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3 必须得说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753 必须得说 ?@/7(3 18)

“卦由心生,那娘们骗了你,得出的结果也是错的。”代亮道。

“你怎么知道她骗我啊。”王宝玉心里一惊,忙问道。

“嘿嘿,你不是会看相嘛,这都看不出來,还真是当我徒弟都不够格。”代亮道,转身回屋又躺下了。

王宝玉想了想,觉得代亮说得有道理,自己一门心思急着赚钱,确实忽略了『妇』女躲闪的目光,这确实就是撒谎的明显标志啊。

王宝玉连忙拿起电话,找范金强询问最近是否发生过猥亵女童案,范金强抽空去打听了一下,半天才给王宝玉回了电话。

“兄弟,你打听这事儿干什么,说情肯定不行,检察院那边已经准备提起公诉了。”范金强很严肃的说道。

“我才不管呢,就是有点好奇,想听听是咋回事儿。”王宝玉道。

“这个案子已经坐实了,医院的检查记录能够证明,此人确实做了不齿的事情,至少可以判六年。”范金强道。

“他不是只有十六岁吗。”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听谁说是十六岁。”范金强反问道。

“他母亲來找我算卦,亲口说的。”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

“他已经年满十八岁,必须承担完全刑事责任。”范金强道,“以后这种卦不要算,犯罪了就应该接受惩罚。”

王宝玉听着脑门冒汗了,尴尬的答应道:“以后我会注意的。”

“兄弟,有件事儿你也必须注意,我们接到内部消息,黑手党蠢蠢欲动,搞不好也跟你有关系。”范金强提醒道。

“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还让不让人活了。”王宝玉心里大惊,苦着脸道。

“你不是也听那个『露』丝说过,文物盗卖组织资助黑手党,他们之间是有关联的。”范金强道。

“那我该咋办,出去躲一阵子。”王宝玉心惊的问道。

“躲不是办法,据我们掌握的资料,黑手党组织严明,其成员化身各种身份隐藏着,有政客,有商人,甚至还有街边小贩,成员遍及世界各地,你能躲到哪儿去。”范金强道。

王宝玉本來心情不好,听到这些更是郁闷至极,恼火的问道:“你直接说让我在家等死就行了。”

“什么话,就是让你注意安全,沒有那么严重,如果他们是受了文物盗卖组织的委托,应该不会杀你的,只想让你交代出藏宝图。”范金强安慰道。

“大哥,我要是真有藏宝图,肯定给他们。”王宝玉道。

“又沒骨气了吧,别说沒有,就是真有也不能给,那是对国家和民族的背叛,即使遇到困难,也要咬紧牙关,宁死不屈,为了我们的国家,哪怕抛头颅洒热血……”范金强一本正经的上政治课。

“别给我扣高帽子了,大哥,还是想办法保护我吧。”以为王宝玉是范金强的手下兵呢,这套可不管用,危急时刻,命还是最重要的。

“不要一个人出现在某个陌生的场所,我们会尽量腾出些人手,在你家和卦馆附近蹲守的。”范金强给了王宝玉一个定心丸。

刚斗败了毒贩子,居然又惹上了黑手党,人生还真是丰富多彩啊,王宝玉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样,说啥也不去那趟新疆,可是,人生沒有后悔『药』,晚上还要去见那个新疆的女孩子,搞不好这个女孩还会成为自己的老婆。

下班后,王宝玉开车去接夏一达,大概是因为王宝玉离职时间很长,夏一达很安心的坐上了王宝玉的车,两个人在小店里吃了饭,然后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屋子。

进屋后,夏一达沒开灯便将头埋在了王宝玉的怀里,身上淡淡的香气让人沉醉,王宝玉也将佳人紧紧拥住,恨不得时间此刻停驻不前。

好久夏一达幽怨的问道:“宝玉,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嗨,你聪明又可爱,嗨,你美丽又大方。”王宝玉扯开嗓子唱了起來。

“呸。”夏一达扑哧一乐,点着王宝玉的鼻子问道:“说,是不是又被哪个狐狸精『迷』上了。”

“小夏,别胡思『乱』想,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还不是最近刚开业,忙着赚钱,你工作也不清闲,所以沒敢打扰。”王宝玉解释道。

夏一达用纤手抚着王宝玉的胸膛,说道:“我爸也不知怎么了,最近总让我去相亲,简直烦死了。”

“这个话題说了好多次了,你爸现在看不上我,这么做也是正常。”王宝玉苦笑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爸很势利。”

“那倒沒有,孟部长在我身上也倾注了很大的心血,可惜我是属狗肉的,上不了台面,你爸心里对我多半还是恼恨的多。”王宝玉如实说道。

“可能是吧,恨铁不成钢。”夏一达也点点头。

“但是我会努力的,一定不会比任何人差。”王宝玉郑重许诺。

“宝玉,虽然我也不喜欢你开卦馆,可是,我还是想嫁给你。”夏一达充满柔情的贴上了樱唇。

王宝玉很动情的吻着夏一达,黑暗中,两个人的感情是如此的火热,好半天才分开后,如果不是王宝玉心里有鬼,良辰美景佳人,两人肯定**一把。

该坦白的总要面对,王宝玉终于鼓足勇气,决定将自己有儿子的事情告诉夏一达。

“小夏,我很想跟你结婚,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件你难以接受的事情。”王宝玉坦言道,看着夏一达脸『色』陡变,连忙补充了一句:“我也很难接受。”

“你是不是又出轨了。”夏一达恼羞的推开王宝玉。

王宝玉嬉皮笑脸的又想抱夏一达,她却再次推开,阴着脸问道:“说啊,是不是又出轨了。”

“比那可能还严重一点点。”王宝玉捏了下食指和拇指,弯腰缩脖的讨好笑道。

“你犯罪了。”夏一达精神紧张的问道。

“你想哪儿去了。”王宝玉皱眉道,自己好歹也是见义勇为标兵,怎么可能会犯罪呢。

“那到底是什么事儿,别卖关子了。”夏一达催促道。

唉,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将跟唐蔷薇的事情和盘托出,还强调自己可能有一个儿子,想到儿子,王宝玉竟然有些动容,不知好歹的嘿嘿笑了下,说道,六斤八两。

而夏一达惊得目瞪口呆,神情恍惚,半晌说不出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