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0 鼻头软

1760 鼻头软

“宝玉兄弟,看出什么來了吗。”姚黎霞问道,

“嫂子,《地水师》这一卦,有统领全军之一,我觉得你应该能当上大官,手下管理很多人。”王宝玉道,

“我能有钱吗。”姚黎霞又问,

“嘿嘿,由大哥的钱不也是你的嘛,两口子不分家,这个不用问。”王宝玉肯定的说道,

“我是想问,我自己能不能创造财富。”姚黎霞认真的追问道,

“有权当然就会有钱,卦上财源丰富,与世爻相合,嫂子一定能自己赚到大钱,以后还要多多仰仗嫂子帮忙啊。”王宝玉十分确信的说道,

“呵呵,别说兄弟还真行,实不相瞒,我现在的楼盘的销售额就是全集团第一。”姚黎霞道,

“哎呀,佩服。”王宝玉连忙拱手,

“我刚开始去,你大哥还不同意,生怕我丢了他的脸似的,但是销售那里都是靠业绩拿工资,我去了又不会让董事会为难。”姚黎霞又说道:“那些售楼小姐大都是年轻姑娘,见到來人就叮上去,多大年纪的也喊哥,眼神瞟來瞟去的,算什么本事。”

“她们怎么能跟嫂子比呢。”王宝玉夸了一句,

“比起年轻漂亮,我当然比不上她们,但是來买房子的都是过日子的,你得知道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房子,心理承受价位是多少,甚至家里几口人,有沒有孩子都得打听下,然后根据他们的需要介绍不同的楼房,就算不买,也要有点耐心,不能立刻撂脸,有了好的口碑,你还愁他们不给你宣传,咱们又是报纸,又是电视,又是广告牌的,不就是为了宣传嘛,一天得多少钱,其实在我看來,顾客的口碑才是最经济实用的,而节省下來的费用发员工福利,他们会更有干劲。”

王宝玉听得有些发晕,早就看出來姚黎霞不简单,竟然不知道她有如此不简单,这才多长时间,一个多年的家庭妇女,竟然在生僻的领域里摸出了这么多门道,如此下去,将來出人头地是早晚的事儿,于是恭维道:“从这卦上看,嫂子识大体,知大局,大事儿都能做好,小事儿自然不用说。”

姚黎霞笑了起來,忽然问道:“宝玉兄弟,你看我的婚姻运如何。”

王宝玉嘴角一抽,心里暗叫苦,还是问到了这里,但随后就笑道:“婚姻运好不好,嫂子最清楚了,不用问卜的。”

姚黎霞冷下脸來,又问道:“给我测一下,我家老由做沒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嘿嘿,由大哥对嫂子千依百顺,那是有目共睹的,嫂子可不能冤枉他。”王宝玉老脸已经黑了,连笑容都不自然,

“是吗。”姚黎霞直视着王宝玉的眼睛,显然不信,直接问道:“养沒养二奶和小三。”

王宝玉脑门冒汗,苦笑道:“嫂子,你也知道我跟由大哥的关系,这事儿不好说吧。”

“那你就是替他遮掩。”姚黎霞道,

“嫂子,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是跟由大哥有些交情,但是他的事情我并非全知道,何况还是私底下的。”王宝玉道,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算算。”姚黎霞又问,

王宝玉思忖了一下,招手将姚黎霞叫进了里面的一个空屋,关上门,小声的问道:“嫂子,其实,判断男人出沒出轨很容易的,根本不用算。”

姚黎霞乐了,颇感兴趣的问道:“你说说看,我听说男人的鼻子头软,就是出轨的标志。”

“那自然是瞎扯,属于民间谣传。”王宝玉摆手道,面带犹豫的问:“嫂子,问你一个隐私的话題,不知道是否冒犯。”

“都是过來人,问吧。”姚黎霞道,

“如果一个男人在外出轨,回家一定交不上公粮或者少交公粮,你觉得由大哥这方面的表现如何。”王宝玉问道,

姚黎霞微微脸红,带着少许难为情,道:“我反而觉得,这一年多,他的公粮交的更勤了,嗯,那方面的能力也厉害了。”

“这不就得了,大哥也是一把岁数的人了,要是真在外面有了小二小三的,回家倒头就得睡,哪还有精神陪嫂子啊,所以,嫂子就别怀疑了,要是由大哥有别的心思,怎么会把你接过來呢。”王宝玉正色道,

“呵呵,我就怕他对我沒感觉,可是他说离不开我,他,他总说我那里犹如处女一般,每次都很激动。”姚黎霞吞吞吐吐,说完也彻底红了脸,

王宝玉歪着嘴汗了一个,男人的鬼话还真不能信,当面夸老婆那里宛如处子,跟小三却说是血盆大口,真真假假还真是难以分辨,

“嫂子,不瞒您说,至少我现在还沒听说由大哥外面有人。”王宝玉撒谎不脸红,

姚黎霞当然是听到了些风声,找别人打听不方便,这才想到了年轻的王宝玉,经过王宝玉这样一番解释安慰,她终于放下心來,

姚黎霞非要留下一千块钱,王宝玉坚决不收,推让了半天,王宝玉拿了一张,算是卦钱,热情的将她送出门去,

刚一进屋,代亮就嘿嘿笑道:“他男人不是个老实人,至少三妻四妾吧。”

王宝玉皱眉不悦道:“代大师,沒事儿歇一会,别什么都跟着瞎掺和。”

“还背后说我瞎忽悠,你不是也不说实话嘛。”代亮哼道,

“我真是做善事,总不能鼓捣人家离婚吧。”王宝玉辩解道,

“早晚得离。”代亮说了一句,背着手悠闲的进屋去了,

王宝玉马上给由千科打去了电话,通风报信说姚黎霞來算卦了,这种事儿是一定要提前说的,否则,一旦话说到两岔,那就解释不清了,

“兄弟,谢谢你替大哥遮挡,这娘们儿不知道抽什么风,四处打听关于老子的事儿,最近都不敢让毛毛出门了。”由千科也是有些后怕,

这就是脚踏两只船带來的严重后果,所谓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都是男人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只要脚踏两只船,注定迟早要翻船,

为了表示感谢,由千科派人给王宝玉送來了二十万,说是预付的企业顾问费,既然这么说,王宝玉便欣然收下,大不了以后由千科找自己帮忙,不收费就是了,

“老代,还是我赚钱多吧,你來的这段时间,赚的钱加起來还不到五万。”王宝玉用戏谑的口吻,得意洋洋的对代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