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37 精致信封

1737 精致信封

两个人干了一杯,王宝玉又来到侯四的跟前,不管以前有多少的恩怨,但侯四既然来了,那就还是四哥,他也不废话,只是说了一句:“兄弟情深似海,今生不相负。”

侯四见王宝玉有如此的号召力,多少有些羞愧,他拍着胸脯道:“兄弟,四哥的今天有你的功劳,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相扶到老。”

我擦,这话跟对媳妇说的似的。王宝玉也煽情说道:“一生永不背叛!”

“兄弟,军功章上咱哥俩一人一半,这点啥时候也不会变”“。”侯四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王宝玉只是嘿嘿笑了,没有答话,听都听腻了,真有那诚信,给老子分一半股份啊,白纸黑字签合同摁手印,敢吗?干吗?所以啊,不能太当真。

跟其他人客气的敬酒后,王宝玉来到老人那桌,老人们正在吵嚷当初谁多吃了一个玉米饼,王宝玉劝开他们,对吕司令道:“吕司令,多了我不说,欢迎常来卦馆下棋。”

“下棋又不赢,没意思。”吕司令摆手道。

“嘿嘿,碰到对手了吧?”

“连个小伙子都赢不了,以后别自吹棋圣了!”

“喝你们的,瞎起什么哄!”吕司令大手一挥。

“呵呵,那您觉得什么有意思啊?我帮你张罗。”王宝玉问道。

“臭小子,没看我们这些老前辈在家都很闷吗?你说今天大伙为什么都来,还不是找个事儿乐呵一下?所以,你要想法子帮我们找乐子。”吕司令大声道。

“对!”“对!”老头们纷纷附和。

“那我再开个麻将馆?”王宝玉开玩笑道。

刚有人说好,吕司令立即否决:“我不打麻将,费手指头,不好玩。”

“哈哈,是从来不胡吧!你可是臭名昭著的臭手啊!”孟老爷子不客气的打击吕司令。

这帮老头,还真是难伺候,见王宝玉也没啥好主意,老人们将他推开,又开始天南海北的胡侃闲扯起来。

王宝玉来到最后一桌,甄优美,娇娇和杜倩倩坐在这里,给女士们敬酒,王宝玉很在行,当然要夸上一句青春永驻,芳颜不老的话。

“宝玉,我真是跟对了领导。”甄优美由衷的说道,也许喝的有点多,眼眶潮湿,差点没哭出来。

“嘿嘿,优美姐,好日子刚刚开始,你就瞧好吧!”王宝玉自信的说道。

“宝玉,我也敬你一杯,愿你的生意红红火火。”娇娇喝酒喝红了脸,起身举杯道。

“娇娇,也祝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王宝玉道。

“你帮我算算,能找到你这样的吗?”娇娇借着酒劲,勇敢的低声道。

“我其实并不好,娇娇,你还是找个稳当的男人吧!”王宝玉道。

娇娇满脸失望,并没有多说话,王宝玉并不是觉得娇娇不好,只是觉得自己跟她缺少感情基础,更像是好朋友。

“呵呵,没想到竟然是你。”杜倩倩呵呵笑道。

“人生何处不相逢,杜秘书,咱们也算是有缘分。”王宝玉开心的笑道。

“你身边的女孩子都很漂亮啊!”杜倩倩扫了一眼到场的女孩子道。

“我现在还是单身呢!”王宝玉苦笑道,他想起了跟夏一达的感情,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

“我看不是,代秘书和娇娇看你的眼神都不对。”杜倩倩小声道,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她们都不如那天的女孩子漂亮。”

王宝玉知道杜倩倩说得是白牡丹,脸色不禁一阵黯然,说道:“那件事儿你一定保密,谢谢!”

“我不会说的,你放心吧!主要是我对她印象太深刻,很多次幻想如果她活着该是如何的美艳动人,好可惜哦。”杜倩倩认真道,“我也理解,每个人的感情深处,都会藏着一些秘密,所以说,真爱无痕。王宝玉,好样的!”

王宝玉点头赞了一个,道了一声后会有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因为有代萌这个市长秘书在,作为东道主的王宝玉,也混不到主座上,只能坐在代萌的身边,由千科和沈文成都是平川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又非常认可王宝玉的算卦水平,因此,他们非常看好王宝玉的卦馆,由千科还说,王宝玉此举,是无烟工业,走在时代的前头,闷声发大财。

“发财不敢说,但我愿意做好各位的大哥的坚强后盾。”王宝玉道。

“兄弟,我跟老由商量过,就聘请你做我们企业的高级顾问,薪水吗,凭我们打赏。”沈文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王宝玉明白沈文成的意思,所谓的打赏应该也不是小数目,他当然不能不识抬举,客气道:“诸位大哥是抬举我,但愿我能真得帮上诸位的忙。”

“王老弟一定行,在我们易经协会,就数王老弟的水平最高。”付正礼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奉承着说道。

“付会长,咱们协会就应该多招揽向我兄弟这样的真正人才,江湖术士半瓶醋还是尽量不吸纳。”沈文成作为协会的理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是,只是人才难求。现在协会也在走下坡路,但也不敢迈大步,出一个差错,名誉就要受到很大的损失。”付正礼毫不隐瞒的说道。

“要是都能像我兄弟这样,肯定没问题。”沈文成夸赞道。

“唉,术士这行,自古以来就是良莠不齐,像王老弟这样的大才,多少年才出一个啊!”付正礼感叹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觉得付正礼的话是越说越没边了,连忙打住道:“我觉得一名真正的术士,先不提能不能安邦治国,只要无愧于心,都是值得尊重的。”

众人纷纷点头,随后,王宝玉岔开这个话题,随便聊起了别的。范金强始终不太说话,大概是身份敏感,王宝玉开的卦馆,肯定是在治安清理的范畴内,要不是上头有人保着,怕是今天就会有警察找上门来,勒令关停。

众人一直吃喝到很晚,才做鸟兽散场,回到卦馆,甄优美一番整理后,报上了今天的收成,除去请客的钱,正好剩下了一百万。

“宝玉,这里有一个信封,我忘了是谁给的了,没拆。”甄优美递过来一个精致的信封。

王宝玉摸了摸,感觉里面不像是钱,硬硬的反而像是照片。当他拆开一看,顿时面罩阴云,高兴劲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