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3 上炕

1713 上炕

“禾支书,十里屯究竟住这些什么人。”范金强谨慎的问道,如果有其他的村民在,必须要先行疏散,确保村民的安全,

“那地方只有五户人家,后來被一个外地人全买了。”禾阳道,

“阮市长的老宅是不是就在那里。”王宝玉问道,

“是,但是那房子已经要塌了,当初就跟阮市长汇报过,他不同意修。”禾阳以为阮市长因此挑理了,惊慌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那里根本沒有村民。”范金强又问,

“是,那里隔着一条河,出入很不方便,平时也少有人去。”禾阳道,

范金强沒再说话,他心里已经确信谷爷就藏在那里,招呼王宝玉上了警车,放缓了车速,直奔十里屯而去,

叫十里屯的原因,就是那里离向阳村十里地,中间还要翻过一座上,为了不惊动毒贩头子谷爷,范金强吩咐后面的警车,不要鸣笛,放缓车速,

王宝玉和范金强一路都沒顾上说话,除了精神高度紧张之外,那就是要控制好各自狂跳的心脏,平川市最大的毒贩头子,今天就要露出狐狸尾巴,一定要把他一举歼灭,

终于看到了所谓的十里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水对面,零星座落着几间土坯房,看起來萧索荒凉,警员们却不得不停下车,踩着一条圆木小桥,悄悄的过河靠拢过去,

“注意隐蔽。”范金强不时的叮嘱身边的办案人员,

等警员都已经过河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霞将土坯房映衬如血,透着凄惨的味道,

按照禾阳所说,警员们首先向着中间那处最低矮倾斜的房子包围过去,当然,其他的房子也沒放过,分别派了警员去搜捕,

警员们很快回报,其他的房子里并沒有人,范金强咬咬牙,身先士卒,拿着枪就冲了进去,

屋门并沒有锁,可是沒过一分钟,范金强就返身出來,对王宝玉说道:“兄弟,事情不好。”

见范金强一脸的凝重,王宝玉忙问道:“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谷爷沒在里面,唐蔷薇又骗了我们。”

“沒有,谷爷就在里面。”范金强道,

“死了。”王宝玉遗憾的问道,

“好好的。”

“赶紧抓住他,怎么不行动啊。”王宝玉焦急的问道,

“他身边有炸药,他说让你进去跟他聊聊,否则,就把这里夷为平地。”范金强为难道,

“我可不去。”王宝玉连忙拒绝,他跟來來就是看热闹的,可不想搭上了小命,

“我看他并不想害你,否则他刚才引爆了炸药,我们这些人早就都死了。”范金强道,

“那也不行,他爱炸就炸吧,反正他死了我就安全了,你们休想利用我从他嘴里套什么话。”王宝玉恼火的往后退了几步,

“兄弟,唐蔷薇还在外头呢,她才是你的死敌,你放心,我就在门外守着你,要死咱兄弟俩作伴。”范金强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多谢,我先走了,你们看着处理吧。”王宝玉扭头就想走,范金强却一把拉住了他,又说道:“兄弟,他说有一个大的秘密要告诉你,否则你会后悔的。”

“骗鬼去吧。”

“千真万确。”

“他一直想杀我,能有什么秘密。”王宝玉依然不信,

“他现在很惨,不像是说谎,你还是进去看看吧,能平安的抓到他,也算是给阮市长一个交代。”范金强劝说道,

你真行,王宝玉冲着范金强狠狠的瞪了一眼,到底还是想知道谷爷要对自己说什么,鼓足了勇气,探头探脑的走进了小土房,

这是一个传统的三间房,中间是两个灶台的厨房,收拾的很干净,推开东屋的门,一股酒气和烟味立刻扑鼻而來,

满地的烟头和酒瓶子,炕上正盘腿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盖着棉被,正在自斟自饮,而小炕桌之上,只是摆着几根大葱,玉米饼和农村大酱,还有些散落的灯笼果,

这个人看起來很消瘦,脸色很差,不过,依然能看出來,他就是阮焕光,阮市长的双胞弟弟,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神情憔悴,他甚至比阮市长还显得俊朗些,如果说他跟阮市长有什么绝对的差别,那就是阮焕光的神情中更多了一丝冷峻的味道,

“王宝玉。”阮焕光微微笑道,任谁听到都会一个激灵,真的连声音都很像,此时听起來十分诡异,

“大名鼎鼎的谷爷,见到您很荣幸。”王宝玉抱拳道,这句话并不光是客套,某种程度上他还真是佩服谷爷,能够操纵一个贩毒组织,绝不是等闲之辈,

“來,上炕,陪我喝杯。”阮焕光将对面的杯子里倒上了,像是老朋友重逢一般的向王宝玉招手,不慌不忙,气定神闲,棱角分明的五官沒有任何表情,外人看到,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人竟然是个毒枭,

不过此时,王宝玉已经看清,他的左手里,赫然握着一个炸弹遥控器,稍稍犹豫,王宝玉还是上了炕,既然來了就不能怕,跟这个冤家对头好好聊聊,也是难得的人生经历,不过沒有脱鞋,希望有危机情况的时候可以跑得快一点,

阮焕光扫了王宝玉的脚一眼,轻轻笑了下,竟然像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无奈,毒贩都是什么心理啊,王宝玉心乱如麻,此时阮焕光举起杯道:“王宝玉,我敬你一杯,能够一直将我们组织彻底瓦解,你很了不起。”

王宝玉跟他碰了一杯,一饮而尽道:“谷爷,这不是我的胜利,是正义的胜利。”

阮焕光笑了起來,满不在意道:“随便你怎么说,说心里话,我曾经想把组织交给你管理,现在看來,纯属自作多情。”

真是沒想到,原來唐蔷薇拉自己入伙,竟然是真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咱们一直是死对头,你怎么想到拉我入伙啊。”

“跟你折腾的太久了,化敌为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你小子倒是有点运气,为了你我们可是牺牲不小啊,对了,有件事儿不知道蔷薇跟你说过沒有。”阮焕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