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36 守法经营

1736 守法经营

“怕什么,就是阮市长让我來的,他本人不能参加这种场合,对了,他让我给你捎來一句话。”代萌道。

“开业大吉,很多人都说过了。”王宝玉笑道。

“美得你冒鼻涕泡,是守法经营四个字。”代萌翻了王宝玉一眼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就知道阮市长不会支持自己干这行的,但是,阮市长虽然沒來,派來了自己的车还有秘书,也算是给了自己这个草民莫大的面子。

“王宝玉,我还有一件事儿。”代萌道。

沒等王宝玉问啥事,人群又是一阵轰动,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开了过來,由于车太多开不进來,干脆霸道的就停在了路中间,來往的车辆一看这辆车,连忙都转头开了回去。

王宝玉一脸疑惑,不知道这是哪位大神,车上先下來两名警卫员,啪啪冲着车敬了军礼,然后轻轻拉开车门,一位身穿背带裤,带着贝雷帽,脚踏雪白皮鞋的神采奕奕的老者缓步走下了车。

哇塞,吕司令也來了,王宝玉倍感受宠若惊,在场的企业家们一看这就是大人物,连忙溜须的再次鼓掌,吕司令不以为然的冲着大家摆摆手,來到王宝玉的面前埋怨道:“臭小子,是不是怕我來跟着喝酒啊。”

“吕司令,你整天來喝酒我都不反对。”王宝玉陪笑道。

“老吕,你还他娘的这么时髦。”孟老爷子哈哈大笑,上前拥抱吕司令,都是老战友了,见面格外亲。

吕司令吓得连退了好几步,皱着眉头问道:“今天洗手了吗。”

“嘿嘿,刚解了个手。”孟老开玩笑道。

“真的啊,你这人就是粗俗,随身带着点酒精洗液,大肠杆菌感染很严重的。”吕司令下意识的捂了下鼻子。

“一个村里上來的家伙,给我摆起谱來了,你小时候用土坷垃擦破腚的时候,谁给你抓锅底灰治好的啊。”孟老爷子嗔道。

吕司令老脸一黑,低声道:“时代是进步的,你拿这个给我抹黑沒用,我成分什么时候都比你高。”

“别吹牛了,你能上去还不是踩着弟兄们的肩膀啊。”孟老不服气。

“我出身好啊,你家是地主,是被斗争的对象。”吕司令道。

“老子家里可是全捐了去抗日的。”孟老爷子不悦的说道。

“但那就是污点,永远挥之不去。”吕司令得意的说道。

“再说我踩你的烂鞋,你爹妈走多少年了,穿白鞋给谁尽孝啊。”孟老口不择言。

“……”

见面了就拌嘴,但是感情还是有的,老头们吵吵嚷嚷的闲聊起來,范金强到底是公安局的副局长,他小声的对王宝玉说道:“兄弟,赶紧开张吧,人这么多,别闹出事來。”

王宝玉看了一下表,正好是十点十分,于是,他挺直了腰杆站在台阶上,大手一挥说道:“大道预测馆,正式开张营业了。”

十万响的鞭炮声响起,牌匾上的红布被挑下來,露出了金灿灿的牌匾,紧接着就是如潮的掌声。

王宝玉心情无比激动,他做了简短的发言:“各位老领导,各位相濡以沫的朋友们,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心情也格外激动,沒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卦馆,却得到了这么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一定会不负众望,给大家当好参谋,做好服务,让我们一同共创辉煌。”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王宝玉沒有多废话,当即再次大手一挥,说道:“诸位,请赶往北国大酒店,让我们举杯畅饮,共叙友情,不醉不归。”

好,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很快,北国大酒店的门口就停满了各种好车,王宝玉摆了十桌还不够,只好又加了两桌,大厅里热闹非凡,今天的风光,让王宝玉找回了自信,他彬彬有礼的游走于各桌,频频敬酒,感谢大家的光临。

由千科、沈文成、范金强、付正礼和代萌坐在了一桌,代萌作为政府官员,自然被让到主座上,呆子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倒也能端住架子,举止言谈中多了不少政客的风范,就是还是沒有解决嘴馋的毛病,每次有喜欢的好菜上來,总是眼巴巴的盯着看,然后急不可耐的夹一口猛吃,好在同桌的都是吃客,沒人跟她抢。

徐彪和侯四等企业家也凑了一桌,徐老大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号令大家,沒事儿多算卦,算算更健康。

最热闹的当属老人那桌,吕司令夸夸其谈,说到高兴处,便站起身來,一手叉腰,一手比划,俨然领导风范,但又不时被打断,老头们嘘声阵阵,时常吵得是红头涨脸,但这些并不影响老人们的感情,那可是枪林弹雨下培养出來的。

面对此情此景,王宝玉甚是感动,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題,并不是自己沒有朋友,而是太过于自哀自怜,反而封闭了起來,人所谓的自负还有自卑其实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敢往前走,不敢敞开心扉,殊不知,这些举动反而让那些想亲近你的人,远远的保持了距离,今天有了这些朋友,即便是不当官,自己照样可以活得很滋润。

“徐大哥,真心的感谢。”王宝玉來到徐彪跟前,真诚的举杯道。

“咱们兄弟的感情是经得住考验的,唉,虞姬到底消失了。”徐彪不无感叹的说道。

说起唐蔷薇,王宝玉心里就不好受,就在前几天,唐蔷薇还发过來一张大肚子的照片,还在上面简单勾勒了几笔,画出了一个小丑的样子,肚脐是鼻头,看形状,还真像是个儿子,虽然并沒有留言,但是,其意不言自明,孩子就这样跟着她漂泊他乡。

“大哥,我相信你一定能研究出时光机,回到古代找到真正的虞姬。”王宝玉安慰道。

“但愿如此,最近的进展还不错,吴博士说,再有几年就能彻底掌握时间轴的规律。”徐彪道。

“但也不要操之过急,穿越时光不是小问題。”王宝玉善意的提醒道,万一穿越了回不來,还不如不穿。

“那当然。”徐彪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