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0 有困难找妇联

1720 有困难找妇联

妇女脸上现出一抹吃惊,说道:“小兄弟,你还真行,连这都能看出來。”

“嘿嘿,我这才是真水平。”王宝玉找回点自信,

“绝对真,兄弟,你说说我该咋办。”妇女殷切的看着王宝玉,

“大姐,这种事儿不能总忍着,如今妇女地位早都提高了,应该敢于抗争才对,其实一家人之间也需要互相尊重,你一直委曲求全,也是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王宝玉道,

“咋抗争啊,他长得五大三粗,我也打不过他啊,多说几句,也是巴掌撇子不断,唉,我这日子真是沒法过。”妇女眼角含泪的说道,

“有困难,找妇联。”王宝玉随口道,

“我就是一个家庭妇女,妇联的门朝哪儿开都不知道。”妇女犹豫道,

王宝玉又心软了,起身道:“大姐,我带你去。”

妇女觉得王宝玉看起來不是坏人,点头答应,于是,王宝玉收起卦摊,跟中年妇女一道走出了丁香公园,

“小兄弟,你还有车啊。”当王宝玉拉开车门的时候,中年妇女惊呆了,

“是啊,有车也不表示不能摆摊算卦。”王宝玉道,“走吧,我把你送到妇联去,该争取的权利一定要争取,妇女受压迫那是旧社会。”

中年妇女使劲跺了跺脚才上了车,却拘谨的不敢动弹,她明白这是好车,生怕弄脏了惹來麻烦,王宝玉则让她放松,一踩油门,穿街过巷,直奔市妇联而去,

到了市妇联的门口,王宝玉并沒有下车,直接对中年妇女道:“你自己进去吧,说明情况,会有人帮你解决的。”

“小兄弟,我该咋感谢你啊。”中年妇女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情,眼眶潮湿了,

“不用感谢,记住了,以后不能受男人的欺负。”王宝玉道,一踩油门,调转车头开走了,

坐在小店里吃了碗面,王宝玉又后悔了,这算卦不但沒赚到钱,反而因为管闲事又搭了油钱,还真是不划算,到底是好人难当,

等吃完面,王宝玉掏出三块钱结账,老板却笑着说道:“是五块。”

“涨价啦,以前一碗面不都是三块吗。”王宝玉吃惊的问道,物价再高,也不能这么离谱吧,

“您那碗是加肉的。”老板解释道,

“操,我沒说加肉啊。”

“嘿嘿,您这身行头的都得來加肉的,有的还会要个酱猪蹄。”老板冲着饭店门外的车努努嘴,

王宝玉很是无语,又补了两块钱,心情郁闷透顶,以前老子啥饭沒吃过,千儿八百的就是个零花,如今几块钱都得算计,

不行,下午还要去试试,不能因为一时的失败就放弃,一定要找到赚钱的路子,王宝玉走出面馆,开上车又去了丁香公园,

“小伙子,到底出來摆摊了。”在路过那个算卦老头跟前的时候,老家伙笑眯眯的说道,

“我就是沒事儿出來玩,算卦找找乐子。”王宝玉道,

“你还是有些真水平的,不过,算卦不能太认真,否则根本赚不到钱。”老家伙一幅过來人的姿态,开导着王宝玉,

“不好意思,我还沒学会骗人。”王宝玉傲气道,又找到自己上午摆摊的花坛,再次摊开了那块白布,

尽管王宝玉一直为自己打气,尽管他也时不时大声吆喝两句,然而空等了一个下午,卦摊还是无人问津,这让他有些垂头丧气,沒想到摆卦摊也怎么难干,要是真不行还是考虑干点别的吧,

直到傍晚时分,前來公园遛弯的人渐渐多了起來,王宝玉好像明白点门道,原來刚才不是忙时,难怪不來人,王宝玉重新拾回信心,算卦了,准了再给钱,终于有几名妇女按捺不住好奇,想试探一下这个小伙子的本事儿,陆续蹲到了卦摊跟前,

妇女问得都是家庭琐事,男人有沒有藏私房钱,孩子会不由有出息,最近有沒有小财运,这些问題对于王宝玉而言,当然是手到擒來,毫不费事,

要抓住这种机会,王宝玉拿出了专业卦师的精神,讲得是唾沫星子乱飞,天花乱坠,妇女们点头称赞之余,终于给他放下了多少不等的卦钱,一拨人走了之后,王宝玉拢了拢钱,有五块也有二十的,加起來是个很大的数字,五十,

不管赚多少,开张了就是好事儿,王宝玉充满了斗志,觉得一旦自己有了些名气,一天赚几百应该不成问題,一个月下來,也跟上班差不多,要是再理想点,日进斗金也不在话下,

嘿嘿,王宝玉激动的将钱放进西装上衣内兜里,感觉心里暖洋洋的,三百六十行,只要肯下力气,都能吃上饭,

然而,就在这时,公园里摆摊的人一阵**打断了王宝玉的美梦,原來是收费的城管來了,王宝玉连忙起身,顾不上拍腚上的尘土,慌慌张张的就开始收拾东西,想要暂时躲避一下,

这时一名穿着脏兮兮制服的中年男人,手里夹着一支劣质香烟,满嘴黄牙,一嘴酒气,走路打晃,他一眼就看见了王宝玉,晃晃悠悠的上前喊道:“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赶紧都收起來。”

“这位大哥,小弟初來咋到,还望多照顾。”王宝玉笑呵呵的递过去一支烟,醉醺醺的城管接过烟夹在耳朵里,全然沒当回事儿,又说道:“小算卦的,摆摊交税,支持经济发展。”

“第一天开张,也沒赚到钱,还是缓缓吧。”王宝玉陪着笑脸讨价还价,心里还真是不太平衡,想当年,老子也是呼风唤雨,你这种小兵算个屁,唉,彼一时此一时,往事不堪回首,

“都说是第一天,糊弄谁啊。”城管不信,

王宝玉压住怒火,赔笑道:“城管大哥,咱有话好好说,改天兄弟赚了钱请你喝酒,还请高抬贵手,多多照顾。”

“不行,赶紧交钱,要不收摊走人。”醉汉城管不依不饶,从兜里掏出了收费的票据存根,

王宝玉很不情愿的掏出十块钱递过去,沒想到醉汉城管却不乐意了,恼道:“这么点钱打发谁呢,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