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4 表子

1724 表子

当围观的人群散去后,王宝玉感激的要请巴哥他们吃饭,巴哥拱手推辞,说保护二当家是应该的,王宝玉想起了杀猪汉子挨打的事情,疑惑的问道:“一个月前的杀猪汉子被打,也是你们干的吗。”

巴哥连忙摆手,表示并不知情,王宝玉只能理解成杀猪汉子得罪了别人,挨揍纯属倒霉而已,

第二天,徐彪便來了电话,埋怨王宝玉不该摆摊赚小钱,完全可以跟着他干,看來是巴哥将昨天的事情跟徐彪说了,王宝玉还是婉言谢绝,不是要面子,而是并不想跟徐彪掺和,徐彪深表遗憾,说缺钱尽管开口,千万别客气,王宝玉当然得客气的婉拒,谁有不如自己有,花自己的钱心里踏实,

殴打城管的事情,向來都不是小新闻,迅速被沸沸扬扬的传开了,从此,王宝玉在丁香公园摆摊,再也无人敢惹,找他算卦的人也都变得客客气气,黑社会的二当家在这里摆卦摊,胆小的都绕着走,

生意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些影响,负责收费的城管老魏,从此再也不敢收王宝玉的税,还经常过來给王宝玉递烟,闲时还蹲在一处聊天,从老魏的嘴里得知,那个姓刘的城管之所以对王宝玉的气大,不是沒有缘由的,据他说,王宝玉上次在街上多管闲事,曾经跟他打过架,

经老魏这么一说,王宝玉倒也想起來,那次自己确实跟城管打架,还被送进了公安局,后來还是李可人把自己给保出來的,

通过这件事儿,王宝玉得出了一个经验,那就是不要轻易的得罪人,尤其自己现在是一介草民,沒权沒势,低调的苟活,保全自己才是正道,

这天,原本安静的公园热闹起來,人们纷纷盯着两个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甚至还把家里人都带來围观,要说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特别,那就是他们是外国人,

这是一男一女,通过两个人与导游交谈,王宝玉得知男的叫汤姆,女的叫露丝,汤姆三十多岁,合体的休闲运动装,脸上棱角分明,眼窝深陷,鼻梁挺直,一头润泽柔软的金发根根服帖,而露丝二十出头,皮肤白皙,金发碧眼,上面紧身白体恤,下面短到齐大腿根的牛仔短裤,饱满夸张的身材让人不好意思看第二眼,

不得不承认的是,老外的体格都比较好,北方的盛夏最高温度也无非能有几天30度而已,连王宝玉都是长袖长裤,这两个人就比较抗冻,

地市级行政单位,比不上直辖市或者首都,來个外国人还是挺稀罕的,大家笑呵呵的对着两人议论纷纷,虽然汤姆和露丝都习以为常,但这点其实非常沒有礼貌,让王宝玉十分鄙夷,电视上沒见过外国人啊,围着人家跟耍猴似的,多丢分,真沒涵养,

虽然王宝玉也一直盯着他们看,但看的内容不同,他的主要就精力都在露丝高耸的胸脯和翘挺的屁股上,不用摸都知道,手感一级棒,还有那两条雪白刺眼的长腿,健美有力,和国内崇尚柔弱的女孩子形象不太一样,

汤姆和露丝先來到那个摆卦摊的老家伙跟前攀谈起來,两个人的中文还算是不错,根本不用翻译,只是说话舌前音和舌后音分不清楚,倒是蛮搞笑的,

老家伙曾经有过赚外国人钱的经历,还是骂人赚到的,一见此景,顿时兴奋了起來,以为这次又能大赚一笔,

“老先生,算一卦多少钱啊。”汤姆躬身问道,

老家伙伸出五个手指,道:“五百。”

“太贵了,你给自己国家的人算也是这个钱吗。”汤姆摆手不高兴的问道,

“听说你们外国人是不还价的。”老家伙越发摆谱,

“我们两个一起五百块吗。”露丝看來很想试一试,

“操你娘的。”老家伙张口就來,随即得意洋洋起來,

露丝惊讶的耸耸肩膀,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汤姆问身边的导游,导游是个女孩子,红着脸解释道:“他,他在骂你。”

“骂我,为什么。”汤姆不解的问道,脸色变得难看起來,

“操你娘的,不算拉到。”老家伙不知死活的又骂了一句,外国人都希望自己的母亲有魅力,等着打赏就是,

导游支支吾吾沒法解释,汤姆多少对国内文化了解一些,脸色一冷,冷不防将老家伙扯着衣领硬是给抓了起來,老头还沒有反应过來,汤姆劈手使劲一甩,老家伙顿时被扔到了几名开外,摔得哎呦的大叫起來,

一旁看热闹的王宝玉,忙回到自己的卦摊,他看出这个老外并不好惹,不仅精通国语,似乎还有些身手,这也怪老家伙贪财心切,怎么可以骂人呢,不是每次骂外国人的母亲都能赏钱的,

汤姆不屑的看了摔在地上的老家伙一眼,大摇大摆的拉着露丝走开了,随即來到了王宝玉的卦摊前,微笑着说道:“先生,东方的文化源远流长,占卜术更是与众不同,让人钦佩。”

“那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邻邦只能望其项背。”王宝玉无比自豪的说道,

“我们西方也有亚里士多德、叔本华、尼采,还有伟大的基督耶稣。”汤姆道,

“他们算不了什么,我们有老子、孔子、孟子、荀子、孟子……”王宝玉不甘示弱的介绍道,

“你们说话很有意思,都喜欢带一个子。”汤姆笑道,

“对,日常生活也是这样,桌子、凳子、椅子,筷子……”王宝玉说道,

汤姆到底不是本国人,指了指露丝手腕上的表,充内行的说道:“那这个应该就叫表子(婊-子)了。”

嗯,哈哈,王宝玉几乎要笑喷了,围观的人也跟着笑得前仰后合,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尤其是东方的骂人文化,那叫一个丰富,岂能是外国人能轻易掌握的,

汤姆不知所措,露丝也云里雾里,两个人看着一群人围着自己笑,但又不知道哪里错了,表情有些尴尬,

“汤姆先生,您要求测什么。”王宝玉收起笑容,不想再惹汤姆翻脸,客气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