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4 舍近求远

1714 舍近求远

“不知道是哪件事儿。”王宝玉问道,

“这正是我找你來的原因,蔷薇出卖了我,还带走了所有现金,你能猜到是什么原因吗。”阮焕光又问道,

“她是穷途末路,不跑还能等着被抓啊。”王宝玉道,

“不是,原因很简单,她怀了你的孩子。”阮焕光表情认真道,

“这不可能。”王宝玉惊得杯子差点掉在地上,连忙坚决否定,

“她跟你发生过关系,怎么就不可能,而且,她这个人眼眶子高,只跟你发生过关系,就是你的孩子沒错,而且,因为这个孩子,她后來几次都放过了你,到底还是出卖了我。”阮焕光道,

“我,我不信,要是真那样,你怎么不把她给干掉。”王宝玉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理智,一定保持理智,毒贩子心思缜密,千万不要上他们的当,

“我苦心经营的整个网络都毁了,再杀人有什么意思,给自己积点德吧。”阮焕光看似轻松的说道,

这个消息对于王宝玉而言,无疑于五雷轰顶,唐蔷薇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你放心吧,这件事儿我跟谁也不会说的。”阮焕光安慰道,又给王宝玉倒了一杯酒,

“你该不会骗我吧。”王宝玉端着酒杯,依然不敢完全相信,傻乎乎的又想到了宋老专家的话,道:“我找人算过,我沒有儿子命的。”

“我也懂点这方面的学问,看得出來,你们有父子情。”

父子情不就是父子吗,这叫什么狗屁理论,正当王宝玉迷惑之际,阮焕光突然剧烈的咳嗽起來,足足咳了三分钟才停下,他拿过卫生纸,吐出了一口带血的痰,随后叹气道:“实不相瞒,今年年初,我就查出得了肺癌,即便你们不來抓我,我也将不久于人世,一个将死之人,有必要骗你吗。”

听阮焕光这么说,王宝玉终于信了,心里却是无比的难受,不由一脸苦涩的使劲捶打自己的头,一旦有一天唐蔷薇落网了,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获悉有这样一位母亲,真不知道该如何抬头做人,真是冤孽,

“你一定很恨唐蔷薇吧。”王宝玉好半天才缓过神來,开口问道,

“恨,我一向对她不薄,她临走时还是出卖了我,太不义气了,不过,我也理解她,带着我这样的重病之人,会成为了她的累赘。”阮焕光道,

“谷爷,我也敬你一杯,愿你在地狱能够不寂寞。”王宝玉举杯道,

阮焕光跟王宝玉碰了一杯,道了声谢,又黯然道:“人生本沒有天堂和地狱,如果非要说有,那就在一个人的心里。”

“如果说人心是地狱,那人性就是构建地狱的材料。”王宝玉道,

就在二人讨论这些高深哲学之时,屋里突然传來了一阵**声,只听范金强道:“阮市长,您不能进去。”

“你们不要管我。”随着话音刚落,市长阮焕新冲了进來,

王宝玉的脑袋彻底大了,心中升起了恐惧之感,他早就猜到,阮焕新兄弟之间,必然有很大的积怨,否则,作为弟弟的阮焕光,不会对自己的哥哥不依不饶的陷害,

“小谷,是你吗,你竟然还活着。”阮焕新看着孪生弟弟,呆呆站在地上,眼含泪水,声音颤抖的说道,

阮焕光却连头也沒抬,旁若无人的又给王宝玉倒了一杯酒,说道:“接着喝。”

王宝玉看得出阮焕光极力压抑的厌恶和愤怒,哪还敢喝酒,怔怔愣着不敢动弹,

“小谷,我是哥哥,你看看我,我是哥哥。”阮焕新上前几步,对着阮焕光喊道,低头看见桌上的灯笼果,哽咽的说道:“你还是喜欢吃这种果子,自从失去你的消息,家里再也沒有人吃这个。”

“我的好哥哥终于來了,也好,咱们兄弟可以一起上路,去见见我们狠心的爹娘问个明明白白。”阮焕光重重放下酒杯,变了脸色,抬起左手的遥控器,咬牙切齿道,

“谷爷,你千万要冷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王宝玉惊慌的连忙劝说道,

“小谷,你落水被冲走后,爹娘从此一病不起,你为什么要恨他们,你这么说对得起他们的在天之灵吗。”阮焕新大声喊道,

“行了,别演悲情戏了,谁不知道,你从小学习好,有个眼睛的都知道你是个大学苗子,而我呢从小就淘气,不是偷了东家的鸡就是砸了西家的门,爹娘一直都是喜欢你,我的腚天天挨鸡毛掸子的打,而你却从未被呵斥过,是不是很奇怪啊,可见他们心里从來沒有我这个儿子。”阮焕光激动的说道,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王宝玉连忙递过去一杯白水,生怕他手一哆嗦,按响了炸药,

“爹娘怎么就不疼你了,吃穿用度从來都是一人一半,尤其是爹,为了平息你惹下的是非,这里哪家哪户沒上门道歉过,你挨揍那是因为你欠揍,手心手背都是父母的肉。”阮焕新也激动的说道,

“可惜我是手背,你却是手心,你一定记得,哪年发大水,你个书呆子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嘿嘿,河水差点沒把你呛死,在水里你一上一下的真滑稽,现在想來都好笑。”阮焕光看热闹般的回忆道,

“小谷,你撒谎,如果真是那样,你不会义无反顾的下河去救我,而你也不会游泳。”阮焕新的眼泪终于洒落下來,

“对,我见你落水了,一边呼救一边跳下去救你,结果也被水呛得一上一下,嘿嘿。”阮焕光眼中露出一抹凶光,接着说道:“可是爹做了什么,他怎么对得起我,自打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要靠自己活着,谁也不能指望,所以我活过來之后头一件事儿就是学游泳,嘿嘿,要不是身份特殊,我说不定还进了国家队。”

“爹下水去救我们俩,怎么就做错了呢,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家。”阮焕新问道,

“回家,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操,我离河岸很近,眼看着爹像我游过來,可是他刚刚抓到我便松开了,然后去救你,我就这样看着爹拉着你过來,而我却被卷进了水里,一直被冲到了平川市。”

这,阮焕新一时无语,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