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8 自怜自哀

1718 自怜自哀

第二天,王宝玉还是将自己绝大部分钱转给了程雪曼,还大咧咧的叮嘱,别委屈自己,不够再说,这让程雪曼欣喜不已,提出想跟他去北国大酒店吃饭,言辞中带着以身报恩的架势,

王宝玉连忙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就剩下几千大洋了,还去个屁酒店,今后就要节衣缩食过日子,唉,男人真不该要面子,装大尾巴狼,受憋的还不是自己,

屋漏偏逢连夜雨,接下來的几天里,一直销售不错的太岁水居然出了问題,可能是添水太勤了,水的味道变淡了,老人们也反应效果不如以前,甚至还有老人们的孩子频频打來电话,转弯抹角的想问清楚配方是什么,生怕老人们喝错了东西,身体有个不测,

王宝玉支支吾吾的随便说了几味中成药,显然并不能让这些有权有势的儿女们信服,因此唯一的赚钱方法,也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还要另寻门路,

这天上午,王宝玉接到了沈文成的电话,说要请王宝玉出去吃饭小聚,如果换做平时,王宝玉肯定一口答应,这次他却犹豫了,因为兜里沒钱,即便他心知肚明沈文成买单,可是总要拿出钱來象征性的比划一下啊,否则也太丢分了,

“沈大哥,我最近身体不咋好,胃酸,就不去了。”王宝玉还是编了个借口,婉言谢绝了,

“实不相瞒,找兄弟出來吃饭,是有事儿相商。”沈文成道,

“吃不吃饭不重要,有事儿大哥直接吩咐就是。”王宝玉客气道,

“兄弟,其实是公司人事有些变动,直说吧,我想开除程雪曼。”沈文成终于说出了实情,按理说开除一个秘书,根本不需要跟别人打招呼,看來还是顾忌王宝玉的面子,

程雪曼毕竟当初是自己的面子安排进去的,学历能力各方面应该都不错,难道说因为自己现在落魄了,连程雪曼都得受连累,王宝玉很不高兴,沉声说道:“公司大哥说了算,我一介草民,沒有资格参与。”

沈文成当然听出了王宝玉的酸意,连忙解释道:“兄弟千万不要多想,程雪曼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

“大哥,她做错了什么事情。”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她四处跟人说,我的秘书杜倩倩给死人化妆,消息传播很快,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绕着杜秘书走,杜秘书为此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沈文成带着怒气道,

王宝玉一时无语,程雪曼这么做真是很过分,也怪自己这张嘴,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呢,

“杜倩倩是个逝者化妆师,我早就知道,我觉得她并沒有为此耽误自身工作,而且令人尊重,之所以一直沒有对外提及,还是觉得这件事儿不能被广泛群体认可,这是现实,可现在这件事儿被公布出來,为了一个女孩子的声誉,我必须要做出选择,只能说程雪曼造谣,才能保持企业内部的稳定。”沈文成接着解释道,

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大哥,她是你的员工,去留都由你决定,兄弟我沒有意见。”

“兄弟,实在对不住了。”沈文成真诚的说道,

“大哥,可别这么说,这也是她自取其辱,我沒啥好说的。”王宝玉心情沉重的说道,

“兄弟,你要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听大哥一句,这种女孩子眼高手低,心术不正,她想搞臭杜倩倩,还是想争夺培训机会,其实一个员工总把领导当傻子才是真正的愚昧,我劝你还是少搭理的好,我刚才跟她爸程国栋也通过电话,非常难得,程国栋也觉得是女儿做的不对。”沈文成道,

“行了,不用说了,大哥看着办就是,我沒意见。”王宝玉还是有些心情不好的挂了电话,

王宝玉呆了好半晌,才又给程雪曼打去了电话,想要训斥她一顿,程雪曼却关机了,大概羞愧难当,不愿意和任何人接触,

然而晚上,王宝玉接到了程雪曼一条长长的短信,上面写道:“宝玉,你大概已经知道,我被公司开除,到底输给了杜倩倩,这个女孩打着高尚的旗号做着邪恶的举动,我沒有错,我说的都是实情,哼,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我已经在去京城参加培训的途中,两年后再见。”

王宝玉看到气得差点把手机摔掉,直到现在程雪曼依然是执迷不悟,对一个女孩造成如此大的伤害还说沒错,程雪曼还知道良知为何物吗,

王宝玉赌气的发过去一条短信,“你要回头想想自己,踩着别人上,会被摔得很惨的。”程雪曼也沒回,自此之后,王宝玉又试着打过两次,手机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可能都换了号,

程雪曼借走了王宝玉仅有的二十万,自己又不好意思跟她爸爸张嘴要,这让他生活陷入了窘迫之中,沒过多久,手头仅有的几千还是在大手大脚的惯性下很快花完了,甚至來买烟加油的钱都快拿不出來,他又是个要脸的人,以前都是别人主动送钱,开口借钱还真是张不开嘴,

虽然吃喝可以用李可人的,但长此以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要知道李可人一直都靠老本过日子,这样下去,早晚两个人都要吃不上饭,

虽然王宝玉又加强了卖水的宣传活动,只是生意每况愈下,三瓜俩枣的根本解决不了大问題,以前去加油站上來就满不在乎的说是加满,如今倒好,最多一百,还不舍得多开,一种莫须有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老子成了穷人,

穷则思变,王宝玉不得不又开始琢磨新的赚钱方法,出去打工吧,他又不愿意被人管,自己沒头脑沒体力,就算打工能干啥啊,

开买卖又沒钱,总不能把自己的奔驰车喷成出租吧,想必也沒人敢坐,王宝玉愁得一脸凄苦,茶饭不思,最终决定还是算一卦,测测前途如何,最好能得到些启示,

就在王宝玉拿出三枚铜钱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觉得根本不用算,这三枚铜钱不就是现成的赚钱东西嘛,要说自己唯一比大多数人强点的“特长”,那就是算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