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1 准备金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751 准备金 !(金(2 18)

两个人边吃边聊,交杯换盏,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下午,王宝玉告别孔星,并沒有直接回家,而是赶往了寻芳园,打算去看望一下纪检书记尉兴邦,顺便把小月给自己的钱还了。

通过电话后,王宝玉直接驱车來到尉兴邦的别墅,恰好尉书记今天沒事儿在家,一看王宝玉來了,显得格外高兴,小月更是开心,很乖巧的去厨房准备饭菜了。

王宝玉指着自己泛红的脸蛋道:“尉书记,刚吃过饭。”

“那也不行,今天必须陪我再喝两盅。”尉兴邦笑着说道。

“尉书记,今天我來,是感谢您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的帮助。”王宝玉道,将那十万块钱的档案袋拿了出來,递过去。

“我和小月暂时还不需要钱,你还是留着应急吧。”尉兴邦推辞道。

“现在资金还能周转,如果不够再來借。”王宝玉说着把钱倒了出來。

尉兴邦一看,惊奇的问道:“小月不是只拿过去五万吗。”

“嘿嘿,我答应过小月,双倍返还,再说了,这钱是文物局奖励给我的。”王宝玉道。

“那也不行,快把这五万拿回去。”尉兴邦坚决的说道。

这时,小月端着菜进來,王宝玉连忙说道:“这五万就算是给小月准备的嫁妆。”

此话一出,父女二人均是一愣,脸上顿现黯然之情,尉兴邦低头喝了口闷酒,原本喜笑颜开的小月放下菜,一句话沒说又进了厨房,王宝玉呆愣愣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尉兴邦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小王,你不是外人,小月昨晚又犯了病,唉,这孩子也真让人『操』心啊。”

原來是小月又犯了癫痫,有了这种『毛』病,又怎么能嫁人呢,王宝玉尴尬的挤出一丝笑,说道:“尉书记,现在的医疗技术日新月异,小月的病一定会有机会治好的。”

“希望如此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老了,很怕死。”尉兴邦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我真怕自己哪天沒了,而小月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在世上,如果她再次犯了病,到时候还有谁会帮她。”

也许想到了心痛之处,尉兴邦的眼睛竟然『潮』湿了,他的担忧不无道理,癫痫病发作之时如果不能及时就医,后果非常严重,甚至会失去生命。

王宝玉立即承诺道:“尉书记放心,小月就像是我自己的亲妹妹一样,我一定会照顾好她。”

“别人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而我只希望小月一生健康平安,这才是我最大的心病,难道这个要求对于老天來说真的非常苛刻吗,我有时真的想不通,不过还好,至少小月还有你这样的朋友。”尉兴邦道。

“尉书记,所以这钱你更要收下,就当做小月将來看病的准备金,将來我赚了钱也会继续给她存,尉书记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一定要治好小月的病。”王宝玉拍着胸脯,充满豪气的说道。

尉兴邦难得点了点头,将钱收下了,欣慰的举杯道:“小王,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敬你一杯。”

王宝玉爽快的跟尉兴邦干了一杯,心中已下定决心,等到事业稳定了,遍寻天下名医,无论中医西医,国内国外,都要给小月治好病,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女孩子真正的未來。

忙了一阵子,小月才过來坐下吃饭,她调整了心情,笑着问王宝玉道:“宝玉,预测馆的生意还行吗。”

“目前看还不错,一天能赚几百。”王宝玉谦虚道,实际上自从代亮加盟中,每天至少都能赚一千,老混混也跟着发了。

“小王,这个生意不是长远之计,首先不是国家政策所允许的,再就是,虽然我不清楚你是如何预测的,但难免会有失算的时候,到时候人家闹起來就不好办。”尉兴邦冷静的提醒道。

尉兴邦的话可谓是真知灼见,王宝玉不是沒有这方面的忧虑,但是,他沒有其他的本事儿,不干算命,还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尉书记,这只是我的权宜之计,如果有其他的机会,我一定会考虑的。”王宝玉并沒有跟尉兴邦抬杠。

“如今咱们国家正在经历伟大的复兴,遍地商机,小王,未雨绸缪方是明智之举,你年轻有头脑,把目光放到那些潜在的机会上。”尉兴邦点拨道。

“嗯,感谢尉书记的提醒。”王宝玉举杯道。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尉兴邦沒喝几杯,就『露』出了些许的醉意和疲惫,他歉意的冲着王宝玉道:“小王,你跟小月先聊着,我去歇息一会儿。”

尉兴邦上楼去了,小月叹气道:“爸爸昨晚跟我折腾了半宿,宝玉,我真想死了算了。”

“小月,不能这么想,生命对于每个人而言,都是宝贵的。”王宝玉劝道。

“可是命运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呢。”小月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王宝玉摇头晃脑的说道。

小月终于被逗得呵呵笑了起來,说道:“宝玉,别念经了,有这功夫不如给我算算,我能活啥时候。”

“你一定长命百岁。”王宝玉语气坚定的说道。

“你都沒看,就知道忽悠我。”小月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不无担心的又问:“宝玉,是不是我脸上写着短命,你不敢告诉我。”

王宝玉扑哧一声笑了,说道:“我真沒骗你,小月,你的面相很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运气也会随着增加,而且你的名气以后也会很大,我现在都搞不懂,你这个小丫头哪里來的名望呢,脾气又坏,嘴巴还毒,哎。”

“瞧不起人。”小月到被说高兴了,轻轻打了王宝玉一记粉拳,又问道:“能嫁人吗。”

“标准的黑马王子。”

“去你的。”

“小月,不是好长时间不犯病了,昨晚咋又闹腾起來了呢。”王宝玉问道。

“还不是因为那个狗娘养的汪求真,他居然敢威胁老娘。”说起这事儿,小月就是一幅愤愤不平的样子。

“汪求真,他还在纠缠你啊。”王宝玉吃惊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