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40 口多

1740 口多

王宝玉汗了一个,如今的医院还真是给钱什么都干,公德心连自己这个术士的都不如,大肚男爽快的放下五百块,又说道:“既然确定是小子,那就麻烦你们给取个名字吧。”

这事儿简单,张口就來,王宝玉问道:“请问您贵姓。”

“姓孙。”

“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

王宝玉思索了一下,开口道:“孙姓孱弱,生日又值水气收敛之时,阴气过重,不如起个阳光点的名字,就叫孙本刚如何。”

“这名字有什么讲究啊。”大肚男似乎不太满意,疑惑的问道,

“本字其中有木,刚字其中有金,木经过金的雕琢,能成大器。”王宝玉解释道,

“成大器好,我的儿子将來肯定错不了。”女孩得意的说道,男人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代亮不知死活的插了一句嘴:“这个名字太普通,叫起來也不顺溜,既然姓孙,我看不如就叫孙中山。”

王宝玉真想扇他一耳光,伟人的名字也能随便起,太信口开河了吧,姓孙的多了去了,怎么不叫孙悟空,

沒想到大肚男竟然连声称好,赞同的说道:“老先生还真是了不起,说到我们心坎里去了,我们夫妻就是想给孩子取这个名字,孙中山可是我们老孙家的无上光荣,只是户籍那里通不过啊。”

“那是。”王宝玉哼了一声,

“这还不简单,变通一下就是了。”代亮又说道,

“怎么个变通法,请老先生不吝赐教。”大肚男面露喜色,

“很简单啊,孙中山不行,就叫孙串山,不就沾了伟人的神气吗。”代亮道,

“串比中多了一个口。”男人自言自语的思索着,

“当今社会,沒有好口才能行吗。”代亮趁热打铁,

王宝玉刚抿了一口茶水,差点就喷了,这是什么名字啊,口多了就好吗,那还不如就叫孙大器,孙肉串呢,殊不知老天让人只长一张嘴,就是要少说是非的,不过还是沒想到,大肚男再次哈哈笑了起來,满意的点头道:“就叫这个名字,太有水平了。”

大肚男又放下了五百块钱,亲昵的搂着小媳妇离开了,代亮毫不客气的拿起五百块钱放进兜里,王宝玉道:“代亮,这分成也要等到月底吧。”

“你小子沒信用,我不放心。”代亮道,“再说了,这钱要不是老子在,你一个毛也赚不到啊。”

“好好。”王宝玉沒心思和他纠缠,皱眉问道:“你面相手相一个沒看,怎么知道人家怀的就是男孩,依照脸色还有肚子形状看男女都是沒有科学依据的。”

“嘿嘿,你出去问问,在咱们国家,十个得有九个希望自己头胎就生男孩,你说了是男的,他们心里高兴。”代亮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都说是男的,要是生了女孩还不回头來找你。”王宝玉很不高兴,

“那都好几个月以后的事儿了,孩子生出來见了面,彼此就有了感情,谁还跟一个算卦的较真啊,你要非说是女孩,这么大月数,打胎可是要出人命的,作孽啊。”代亮自我感叹的进屋去了,

王宝玉一时无语,唉,像代亮这样干下去,自己的这个卦馆,早晚会臭名远扬,

晚上刚回到家里,代萌就來电话了,兴奋的说道:“王宝玉,多亏我爷爷吧,你今天赚了五百。”

“呆子,你能不能把你家的这个活宝给弄走啊,他算卦就是信口开河,既无依据也沒信用。”王宝玉道,

“你别不识好歹,我爷爷说了,他要是不去,你的买卖就得黄,要不是看在以后要嫁给你的份上,我才不愿意让他去帮你呢。”代萌不满道,

“呆子,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就不怕人家抓你小辫子,说你爷爷搞封建迷信。”王宝玉吓唬道,

“我未來的老公都在搞,爷爷怎么就不行啦。”代萌反问道,

跟这对爷孙根本讲不清理儿,王宝玉只能认栽了,叹气又问道:“呆子,你來电话不会就是显摆你爷爷能吧。”

“不是,阮市长让你明天來一趟,他找你有事儿。”代萌道,

王宝玉顿时精神了,市长找自己过去,这面子还真大,忙又试探着问道:“他透露过找我什么事儿吗。”

“我哪知道,不过,阮市长最近身体不咋好,整天沒精神。”代萌道,

放下电话后,王宝玉就琢磨开了,阮市长找自己能干什么,是不是洗清了嫌疑,阮市长希望自己官复原职,嘿嘿,如果真是那样,该是拿捏两天好,还是满口答应的好呢,

阮市长想问什么,王宝玉真的猜不到,不过,他的身体不好,大概能猜到原因,还是沒有从双胞胎弟弟死去的阴影中走出來,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安排代亮守着摊,自己则开车來到市政府,还是代萌出來接的,这不当官了,想进个政府的门都难,好在自己有关系,换成真正的老百姓,怕是更难了,都是官民一家,可是表现形式上,无疑势如水火,

來到阮市长的办公室,果然看见阮市长正在吃药,气色暗淡,眼袋黑大,看起來精神很差,仿佛老了许多,见王宝玉进來,阮焕新还是笑了起來,热情的让他坐下,代萌则送进來一杯茶,

“小王,听说你开了个卦馆。”阮焕新明知故问道,

“领导,我这也是沒法子,总要混口饭吃。”王宝玉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按理说,这种生意是不允许做的,但我相信你不会再搞出乱子來。”阮焕新道,

“一定不会,咱赚良心钱。”王宝玉拍着胸脯道,

“你能猜到我找你干什么吗。”阮焕新给王宝玉扔过來一只烟,笑问道,

“我可不敢乱说,妄猜圣意是大罪。”王宝玉点上烟笑道,他见阮焕新并无恶意,说话开始随便起來,

阮焕新被王宝玉逗得笑了起來,说道:“小王,既然开卦馆了,就应该能算到,但说无妨。”

“嘿嘿,那您是找我來算卦的。”王宝玉大胆的说道,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这个不当官的小术士,还能帮一个堂堂市长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