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3 天降神兵

1723 天降神兵

人群中立刻传來热烈的掌声,围观的人无不赞赏王宝玉的算卦本事,更赞赏他保护妇女权益的高尚品格,

“小兄弟,谢谢你,其实以前他对我挺好的,现在生活压力大,所以……”妇女扶丈夫坐下后,真诚的对王宝玉说道,

“大姐,你也有责任,刚结婚的时候,你可不是哭丧着脸,整天穿着这身黑衣裳吧。”王宝玉小声点拨道,

妇女想了想,脸有些红,只是微笑着点点头,杀猪汉子到底还是扔下了二百块钱,又在媳妇的搀扶下回去了,

“给我算算。”

“给我也算算。”

“不急,不急,一个个來。”人群围拢了过來,王宝玉生意火了起來,他也顾不得吃中午饭,还是赚钱要紧,到了晚上,打赏的钱已经五六百了,

傍晚时分,城管又來收了十块钱,王宝玉已经不把这点钱当回事儿了,赚钱交税,天经地义,那边摆摊的老家伙却是生意冷清,看着王宝玉赚钱羡慕不已,

依然还有人等算卦,但王宝玉又饿又渴,连话都快说不出來,最后只能让大家明天再來,算是预约,

此后,王宝玉早出晚归的摆摊算卦,一个月算來,倒也赚了小一万,嘿嘿,万事开头皆不难,轻轻松松赚大钱,事情的顺利发展,这让他又开始膨胀起來,心里洋洋得意,怪不得代亮干这行,无本生意,仅凭一张嘴三枚铜钱,值得做的生意,

通过这段时间的算卦,王宝玉不仅赚得了收入,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实践出真知,如今的他,断卦更有把握,识人也更准了,

王宝玉还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早上临行前都测上一卦,如果不好坚决不去,还真得因此避过了几次刮风下雨的天气,

这天早上,王宝玉照例测了一卦,是《天泽履》,有惊无险之意,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去摆摊,一天可是好几百进账呢,现在这些收入不多不少,对于年轻人來说,还是需要有大的突破才行,

整个白天都安然无事,就在晚上要收摊的时候,收费的城管來了,王宝玉已经跟他混熟了,还热情的当面称呼他魏哥,背后则叫老魏,

不过,这次來的不光老魏一个人,还有两个穿制服的人,王宝玉照章纳税,也不在乎,但是,一场灾难就这样來临了,

“老魏,你这个临时工当得值,一天可是不少赚,老子都想下基层了。”其中的一个中年人羡慕道,

“刘哥,哪能跟你们比,我又沒工资,就靠这些小商小贩吃饭呢。”老魏呵呵笑道,随后撕下了一张票子,王宝玉则立刻递过去十块钱,

这个叫做刘哥的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宝玉,忽然就变了脸,厉声道:“老魏,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可以搞封建迷信呢。”

“都是混碗饭吃,不容易,还是算了吧。”老魏靠着这些人吃饭,陪着笑道,

“不行,小兔崽子,赶紧给我滚。”姓刘的城管恼怒的嚷嚷道,一脚就踩在王宝玉的八卦图上,雪白的卦布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鞋印,

“操,装逼。”王宝玉火冒三丈的随口骂了一句,这也太野蛮执法了,老子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凭什么看老子不顺眼啊,

姓刘的城管一听王宝玉骂人,更加恼火,招呼老魏和另外一个穿制服的城管道:“这小子抗拒执法,给我揍他。”

老魏显得很犹豫,另外一名城管则很配合的摩拳擦掌的向着王宝玉逼來,王宝玉不明白这两个人火从何來,他身后就是花池子,连忙后退几步,刚下过雨,一脚踩进去便是满鞋的泥浆,让人心情十分烦躁,

“破坏公物,罪加一等,揍他。”姓刘的城管嚷嚷着,挥拳就冲了过來,

王宝玉左躲右闪,其实并不想真的跟他们打,人家毕竟是吃官饭的,能忍则忍,但是,架不住这两个人不停的攻击,到底还是挨了两拳,打得胸口一阵闷疼,

一看城管打人了,人们立刻又呼喇围了过來,恼羞之下的王宝玉,到底还是还手了,一阵挥拳蹬脚,不过,二打一,到底不是对手,身上又挨了好几下,尤其那个姓刘的城管,简直就像是疯了一样,招招直奔王宝玉的面门,

“小兔崽子,还敢还手,抗拒执法,一会儿把他带走,交给公安局。”姓刘的城管边打边嚷嚷道,

眼看着王宝玉就要被打破脸,突然,人群中冲出了几名壮汉,上前就按住了两名城管,力气之大,竟然让这两个人动弹不得,接着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两名城管顿时被打愣了,壮汉们身手不凡,打的两名城管只有抱头蹲的份,最后实在挨不过,哭爹喊娘的求饶起來,

天降神兵,让王宝玉喜出望外,却又很疑惑,这些人为什么要帮自己呢,当他看清其中一个壮汉脸上有一条疤痕的时候,顿时明白了,这不就是巴哥吗,徐彪的手下,

沒过几分钟,两名城管就被打得差点沒了气,王宝玉连忙制止道:“快住手,都别打了。”

巴哥听令停了手,冲着城管吐了口唾沫,骂道:“他娘的,敢打二当家,你们纯属找死。”

老魏显然认识巴哥,他蹲下身对那个满脸是血的姓刘城管小声道:“刘哥,你惹麻烦了,这是徐彪老大的人。”

“大,大哥,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千万别往心里去。”姓刘城管颤声说道,

“还有你,还敢收我们二当家的钱,真是活得不耐烦,赶紧都交出來。”巴哥厉声说道,

老魏自然不敢耽误,哆哆嗦嗦的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了出來,一大把十块的,姓刘的城管虽然第一次在丁香园见到王宝玉,但摄于徐彪的臭名昭著,也不心甘的把兜里的钱都掏了出來,

“快滚,以后再让我看见你们,小心你们的腿。”巴哥大吼一声,

城管们吓得一脸惊恐,挣扎着爬起來就跑,徐彪的威名谁人不知,虽然他们是公职人员,可是照样招惹不起堂堂的黑社会,更害怕黑社会暗地里下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