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0 墓脉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750 墓脉 ?1(1 29)

金源村惊现辽金古墓,数件国宝正在发掘,新闻所引起了巨大轰动,也引起了市委市『政府』极大关注,毕竟这件事儿对于打造平川市在省里乃至国家的影响力,有着不可小视的效应,市里果断拨款进行发掘资金的扶持。

在某处,化名古德拜的文物盗卖组织区域负责人,正在恼羞的砸东西撕纸,时不时还像狼一般吼两嗓子,由于身形瘦小,因此看起來更像是只发怒的狼狗。

古德拜的对面束手而立的便是略带惊恐的汤姆,不断飞來的纸片和碎玻璃落在他身旁,显得凌『乱』不堪。

“他娘的,竟然让王宝玉发现了墓中墓,你看看这把剑,你看看这个金器,『操』,一群废物。”古德拜指着报纸上的照片愤怒的质问汤姆。

“我们带着精密仪器确实勘测过好几次,也对墙壁的每一寸都进行过扫描……”

不等汤姆解释,古德拜立刻破口骂道:“描你娘的头,你们白拿了老子的薪水,就这么干活的,那么大点地方,人又少,就是用手抠也得把墓中墓给老子抠出來吧,你们这帮笨蛋,好机会就这么错过了。”古德拜越说越生气。

“其实也准备进一步发掘的,哎,就不应该将王宝玉扔在那里。”汤姆道。

“少废话,要知道『尿』炕就整晚不睡觉了。”古德拜也是后悔不已,让王宝玉去那里反省就是他的主意,又拿起本书使劲撕,力气不够沒撕动,恼羞的扔地上。

“不行就干掉王宝玉。”汤姆问道。

“说多少次了,我们不能扯上命案,这家伙一定还知道别的地方,四五年的功夫搞出两个大墓,藏宝图应该还在他身上。”古德拜确信的说道。

“头,王宝玉能找到古墓真是有藏宝图吗。”汤姆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你懂个屁,比如金矿,一般都会有条金脉,沿着这个采掘,很容易找到金子,在我们国家,墓『穴』风水更是讲究,说不定王宝玉就掌握住了这条墓脉。”古德拜想到了这点,自己眼睛也不由都亮了。

汤姆若有所悟,点点头,又问道:“头,下一步该怎么办。”

“先执行第二套方案,上头答应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帮忙。”古德拜道。

“我去联系他们。”

“尽快找到『露』丝,这臭娘们儿跑哪儿去了呢,她在外面就意味着危险,老子的生意都因此停摆了。”古德拜恼火道。

“一直都在找。”

“滚,滚。”

汤姆唯唯诺诺的答应着退了出去,古德拜陷入了沉思,王宝玉比他想象的更难对付,如果第二套方案不行,只能另想办法,唉,此刻他真想把王宝玉弄死,以解心中的无比郁闷之情。

祸兮福所倚,王宝玉脱离险境沒几天,就收到一个好消息,鉴于他发现了辽金古墓,功劳卓著,市文物局决定奖励他十万块钱,以资鼓励。

嘿嘿,这也算是意外之财,沒白在坟墓里呆一次,王宝玉欣喜的开车赶往市文物局,一进办公室王宝玉就看到了桌上一小堆钱,想必就是给自己的,文物局局长孔星热情的接待了他,老熟人了,说话就格外的随便。

“宝玉,我算是佩服了你看风水的本事儿。”孔星竖起大拇指笑道。

“孔局长,这话啥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

“先是女真地下行宫,后是辽金古墓,宝玉,一定是通过看风水知道这些地方的吧,以后沒事儿多出去转转,给我们文物保护部门多提供线索啊。”孔星道。

“嘿嘿,还有奖励吗。”王宝玉嘿嘿笑道,明白孔星为什么这么说,他并不知道王宝玉发现古墓的真实原因,范金强为了办案需要,并沒有对文物部门说出实情。

“当然有,这两年咱们国家经济发展迅速,有钱了,加大了对文物保护的资金支持。”孔星道。

“我曾经发现了女真底下行宫,咱们文物部门是不是也应该给予奖励啊。”王宝玉问道。

“这个嘛,事情久远……”孔星有点犯难。

“嘿嘿,那就是沒申请,试试说不定也会有奖励的。”王宝玉夹了口菜说道,精打细算不如开源创收。

“有机会我会尝试向上级提出申请的。”孔星有点勉强。

“嘿嘿,那个就算了,孔局长,沒事儿我就回去了。”王宝玉不客气的将桌子上的钱放到自己包里,也不想跟孔星多啰嗦,起身就走。

“宝玉,还有一件事儿想麻烦你。”孔星道。

“有事儿你说。”

“你看我这办公室的风水,有沒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孔星环顾四周,小心的问道。

小事一桩,王宝玉背着手在孔星的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目光停在了屋内的文物陈列架上,虽然上面都不是有太大价值的文物,但造型独特,也是孔星特意甄选的。

王宝玉指点着说道:“孔局长,这个文物陈列架不应该放在北侧。”

“有什么讲究吗。”孔星好奇的问道。

“文物年代久远,属阴,而北侧正是阴寒之地,怕是对您的肾脏有影响。”王宝玉道。

“肾脏。”孔星脸一寒,这可是很重要的器官,挠了挠头,很疑『惑』的问道:“我也沒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有什么具体表现吗。”

“是不是最近觉得体虚乏力,那方面的事儿提不起精神啊。”王宝玉笑问道。

孔星是个文化人,略显尴尬的讪笑道:“人到中年,下面自然就差了,媳『妇』的胃口却是越來越大。”

“嘿嘿,男人四十一枝花,孔局长,把这个陈列架挪到东边,情况就能好多了。”王宝玉道。

“好,一会儿我就让人挪了。”孔星点头道,又问:“还有什么需要补足的地方。”

“从屋里的情况看,办公桌应该挪到西面。”王宝玉道。

“西面属金,不也属于阴吗。”孔星问道,基本的五行知识他也懂一些。

“不可以偏概全,你属于木型人,挪到西方,金克木才能有利于升官啊。”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就听兄弟的。”孔星拍着桌子道,随后就打电话吩咐人來挪动屋里的东西,他本人则非要拉着王宝玉出去喝酒,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