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39 爸爸的喜好

1739 爸爸的喜好

客户沒來,倒來了个老混混,这天下午,代亮大摇大摆的來了,进屋就嘘乎道:“哎呀,孙姑爷,干买卖也不看看地方,这里的风水太差,赚不到钱的。”

“代大师,您來有何公干。”王宝玉不屑一顾,这地方的风水那是相当好,开业就收了一百万,分明是胡咧咧。

“嘿嘿,小萌非要我來帮你,沒法子,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呢。”代亮嘿嘿笑道。

“不用帮,我自己能忙过來。”王宝玉断然拒绝,这老东西现在变得一脸奸猾,让他掺和,一准沒好事儿。

“不用客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來你这里帮忙,赚钱对半分。”代亮满不在乎的搬着一把椅子坐下來,又撇了撇旁边的屋,说道:“嗯,那屋虽然小点儿,也够我用的了。”

靠,这脸皮还真是厚,王宝玉暗骂了一句,很正色的说道:“代大师,我这庙太小,怕是容不下你这尊菩萨。”

“我孙女说了,要是不让我來,她就不让你干了,我训了她,可是她不听,这孩子主意正,说不准哪天就把你举报了。”代亮翘着二郎腿,完全一副无赖的样子。

他娘的,代萌啥时候也学会玩这一手了,搞起威胁恐吓,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干就不干,等你孙女嫁给我一起喝西北风吧。”

“怎么会呢,你开业就收了一百万的礼金,是不是该考虑给我孙女买套房子啊,家里住的还真挤巴。”代亮咋舌道。

我去,这老东西竟然什么都知道,代亮继续说道:“虽然这笔钱似乎來路沒问題,可你毕竟当过官,传出去怕也是不好听吧。”

靠,爷孙俩还真是一套路子,有个同专业的帮衬一把也不错,万一自己有个应酬,起码还有个替补。

王宝玉挠了挠头,无奈的说道:“那你就过來吧,不过,你不能分一半,我还要交房租水电费,还有员工开资呢。”

“放心吧,除去这些,咱们再一人一半。”代亮摆出了大度的态度,气得王宝玉牙根直痒痒,要不是看他是个老头,还是代萌的爷爷,怕这时候早就把烟灰缸扔过去砸他。

甄优美去办理地税那边的手续,进屋还以为來了客人,连忙倒了一杯茶端过來,代亮大咧咧的喝着茶,对甄优美道:“你这个娘们儿,身材消瘦,沒多大福相。”

甄优美一脸尴尬,但毕竟是认过公职的人,到底还是有些涵养,自嘲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吃胖点。”

代亮不屑的说道:“对于你,胖了就是蠢。”

王宝玉的鼻子都要气歪了,甄优美更是难堪,代亮又说:“你去年犯灾星,丢了官吧。”

甄优美点头,代亮接着说道:“虽然你沒有福相,但却有财运,跟着我们干一定不错。”

我们,甄优美一脸茫然,自己才是大道预测的唯一元老,还真不知道王宝玉什么时候找了个股东。

來不來就拿自己当老板了,王宝玉铁青着脸介绍道:“优美姐,这位是代大师,來这里帮忙的。”

代亮吩咐道:“快把那屋帮我收拾一下,对了,最好放张床,中午还能睡会儿。”

换做其他人,这功夫怕是已经撂挑子不干了,甄优美毕竟是个成熟女性,再说还得看王宝玉的面子,于是快速收拾了屋子,代亮背着手迈着方步进了屋,关上了门。

“宝玉,这是谁啊。”甄优美问道。

“唉,我也惹不起,代萌的爷爷。”王宝玉叹气道。

甄优美当然知道市长秘书惹不起,但不无忧虑的说道:“这老爷子可是不好伺候,时间长了闹出点矛盾也不好。”

王宝玉知道甄优美不太得意代亮,但是已经答应了人家,不好再变,便替老头说好话道:“别看他脾气怪点,算卦还是挺灵的,有他在,活多的时候我也能轻快点儿。”

话音未落,只听鼾声震耳,甄优美蹑手蹑脚的推门看了一眼,随即无奈的退了出來,原來代亮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不过只能作罢,再说了,老头年纪不小,本着尊老的原则,甄优美和王宝玉都是小辈,互相担待吧。

守了一天,依然沒有客人,最后三个人都在各自的办公室里睡了个长长的午觉。

不过,就在代亮加盟的第二天,终于有生意上门了,是一对夫妇,男的三十出头,大腹便便,一幅土财主的姿态,女的很年轻,二十出头,除了一个腹部高高的凸起,身材倒是一点沒走样,只见她步履蹒跚,看起來像是快要生了。

开业后的第一桩生意,王宝玉自然很重视,连忙亲自迎了上去,客气的问道:“二位有什么需求啊。”

“先算算是男是女吧。”大肚男指着媳妇的肚子道。

王宝玉摆手道:“这个不算,新社会了,男孩女孩都一样。”

“这样吧,我给你五百。”男的拍了拍鼓鼓的腰包,表示不差钱。

“哼,找关系做个b超,也就是二百块钱的事儿。”女孩不屑的说道。

“多少钱也不算,这是违背术士功德的,而且咱们这里是守法经营,国家反对任何形式的鉴定胎儿性别,免谈。”王宝玉不答应,万一这两口子重男轻女,而肚子里是个女孩,自己算出來再去流产了,岂不是害了一条人命。

“你这开买卖的,有钱不赚,死心眼嘛。”大肚男不高兴的说道,女孩附和道:“有钱不赚,那不是傻吗。”

“二位,不要着急,男孩女孩都是宝,不用算。”代亮终于伸着懒腰出來了。

“当然都是宝,可是马上就要生了,不知道男女怎么准备衣服啊。”女孩不高兴的抱着大肚子嘟囔。

“嘿嘿,按着爸爸的喜好來就行。”代亮言外之意,肚子里就是男孩。

王宝玉狠狠白了代亮一眼,这老混混嘴还真欠,沒想到大肚男却哈哈大笑,连忙将女孩扶到椅子上坐下,女孩则是又哼唧又皱眉,好像全世界女人怀孕,她最辛苦。

男人冲着代亮竖起了大拇指,道:“这才是真水平,实不相瞒,在医院做过检查,就是个小子,这次是想來再确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