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8 滑草冲浪

1728 滑草冲浪

露丝身着体恤和牛仔裤,脚下一双运动鞋,斜背着一个运动包,正在酒店门口张望着,王宝玉停下车,摇下车窗笑问道:“露丝小姐,这身打扮是要去登山啊。”

“王宝玉,我听说雪峰村可以滑雪,咱们就去那里玩吧。”露丝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车,

“现在只能滑草,冬天才滑雪呢。”王宝玉道,

“都一样,你带我去吧。”露丝道,

客随主便,再说人家是给钱的,去那放松放松也不错,王宝玉爽快的答应,发动车子,一路疾驰直奔雪峰村而去,

正值夏秋交替的时节,微风徐徐,带着田野中的庄稼气息吹进车窗,隐约透着丰收的味道,一路上,露丝好奇的打听着这里的风土人情,王宝玉则细心的解释,还不时讲个笑话,也不知道露丝听沒听懂,只是跟着微微的笑,

王宝玉心情大好,去哪里玩不是主要问題,他一直在盘算一天一千美元的工资,一个月会是多少,然后一年……

开车直接來到雪峰村,并沒有事先跟侯四联系,王宝玉不想搭理他,虽然说以前亲如兄弟,可是如今自己落魄了,侯四几乎平时都沒什么电话,难免让他有些敏感,心里不舒坦,

王宝玉的车刚驶入雪峰村,就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年轻英俊,豪车洋妞,标志着这个男人身份绝非凡人,

王宝玉得意洋洋,面带微笑,胸脯挺直,迈着方步,一幅阔少的姿态,露丝不知道是什么礼节,竟然轻轻挎着王宝玉的胳膊,王宝玉沒反对,只当成这是洋妞的习惯,电视上不是常演,洋妞见面都拥抱亲嘴,露丝这还是比较矜持的呢,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两个人买了票,各夹着一块滑板上了山,虽然青草不似春天那么绿,可是放眼望去,满目的绿色还是让人心旷神怡,

“王宝玉,这里真好,真漂亮。”露丝赞叹道,

“我们国家地大物博,景色众多,欢迎外国友人常來拜访啊。”王宝玉不自主的打着官腔道,

“这里的风水怎么样啊。”露丝突然问道,

“风水当然一流,要不怎么能有女真地下行宫呢。”王宝玉随口道,又好奇的问:“露丝小姐也明白东方的风水。”

“听说过,据说这里人死了之后,都要找风水好的地方埋葬,为了让儿子孙子能够过生活的很好,不知道有沒有科学依据。”露丝问道,

“厉害啊,你都快成了中国通了。”王宝玉不由自主的竖起大拇指,风水在国内都不见得人人都懂,一个外国小洋妞就有如此见地,真不一般,

“感觉好玩,你还沒有回答。”露丝歪着头嘟着嘴巴问道,不知道是不是皮肤白,日光下小嘴唇看起來很是红艳,像那个什么,樱桃,

王宝玉暗自吞了口口水,解释道:“差不多吧,打个比喻,东方的文化中把父母比喻成树根,子孙比喻为枝叶,只有树根又充分的养分,枝叶才能生长的茂盛。”

“那树叶是什么比喻。”露丝一脸疑惑,大概沒听懂,

“呃,只是这个比方而已。”王宝玉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还真是很奇怪。”露丝摇头,表示听不明白,东西方的文化存在差异,露丝这么年轻,当然理解不了,

來到山腰处,王宝玉骑上了滑板,很愉快的顺着山坡大呼着滑了下去,阵阵的风声和疾驰而过的景致,让他又找到了童年的感觉,

到了山下向上望去,露丝还在那里傻愣愣的站着,嘿嘿,女孩子都胆小,国外国内一个样,王宝玉大喊着,露丝,下來就行,非常安全,不要害怕,还举着两个胳膊比來划去,说自己一定在下面等着她,

露丝在王宝玉的鼓励下果然踏上了滑板,然而惊人一幕上映了,王宝玉差点惊掉下巴,

露丝并沒有骑坐在滑板上,而是站在了上面,微微弯着腰,手里紧紧握住缰绳,就像是在骑一匹骏马,嗖的一下,就这样滑了下來,只见她时而躬身,时而摇晃,围观人员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声,王宝玉也是吓得冷汗直冒,生怕将她摔伤,万一有个一差二错,到时候要钱怕要有麻烦,

令众人沒想到的是,一直滑到山下,露丝竟然都沒有摔倒,她哈哈笑着从滑板上跳了下來,夸赞这项运动很有趣,还要多玩几次才行,

好样的,精彩,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王宝玉擦着冷汗道:“露丝小姐,你,你怎么站着下來了。”

“这项运动很像是冲浪,我喜欢冲浪,不过,这比那更有意思。”露丝意犹未尽,

沒想到露丝还是个运动健将,平衡能力超常,难怪第一次滑草就如此震撼,这让王宝玉颇感汗颜,自愧不如,两个人再次登上山腰,露丝依旧站着滑下來,水平还真是超一流,兴致來了,露丝居然还在滑板上翻了个跟头,博得了一阵阵的喝彩之声,

玩了两个小时,王宝玉一直坐着滑,愣是沒敢尝试,哪怕蹲着滑,面子沒有安全重要,自己才不要露那个脸,

最后露丝满足的离开滑草区,两个又在酒店的西餐厅里吃了些西餐,下午去参观女真地下行宫和文物展馆,

上午被露丝彻底抢了风头,但是对于女真文物展馆的第一发现人,王宝玉自觉掌握的东西远比她要多,不免自夸道:“露丝,实不相瞒,女真地下行宫就是本人发现的。”

“你很伟大,这里宝贝很多吧。”露丝露出欣赏的目光,赞道,

“那是当然,琳琅满目,数不胜数,不过,这里的文物展馆中,都是二级文物,一级都交给国家了。”王宝玉介绍道,按照约定,他还要充当导游的身份,

“My God,perfect!”露丝感叹的说了句洋文,王宝玉虽然不懂,但从她惊艳的表情就知道,老祖宗的东西一定勾起了她的兴趣,

露丝从包里拿出了相机,倒是蛮高级的,只有火柴盒大小,将展馆中的文物一一拍了下來,还称赞其中某些文物,造型独特,极富艺术感,是难得的文物珍品,专注拍摄的露丝,不太像是艺术院校的学生,反而更像是个文物专家,满眼放光,一丝不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