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1 打媳妇没好运

1721 打媳妇没好运

靠,老子一天除去油钱饭钱,这五十都不一定能够本,目测未来十天内都不见得每天能赚一百块,王宝玉不悦道:“别人都是十块,到我这儿咋改成一百了?”

“嘿嘿,还说自己头一天来,行情不摸得透透的嘛!别磨叽啊,去工商局办个开业执照花的钱比这可多多了。”醉汉城管瞪着眼睛不满道。

老子工商局有人,一分钱都不用花。王宝玉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虎落平川被犬欺,人该低头的时候还得要低头。王宝玉到底还是很肉疼的递过去一百块钱,县官不如现管,自己沦落如斯,惹不起这些大爷啊!

醉汉城管接过钱,满意的笑了,将钱哗啦啦抖了几下,确定是真的之后,放进了兜里,嘴里说道:“你还算是识趣,一会儿早点收摊。”

说罢,醉汉城管递过来一张十元的票根,哼着小曲转身走了,又去别人那里收税了,还拿着手机打电话,口齿含糊的约请狐朋狗友晚上接着去喝酒。

拿老子的血汗钱吃吃喝喝,咋不喝死你们这帮狗日的!王宝玉在心里骂道,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如今老百姓都不相信官员,都是这帮害群之马给搅和的。

眼看着天边出现了朵朵晚霞,夕阳西下,天就要黑了,王宝玉算了算账,这一天下来至少赔了一百,买卖要是这样干下去,日子不但不会好起来,还会倒退。

就在王宝玉郁闷的准备收拾卦摊回家之时,一个膀大腰圆浑身油腻腻的男人,骂骂咧咧冲着这边大步走过来,上来就要拿走王宝玉跟前的白布招牌,口中还不停骂着:“多管闲事的小骗子!”

“喂,这位大哥,您喝多了吧?”王宝玉客气的问道。

“去你娘的,老子喝不喝酒关你屁事!”说罢一使劲夺过王宝玉的白布招牌,用力撕扯。王宝玉试图想夺过来,奈何块头不如人家大,干脆不要了,老子累了一天了,得回家吃饭睡觉!

然而男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上前挡住王宝玉的去路,骂咧咧的说道:“小兔崽子,拉了一裤裆屎,不自己擦干净了,别想走!”

王宝玉这一天都不顺,眼前的情形让他顿时恼了,忍不住骂道:“你算哪根葱,老子怎么招惹你了?”

“你他娘就是欠揍,老子打媳妇咋了,你去问问去,结婚后几家不打架的?你闲的吃饱撑的,还他娘的鼓捣俺媳妇去妇联告状,我看你就是活腻歪了”汉子骂道。

王宝玉猜到这个男人是谁了,应该就是中午第一个找自己看相那名中年妇女的野蛮男人,看来妇联的同志训斥了他,让他心里窝了一股子火。

王宝玉道:“操!人家两口子打架也不见得把媳妇给打骨折,自己活得窝囊,回家打媳妇出气,你还算个男人吗?路见不平,人人都能管!”

“少他娘的掺和老子的家里事儿,你他娘的就是欠揍!”汉子粗声叫嚷道。

“你他娘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老子就让你跪着扶起来!”王宝玉当然不肯示弱,挺着胸脯傲气的骂道。

王宝玉这幅姿态,顿时消减了这名汉子的戾气,他挥了挥拳头,又问道:“小骗子,你他娘的就知道忽悠老娘们儿。老娘们家就是嘴欠,几句话就把家里的事儿给人家骗去!我还要去公安告你这个小骗子,大忽悠呢!”

“谁忽悠了,老子算得就是准,你打媳妇就是老子看相看出来的。”王宝玉不服气的还嘴道。

一看这边要要打架,遛弯的人们立刻围了过来,满眼兴奋的盼着能打起来,人性的劣根尽显无疑。于此同时,上午的那名中年妇女也急匆匆的撵了了过来,大概妇联同志回去之后,她又挨了揍,此刻鼻青脸肿,头发凌乱,但王宝玉看着她一点也不可怜,反而非常生气,老子帮你了,反而出卖老子,真是不地道。

中年妇女拉扯住她的男人,怯怯的商量道:“这事儿跟小兄弟没关系,都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不找妇联。”

“小骗子,那你说说,老子是干什么的?”汉子瞪圆了眼睛问道。

王宝玉上下打量了一下,不屑的说道:“这个太简单,你是个杀猪的。”

“呵呵,算得还真准,二张就是杀猪的。”旁边一个认识这个汉子的男人笑道。

“败家娘们儿,是不是你提前跟他说了?”杀猪汉子推搡了媳妇一下,开口骂道。

“小兄弟就是算得准,我根本什么都没说。”中年妇女道。

“那也不行,他就是个小骗子,说不准还在打你的主意呢!”杀猪汉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靠,就你媳妇那样,倒找钱老子也不会答应,人群里也有人吃吃偷笑起来,觉得杀猪汉子说得离谱。

见人群越聚越多,王宝玉起身道:“你这个人讲不讲理,你一口一个小骗子,老子骗你啥了,你媳妇找我算卦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收,还有,别他娘的把人想得那么肮脏,我对你媳妇可没那个意思。”

“那你为什么非要掺和老子的家事儿?”杀猪汉子颠来倒去的又问道。

“我也是出于好心啊,希望你们家庭团结,幸福。”王宝玉随口说道。

“哈哈。”杀猪汉子笑得大肚子都颤乎,说道:“我们家向来都很幸福,不缺钱花,顿顿有肉吃。今天打架全是因为你!”

“真他娘的固执,我不妨告诉你,打媳妇会给男人带来霉运的。”王宝玉道,此言一出,立刻引来了围观妇女的一阵赞声。

“扯淡!老子问你,你自称能掐会算,为什么没算到老子今天来砸你的摊?”杀猪汉子嚷嚷道,握紧了手里的拳头,要不是媳妇硬拦着,这功夫怕是已经过来揍王宝玉了。

“就是嘛,还自称能趋吉避凶,今天的事儿咋没算出来啊!”人群中有人附和道,看热闹的不怕乱子大。

“算卦的不就那么回事儿嘛,几个真信的啊!”

……

“小伙子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同志,你打媳妇本来就不对。”一位年长的老者倒是说了句公道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