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59 地水师

1759 地水师

“早就不该信你,哪有什么七彩宝石,分明是我爷爷胡说的。”代萌道。

“嘿嘿,这回你亲口承认你爷爷是个骗子了吧。”王宝玉嘿嘿坏笑。

“那你就是大骗子,大流氓。”代萌怒气冲冲,看着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贱模样更是來气,一路又骂又打,沒有消停一会儿。

王宝玉不想说破自己的企图,只是一路跟代萌斗嘴,回到了市里,本想请这个大功臣吃顿饭,代萌在山上喝了不少凉风,加上生气,胃口有些疼,沒有一点食欲。

“到山上那个茅坑里生火做饭去吧,吃完就可以在里面拉,然后再吃再拉。”代萌捂着肚子,白了王宝玉一眼愤愤的离开。

那可不是普通的茅坑,而是猎坑,王宝玉知道这不会影响跟代萌的交情,反正实现了目的,便哼着小曲回卦馆了。

按理说,王宝玉这种拙劣的把戏,连三岁孩子都骗不了,可是,文物贩子们竟然真的上当了。

那名跟踪王宝玉的文物贩子成员,回去兴奋的汇报了情况,起初古德拜还不信,认为这是王宝玉的圈套。

“王宝玉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滑头,这里面是不是有蹊跷。”古德拜面露疑惑之色,摸着光头道。

“但是据我这一段时间的观察,王宝玉跟那个代萌有感情。”另外一个人凑过來分析道。

“接着说。”

“王宝玉要强要面子,他之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有此举动,据我分析,应该是不想代萌嫁给他人,所以忙着去挖宝贝换钱來赢回佳人的芳心。”那人得意的说道。

“是啊,否则如此机密的事情怎么能带着代萌一个女孩子去呢,哈哈,快拿地图來。”古德拜兴奋的吩咐道。

很快,一幅平川市地图便摆在几个人面前,多少也懂些风水的古德拜,觉得王宝玉挖坑的地方确实有些说道,而且明明是个小山丘,可却起了凤凰山这么个响亮的名字,大概还是老祖宗的良苦用心。

说不准又是一座古墓,这几天他们也开会研究过,一致认为王宝玉也是个贪财之人,至于为什么泄露辽金古墓,大概是因为困在下面企图逃生,才不得不说的。

“头,中国到底有多少古墓啊。”汤姆问道。

“你懂个屁,封建社会一直兴陪葬,凡是有点身份的人,死后的坟里都有好东西,从古至今死了多少当官的,连我们都数不过來。”古德拜觉得汤姆的问法很可笑,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可是北方的气候寒冷,冬天的时候土都冻上了,该怎么挖啊。”汤姆又问。

“先监视那里,咱们也要研究个好对策。”古德拜吩咐道。

王宝玉将自己的计策告诉了范金强,范金强听到后大笑,对此根本不屑一顾,反说他太轻估了文物贩子的智商,要知道,文物贩子和毒贩子还是有很大区别,毒贩子是啥人都有,只要不怕死就行,而文物贩子无一不是具有很高的文化和智商的聪明人。

“大哥,按你这么说,我就是白忙乎了。”王宝玉不悦道。

“也不能这么说,不过,见到你现在能用脑袋思考问題,我很欣慰啊。”范金强呵呵直笑。

“去,说不定就会有人上钩呢,万一逮着个重要成员,你岂不是又立了大功。”

“好吧,我们适当抽出警力去那边蹲守,但是,最多一个星期。”范金强勉强道。

听范金强这么说,王宝玉也觉得自己的设下的诱敌之计过于幼稚,所以干脆就不想了,安心做起生意來。

随着大道预测馆的名气越來越大,找來算卦的人也渐渐多起來,小來小去的事儿就交给了代亮,凡是涉及企业家们的事情,王宝玉不敢掉以轻心,往往都是亲力亲为。

这天,來了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人,举止得体,仪态不凡,王宝玉一见此人,连忙让代亮靠边,谁啊,由千科的媳妇姚黎霞。

“嫂子,您咋來了。”王宝玉脸露喜色,还亲自给她倒了一杯水。

“呵呵,还能干什么,宝玉兄弟,我來找你算卦啊。”姚黎霞打量了下室内,不由的点头夸赞:“沒想到兄弟还是个细心人,屋里收拾的很有品味,怎么看都很舒服,比你大哥那里都强。”

“无非就是个门面,可不敢和大哥相提并论,嫂子过奖了。”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那就给嫂子好好算算。”

“我都是忽悠,咱们是自己家人,不能当真。”王宝玉客气道,他满心不愿意给姚黎霞算,毕竟他知道关于由千科太多底细。

“宝玉,你就别推辞了,嫂子也不会白白浪费你的时间的。”姚黎霞言外之意,不差钱。

“实在是不敢在嫂子面前卖弄。”王宝玉道。

“我也是客人,不能因为咱们是熟人,就不接我的生意吧,宝玉,在我印象里,你可是个爽快人,难道嫂子脸上有凶兆,不好直说吗。”姚黎霞略带不悦道。

“哪有,哪有,嫂子千万别生气,不知道你想求测什么。”王宝玉不想得罪她,上次毛梦琪吹了阵枕头风,由千科差点沒把自己给砸死,要是结发恩妻在王宝玉这里受了委屈,一旦添油加醋的学给丈夫听,自己跟由千科的关系怕是就要完了。

“先算一下我的事业,最近能不能有起色。”姚黎霞道。

这个自然沒问題,王宝玉怕的是她求测婚姻运,点上一只烟后,他好奇的问道:“嫂子,你现在做什么呢。”

“我啊,现在是千科集团的楼盘销售人员。”姚黎霞沒隐瞒道。

“这就是由大哥的不对,怎么能让嫂子做这种基层工作呢,怎么也该在财务科当总监。”王宝玉埋怨道。

“跟他无关,他倒希望我整天在家呆着,不过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我总得找点事儿做,而且还想从基层做起,用实际行动证明我的工作能力。”姚黎霞自信道。

“嫂子真贤惠,这样也堵住了公司人的悠悠之口,那就算一卦吧,我看看嫂子能发展到什么程度。”王宝玉道。

姚黎霞净了手,过來哗啦啦的摇了一卦,王宝玉端详了一下卦象,是《地水师》,又仔细看了下六爻的排列组合和生克关系,不禁暗自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