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29 间谍

1729 间谍

随后,两个人又不辞辛苦的去参观了山后女真地下行宫,露丝更是赞不绝口,惊喜的不停拍摄,如果王宝玉沒有看错的话,她的手都一直在微微颤抖。

下山时,已是夕阳西沉,在王宝玉的一再催促下,露丝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地下行宫,王宝玉刚想发动车子赶回平川市,就看见一辆白色的路虎车开了进來,车上下來一人,身材矮胖,小眼睛,大光头,正是侯四。

“兄弟,來这里玩怎么不跟四哥说一声,要不是有人告诉我你來了,险些咱兄弟俩又得错过。”侯四半是埋怨半是喜悦的上來抱住王宝玉。

“四哥工作繁忙,小弟就是一个闲人,不方便打扰。”王宝玉道,本想躲过侯四,沒想到到底被他发现了。

“再忙还能有我兄弟重要,是不是对四哥有意见。”侯四摸着光头问道。

“岂敢,四哥想多了,只是现在我人微言轻,帮不上四哥什么忙,还是别给你添负担吧。”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这话说得真见外。”侯四不高兴的说了句,回头看到王宝玉的奔驰车,不无醋意的说道:“这是徐彪老大的车,兄弟该不是攀上高人,就忘了四哥吧。”

“徐彪非要给,我又惹不起他,只好收下了。”王宝玉耸耸肩道,好像还挺无奈。

“这事儿我清楚,兄弟你现在可是平川市黑道的二当家,说实话,四哥还要仰仗你照顾呢。”侯四小声笑道。

沒想到一个戏称,居然连侯四都知道了,让王宝玉一阵无语,从宝二爷到二当家,自己怎么就跟黑道还有二扯不清了呢。

“他是谁。”露丝问道。

“四哥。”王宝玉道。

“四哥,您好。”露丝以为这就是名字,礼貌的就要过去拥抱,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止步,彬彬有礼的伸出手。

而侯四则理解成这是王宝玉的新马子,还是个美貌洋妞,心中的佩服更是难以言表,在他的极力挽留之下,沒有玩够的露丝当然不愿意走,王宝玉也只好留下,一同回到了酒店,侯四则吩咐上一桌最具乡村特色的饭菜,招待远洋而來的客人。

“露丝小姐,怎么认识的我兄弟啊。”酒桌上,侯四好奇的打听道。

“缘分。”露丝随口道,惹得王宝玉和侯四都跟着笑了起來。

“兄弟好有艳福,最近一定在做大生意吧。”侯四敬了王宝玉一杯,又问道。

“摆摊算卦呢。”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

侯四摇头表示根本不信,露丝却插嘴道:“我哥哥要开个艺术品拍卖行,想跟王宝玉合作。”

哪有的事儿,沒想到洋妞也会撒谎,不过,露丝此举确实给足了王宝玉的面子,于是他便顺着露丝的话笑道:“是个小买卖,还望四哥多多支持啊。”

“沒问題。”侯四爽快的答应,又疑惑的问:“开个艺术品拍卖行多少钱啊。”

“我哥在美国的拍卖行,只有二十亿美元本金,很小的。”露丝夸张道。

噗,侯四嘴里的酒到底喷了出去,王宝玉的下巴也啪的一声落在了桌子上,二十亿美元还小,在这里都堪称首富了,在全国也不是小数,到底还是两国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差距,当下,侯四再也不敢提入股的事情了,他那三瓜俩枣,根本不值一提。

说起來也是王宝玉倒霉,侯四这次本來还带了十万块钱想给王宝玉的,结果一听露丝如此说话,觉得王宝玉今非昔比,肯定不差钱,也就沒好意思拿出來。

三个人闲扯到晚上十点钟,侯四还是让王宝玉跟露丝去住那个堪称总统套房的房间,见露丝都不介意,王宝玉也就顺手推舟,也是想在侯四面前充胖子,并沒有给她另外开房间。

面对如此豪华特别的房间,略显疲惫的露丝还是有些喜出望外,很兴奋的四处打量着,随后三两下褪掉衣服,只穿着三点便光着脚丫钻进了浴室,透过磨砂玻璃,可以看见露丝的身体非常火爆,胸臀的凸起格外夸张,都不知道那个纤细的小腰如何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王宝玉一阵心猿意马,鼻腔发热,好久沒跟女人亲热了,面对如此尤物,不动心肯定不是男人。

不过,动心归动心,王宝玉还是保持了一份冷静,万一惹汤姆不高兴,说不定还得引起国际纠纷,那时候丢人就要丢到地球上。

而且王宝玉总是隐隐觉得,露丝的突然出现,以及她的表现,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如果说在丁香公园算命是个巧合,接着來李可人家里也算情理之中,之后王宝玉陪玩也可以理解,但是这一切太过紧凑,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

首先,露丝说自己是个画家,可是滑草的时候,却表现出不凡的身手,更像是一个练家子,其次,露丝问到了风水,还对文物非常有兴趣,这些只有中国通的外国人才具备的,而露丝和她哥哥,都说自己是刚來的。

毫无疑问,那个汤姆也是有身手的,那个算命老家伙怎么说也得一百二三十斤,劈手就能扔出去,不简单。

最后,也是让王宝玉最怀疑的一点,无缘无故的,露丝为什么提到自己跟他哥哥开什么艺术品拍卖行,分明就是有拉拢自己的架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王宝玉越琢磨越不对味,趁着露丝洗澡的空当,他偷偷打开了露丝的包,里面除了美元和人民币之外,只有那个小小的相机。

王宝玉拿着那个相机,却研究不明从哪里能翻开到相片,只好又放下,给人家弄坏了或者误删了里面的照片就不好了。

但随即,王宝玉又发现了一个东西,居然是一张手绘的地图,地图上详细标注了平川市的地理环境,哪里有山,哪里有水,比例尺都标注的格外清晰,这不应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东西啊。

王宝玉一直以为外国女孩都比较开朗大方,细细想來,露丝掌握的知识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和专业,甚至还有点全才的味道。

那这兄妹俩到底有什么动机,王宝玉心里陡然一惊,露丝该不会是个国际间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