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4 后妈不好做

混世小术士 1754 后妈不好做 无忧中文网

终于,夏一达嗷的一声跳了起來,对着王宝玉疯狂的一顿粉拳,打得王宝玉只有抱头的份,足足打了十分钟,夏一达才气喘嘘嘘的停下來,说道:“王宝玉,你真是个混蛋,我哪里差了,怎么就跟你扯在了一起。”

“小夏,当时我也是被迫的,我也很难接受这件事情。”王宝玉使劲抱住不断挣扎的夏一达。

夏一达又呆愣了一会儿,随即竟咧开嘴哭了起來,后來哭声还越來越大,脸上的泪也懒得擦,抽泣道:“我,我一结婚,就,就成了后妈。”

“嘿嘿,缘分,小夏,现在后悔还來得及。”王宝玉笑道,从夏一达的表现中,说明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多亏你还能笑出來,臭小子,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夏一达瞪着眼睛说道。

“您说咋办就咋办。”王宝玉道。

“不行,我一定要狠狠的惩罚你。”夏一达道。

“我愿意接受惩罚。”王宝玉道。

“滴蜡,或者爆-菊。”夏一达咬牙道。

“对不起,我走了,拜拜。”王宝玉慌乱起身,这么变态的游戏,太让人无语了。

“不许走,否则,我就四处说你有了孩子,看谁还敢跟你。”夏一达道。

“小夏,咱们可是老熟人,可不兴这么干的。”王宝玉惊恐道。

“那就老老实实的让本姑娘发泄一下心里的怒气。”夏一达破涕为笑,冲着王宝玉勾了勾小手指头。

“好吧。”王宝玉无奈的答应了,作为一个男人,犯了错误就应该负责。

“你选择吧,滴蜡还是爆-菊。”夏一达道。

“滴蜡,不行,万一烫伤或者发生火灾事故就不好了。”王宝玉思索了半天,首先排除了第一个,不放心的又问道:“你打算用什么爆啊。”

“拳头。”夏一达恶狠狠的把拳头伸到王宝玉鼻子跟前。

这小手长得真是又白又嫩又长,但是做为变态工具还是太过残忍,王宝玉立刻做出最后抉择:“还是滴蜡吧。”

夏一达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起身打开了灯,吩咐道:“快脱光了衣服,憋了好些日子,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了。”

王宝玉很乖的脱光了衣服,惊恐之中又带着期待,不知道滴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痛并快乐着。

夏一达又换上了女王装,一身皮衣将完美的体型衬托的格外诱人,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难以把持,更何况,下面的拉链还绷开了一段,几根顽皮的小草探出头來。

夏一达手持一根粗大的蜡烛点着,鄙夷的瞥了一眼王宝玉下面微微抬头的坏东西,轻轻俯下身來,坏笑着问道:“小乖乖,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來吧。”王宝玉瞪眼了眼睛,牙关紧咬,拿出了一幅视死如归的架势,这份痛苦肯定比革命英烈当年坐老虎凳,灌辣椒水要轻松。

“宝玉,你看我这里是不是大了。”夏一达顽皮的向下拉拉一幅,露出了一道诱人的深沟。

“是不是大了,那要摸摸才能知道。”王宝玉色眼迷离的说道。

突然,一滴热热的东西滴在肚皮上,疼得王宝玉一个激灵,差点就蹦起來,原來夏一达刚才的举动,竟然是分散他的注意力。

“爽不爽。”夏一达哈哈大笑。

“我靠,火辣辣的,小夏,你这是家里用的普通蜡烛啊,这温度很高,会烫死人的。”王宝玉表示抗议。

当然抗议无效,夏一达又拉下了拉锁,露出了上半身的两座山峰,舔了下嘴唇又问道:“我身材是不是更火辣。”

还用说吗,简直太火了,王宝玉的注意力又被吸引了过去,可是,随即就嗷嗷乱叫起來,夏一达纤手晃动,如同蜻蜓点水,数滴热蜡无情的滴满了胸脯。

王宝玉胸前的两个小黑点也遭到了袭击,而且还是重灾区,一小片红色蜡油将黑点完全盖住,变成了红咪咪,要不是自己愧对夏一达,王宝玉这功夫肯定是要骂娘的。

看着王宝玉一幅痛苦不堪的样子,夏一达感觉很满意,随后又在腿上屁股上随便滴了两下,终于放下了蜡烛,伸手抚掉了王宝玉胸口干涸的蜡滴,却又踩上一只脚,问道:“以后还敢不敢背叛我。”

“主人,真的不敢了,这次也不是故意的嘛。”王宝玉只觉得高跟鞋的鞋尖就要钻进了肉里,呼吸费力,连忙哀求道。

“这还不错。”夏一达收回了鞋跟,却脱下了皮衣,拿过一条鞭子,将王宝玉一路抽打到了**。

一个小时过后,王宝玉气喘嘘嘘,脚软筋酥,而夏一达动也不动,气若游丝,香汗流淌。

王宝玉伸手搂过夏一达,呵呵笑着问道:“小夏,这回不生气了吧。”

“你有了儿子也好,反正我也不想生孩子。”夏一达望着天棚道。

“我可以这么理解,你还是要嫁给我,对吗。”王宝玉满怀喜悦的问道,觉得今晚的付出还是蛮值得。

夏一达的眼角流出了泪水,翻过身去,将光洁的后背留给了王宝玉,王宝玉顺势用手爱抚上去,将嘴唇凑近了夏一达的耳边又问:“小夏,虽然我有了儿子,但是可能今生都见不到。”

“可是你能放下孩子吗。”夏一达问道。

“惦记也沒用,唐蔷薇教育下的孩子,肯定会恨我,不见最好。”王宝玉咬牙道。

“哎,以前沒有感觉,现在才知道后妈不好做,从一开始就会排斥别的女人的孩子。”夏一达黯然说道。

“放心,你们不会见面的。”王宝玉连忙保证,夏一达折磨人的功夫超一流,要是孩子落她手里,后果还真不好说。

“哎呀烦死了,认识你我真倒霉。”夏一达也是很烦躁,翻过身钻进王宝玉的怀里。

王宝玉动情的抚摸着她的后背,据说此举有消除不良情绪之奇效,说道:“我真沒想到,我混到现在这种地步,还有个不明不白的孩子,你仍然愿意嫁给我。”

“宝玉,那你更要好好努力,嫁个有孩子的男人沒什么,但如果嫁个除了孩子却什么都沒有的男人,我这一生就悲哀了,你总得向我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夏一达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