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41 心病已除

1741 心病已除

阮焕新自己也点上一支烟,好半晌才说道:“你猜对了,咱们也不是外人,我也欣赏你这个小伙子,还是想请你帮我解解心疑。”

嗯,王宝玉惊得下巴都快砸脚面了,心里隐约有些失望,看來在这些政客眼里,自己根本不是什么人才,哎,王宝玉只得客气的说道:“阮市长,有话您直说,但凡我能帮忙的,义不容辞。”

“自从小谷离开之后,我的睡眠就成了问題,经常做噩梦,甚至还影响了工作,瞧瞧,多少事儿都等着我处理呢。”阮焕新叹了口气,指了指桌上的一大堆文件。

“一奶同胞,您已经很坚强了,沒去医院检查一下。”王宝玉理解的问道。

“去过,还是专家会诊,也开了些药,现在不吃药就不能睡,照这样下去,身体肯定是要垮掉的,我虽然是一名党的干部,可是也想从多角度解决自身问題,毕竟社会主义事业还需要我出一份力。”阮焕新委婉的为自己迷信找了个冠冕的借口。

王宝玉想了想,既然阮焕新这么说,肯定不介意算卦,他犹豫的从包里拿出了三枚铜钱,试探的问道:“阮市长,您看看是否也摇一卦。”

“好吧,就当是解心疑。”阮焕新又强调道,显然他并不想承认自己迷信。

按照王宝玉的要求,阮焕新去里屋净了手,倒也恭恭敬敬的要了一卦,是《山地剥》,卦意不吉,山体脱落之意,不过,看世爻旺相,眼下应该并沒有大碍,但如果不处理,怕是转过年來世爻冲犯太岁,就要出问題了。

在王宝玉的心里,始终认为阮市长是个好领导,因此,他也坚定了帮助阮市长的信心,说是为了广大老百姓有些夸张,至少他认为,自己帮了市长,将來真的有事儿了,相信阮焕新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就当是为自己铺条后路。

王宝玉鼓足了勇气,开口道:“阮市长,那我就实话实说,有言语不周之处,还望您海涵。”

“说吧,这里沒有别人,我既然让你过來,就是想听到实话。”阮焕新点头道。

“这一卦不吉,原因很简单,山体滑落,是气运衰落之意,我大胆的猜测一下,这卦应该还是跟您家的祖坟有关系。”

“还跟祖坟有关,挖的坑不是早就填好了吗。”阮焕新面露惊愕道。

“正是因为祖坟被挖,才导致了你同胞弟弟的陨落。”王宝玉直言道。

“要是这么说,那我倒是要感谢挖坟的那些混蛋,小谷虽然是我弟弟,可是他为害一方,罪恶累累,死不足惜。”阮焕新坚定道,话虽这样说,王宝玉仍然看到阮焕新由于激动,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

暗自赞了一个,王宝玉又说:“阮市长,我从卦上看,怕是祖坟有一处地方,还是需要处理一下。”

“你尽管说,只要不违背大的原则,我会考虑的。”阮焕新道。

“你家祖坟右手的那座山,似乎有损,填土补上或者依据山势处理平整,您就能睡个安稳觉了。”王宝玉道,他并不是信口胡说,而是卦上就是如此显示的。

“嗯,你说得不错,我上坟的时候,确实发现右手的山被采石的挖了个坑,看起來很不协调。”阮焕新点头,一脸轻松,大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

“这地方处理好了,将來会福泽后代,势必会出人才。”王宝玉肯定的说道。

“呵呵,我女儿倒是非常聪明,十岁的时候就办过个人画展。”阮焕新提及女儿非常得意。

王宝玉一愣,现在都是计划生育了,阮家从卦象看子孙运非常好,下一代只有个女孩就说不通,但那是阮家的事儿,和自己无关,王宝玉看着阮焕新高兴,又实实在在的溜须了一句:“以后阮家将会一帆风顺,不仅如此,包括您的官位应该还能升一升。”

“做官多大,都是为百姓服务,官越大肩上的担子就越重,这一点我个人并不期望。”阮焕新摆手道,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是非常高兴的,原本暗淡的脸上出现了光泽。

“阮市长,我就说这些,但愿能帮上您。”王宝玉道。

“小王,谢谢你,我一会儿就安排向阳村的支书,去把这件事儿办了。”阮焕新來了精神,当着王宝玉的面,毫不遮掩的说道。

提起向阳村的支书禾阳,王宝玉就非常來气,当初韩馥荔的事情,这厮一箭双雕的算计老子,差点害老子被人打死,他倒是奸计得逞,由村长当上了支书。

王宝玉动了坏心眼,开口道:“阮市长,我听人说,向阳村的支书禾阳他就是采石场的背后老板,这怕是有点不妥吧。”

“哦,这么说,我家的事情还跟他有关系。”阮焕新不悦道。

“我也是上次跟由千科去那边玩听说的,不过祖坟风水是大问題,还是忌讳些好。”王宝玉道。

“好了,我知道怎么处理。”阮焕新沉着脸道,显然是对禾阳來了气。

离开阮市长的办公室,王宝玉并不是一无所获,阮焕新虽然沒给他卦钱,却把自己用过的一支钢笔送给了王宝玉。

要说这年头,电脑和手机的普及让钢笔和手表失去了意义,逼得商家不得不走高端,这只笔就是典型,外行一看像是不锈钢,其实是k白金的,笔夹帽上还镶嵌了颗红色宝石,以平衡色泽的单调,看起來非常有档次,掂在手里非常有分量,用起來也是格外流畅,随着刻有精美图案的金笔嘴在纸上划过,写字顷刻间变成了一种享受,让王宝玉觉得连自己的书法都好起來。

后來王宝玉听到消息,禾阳的支书果然被免了,成为了普通村民,村支书换了别人,而向阳村突然去了一个工程队,昼夜不间断的连续工作,硬是将那块山给刨平整了,还栽上了树。

不知道是不是王宝玉的解决方法起了效果,还是真解除了阮焕新的心疑,他失眠的毛病真的就痊愈了,心病已解的阮焕新也迎來了自己崭新的生活,他将自己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至于将來升了官,自然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