼的这么好了,也罢,反正只要有谷爷在,自己依旧不会十分安全,王宝玉终于答应了下來,就冒昧去见一次阮市长,反正自己是个光脚的,大不了被撵出來,

王宝玉随后就给代萌打去了电话,让她帮忙跟阮市长说一声,就说他想见见阮市长,说有些事情想当面和市长聊聊,吃人嘴短,代萌虽然感到为难,但还是勉强答应了下來,说是试试看,

就在第二天中午,代萌來电话了,说阮市长已经答应,让王宝玉下午过去一趟,有什么事儿可以见面详谈,

太好了,阮市长到底有心胸,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王宝玉琢磨着,正好借此机会跟阮市长把一些疙瘩谈开,尤其是挖坟的事情,虽然阮市长表面不介意,但一定不喜欢自己这张破嘴,

收拾一新之后,王宝玉还是打车來到市政府门口,如今不是官员,进市政府并不容易,于是给代萌打去了电话,代萌笑吟吟的很快就跑了出來,将王宝玉迎了进去,

“宝玉,你怎么过來了。”刚进市委大楼,王宝玉就意外碰到了前來办事儿的孟海潮,

“阮市长让我过來的,他说有工作安排我。”王宝玉挺着胸脯吹嘘道,

哦,孟海潮眉毛一挑,半信半疑,又点拨道:“那件事儿我保留意见,你最好还是安稳下來,别再闯祸。”

“孟部长,您放心吧,那件事儿一定会成。”王宝玉知道孟海潮说得是他跟夏一达的事情,不客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