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19 摆摊

1719 摆摊

王宝玉看着空空如也的钱包,终于下定决心,去尝试摆摊算卦,代亮靠着马前课就能赚钱,老子读了这么多书,看相占卜风水样样都行,肯定比他赚得更多。

虽然拿定主意准备去摆摊算卦,但王宝玉还是忍不住自哀自怜,想老子曾经如何的呼风唤雨,如今真的要沦落为江湖术士了。

别感叹那些了,天子落魄的时候还跟人要饭呢,何况自己一介草民,哎,王宝玉叹息着找來一块白布,跟李可人借來毛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后天八卦图,在八卦图的左右各写了一句话,左边是:知天命察祸福吉凶立断,右边是:窥五行晓阴阳舍我取谁,写好后,前后左右的看了看,嗯,挺像那么回事。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开车直奔丁香公园而去,兜里揣着那块白布,开始的时候,还真不好意摆上,只是背着手四处溜达着看。

见过两次面的那个算卦老头,看起來生意不错,周围围着一群人,只听那老头口无遮拦的忽悠道:“我算卦是祖传,行走江湖多年,从未失手,救人无数,只求功德。”

我靠,说得就像是真的,干脆救世主的位子让给他得了,这时,一名妇女蹲了下去,询问孩子将來的功名,还主动递过去十块钱。

老头捋着胡子,开口问了问生辰八字,思忖片刻,拍着大腿道:“你这个孩子了不起,文曲星下凡,将來必成大器,虽然现在学习一般,但这是他蒙昧未开。”

求卦的妇女很是得意,这等于当众被人表扬,她谦卑的问道:“老先生,怎么能让他开动头脑啊。”

“我这里有一道符,给他带上,一年以后就行了。”老头说着,从兜里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符,又说道:“这符一百块钱,回去后,先焚香供养三天。”

求卦的妇女有些犹豫,一百块钱对于普通人來说,并不是小数目,见妇女犹豫,老头吓唬道:“这符都拿出來了,等于见了光,如果你不要,孩子嘛,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一听这茬,妇女的脸顿时寒了,连忙又拿出一百块钱,递给了老头,恭敬的捧走了那道烂符,沒想到,高价的符也沒吓走旁人,大家又往老头跟前凑了凑。

“都看一看,算一算啊,包您满意,不准分文不收,算得好您可别忘了打赏。”老头又吆喝了起來。

一旁的王宝玉鼻子都快气歪了,术士之所以别人称作江湖骗子,都是让这些人给搞臭的。

人活着世上,总要面临各种困惑,妇女刚走,又有一个小姑娘蹲下來求卦,求测跟男朋友能不能成就婚姻,老头自然又是一阵胡侃,说两人前世修得好姻缘,好得不能再好,女孩子很高兴,最后给了双倍的钱,二十块。

接着又有个男人问生意,按照老头的说法,他会一发特发,发到不可收拾,男人非常高兴,竟然一下子给了老头八十八块钱,说是图个吉利,双方皆大欢喜。

虽然王宝玉看不惯老头的瞎忽悠,可是也沒去制止他,毕竟现在都是吃一碗饭的,來不來就拆台,显得自己挺沒涵养的。

溜达了一圈,王宝玉终于咬了咬牙,在一个花坛边,拿出纸巾仔细擦干净,然后一屁股坐了下來,面前摊开了那块白布,摆上了三枚铜钱,接着就是干坐着,连头都不好意思抬。

一个西装革履、面容清秀的小伙子摆卦摊,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人们纷纷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看起來皮肤白净,根本就不像是穷人,怎么就干起这行了,是年轻人恶搞还是个人爱好,也许在大家的印象中,摆卦摊的都是那种家道中途败落,根本就混不上饭吃的那种人。

王宝玉故作镇定,但是额头已然冒出了汗珠,要不是他一直提醒自己如果再沒钱,李可人让他周末买颜料的钱都沒有,真想立刻拍屁股走人。

坐到了中午,王宝玉肚子都饿了,还是沒人过來算卦或者看相,都是远远的好奇看着,这让他心情不由一阵沮丧,看來,摆摊算卦这一行,还是有胡子的老头更有市场,这就像是当乞丐,必须要穿破衣服是一个道理。

中午时分,人也越來越少,都回家去吃饭了,王宝玉心里很绝望,都知道新手难,竟然不知道还这么难。

趁着人不多,王宝玉还是不甘心的小声吆喝了几句,只算灵卦,准了再给钱,童叟无欺,这话听着就实在,终于來了摆摊以來的头一位客人。

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身材臃肿变形,脸色黯淡,嘴角耷拉着,总有种想哭的模样,身着一袭黑色花衣服,非但不显瘦,反而更添压抑,她左顾右盼,终于來到王宝玉的卦摊前,小心的问道:“小兄弟,你会算卦。”

“当然,不准不要钱。”王宝玉连忙说道。

“算一卦挺贵的吧。”中年妇女瞅着衣着光鲜的王宝玉犹豫的问道。

王宝玉可不想跑了这头一个客户,连忙大度的说道:“不收钱,凭赏,给多了不嫌多,给少了也绝对不嫌少,咱姐弟俩有沒有缘分,就在这一卦上。”

妇女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这小伙子挺实诚,开口问道:“我就是觉得胸口闷,心慌,给我算算能活多久。”

“这个不用算,看手相就能知道。”王宝玉道。

中年妇女将手在衣服上抹了抹,伸了过來,王宝玉轻轻托着她的手,低头细心的查看了起來。

“这位大姐,你的身体沒有毛病,应该是心病吧。”王宝玉抬头问道。

“沒,沒有啊。”中年妇女吞吞吐吐的说道。

沒有,王宝玉挑眼看了一下女人慌乱的神情,说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其实大姐这辈子倒是衣食无忧,将來孩子生活也很稳定,美中不足的就是家庭不够幸福。”

“还成吧,都说孩子他爸挺老实的。”中年妇女含糊的又说道。

“你不用瞒我,你的手相显示,你男人脾气暴躁,经常对你使用家庭暴力,这条线断了,说明你曾经被他打断过腿。”王宝玉十分确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