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2 恶鬼缠身

1762 恶鬼缠身

哇靠,原來这件事儿竟然是文物贩子干的,王宝玉想了想也明白了,文物贩子之所以支持自己摆卦摊,是想等着汤姆和露丝來接近自己,而自己傻不愣登引狼入室,到底损失了一幅价值连城的珍贵古画,

想到这些,王宝玉又有些郁闷,沒精打采的对范金强道:“范大哥,还有事儿吗。”

“兄弟,我估计你又要发财了。”范金强笑道,

“啥意思,公安局准备奖励我,你不提这茬我还忘了,怎么上次只有文物局奖励,你们公安局一点动静都沒有。”王宝玉追问道,

“公安局的再说,毕竟沒抓到主犯,沒有真正破案,但是,我相信文物局应该很快还会奖励你的。”范金强卖着关子道,

王宝玉挠了挠头,很是不解,不是辽金古墓和女真地下行宫已经给钱了吗,这又是哪门子的好事儿,

“大哥,有话说清楚了。”

“就在我们抓住盗墓贼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你刨土的地方,挖了个十米的深坑,结果,下面居然还真是个古墓,如果不是我们有人员蹲守,文物肯定会流失,刚才专家已经去过,说这个墓葬的规模,要比金源村的还大,而且两个墓遥遥相对,似乎还有些讲究,嘿嘿,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就把墓葬发现人写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范金强详细道,

王宝玉拿着电话很震惊的愣住了,大张着嘴巴,半晌说不出话來,这也太巧合了,老子只是随便一挖,怎么就真的挖出了个古墓,

“兄弟,你看风水的水平还真不一般,专家们都称赞不已,他们甚至考虑让你加入找墓的团队呢。”范金强自顾自的说道,

王宝玉根本笑不出來,他无比郁闷的说道:“大哥,我哪里是看风水看出來的啊,分明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回我惨了,文物贩子们更会认为我有藏宝图了。”

“别逗了,再一再二不再三,你的巧合也太多了点儿,咱们哥俩说话你尽管放心,说说,是不是真有藏宝图啊。”范金强半真半假的说道,

“真沒有,我要是知道还能故意泄露给文物贩子。”王宝玉都有些着急,

“你说得有道理,还是那句老话,凡事儿多加小心。”范金强同意王宝玉的看法,再次叮嘱道,

再次发现辽金古墓的消息,又登上了报纸,经过初步发掘,专家们竟然找到了一颗世所罕见的七色宝石,质地柔软光润,成分不明,价值之高难以估量,有专家甚至夸张的说,这枚宝石,能买下半个平川市,

“亲哥哥,那里真的有宝石啊。”代萌看到了报纸后,兴奋的打來了电话,

“高兴个屁,那肯定不是凤凰羽毛变的,归国家所有。”王宝玉郁闷道,

“亲哥哥,我错了,上次都是我不好,你还知道哪里有宝贝啊,这次我绝对不偷懒。”代萌信誓旦旦的说道,

“还是问你爷爷去吧,是他说的凤凰山有七彩宝石的。”王宝玉有气无力,

“唉,这种宝石我能拥有一天,也算是不白活,好可惜。”代萌艳羡道,

“你跟那个刘建南还沒结婚啊。”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

“就快了。”

“不是见过他父母了吗,怎么还磨叽。”王宝玉不解,

“那是在视频里,不正式,要等他的父母过來一趟才行。”代萌解释道,

“你过去看他们也行啊,老是拖着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爷爷说了,女方要想以后在婆家不受气,结婚前就要端住架子,本來就是他家求婚,为什么我们要先去啊。”代萌振振有词,

“反正我觉得有诈,你最好小心点。”王宝玉提醒道,

“嘿嘿,又不失身,还不破财,我才不怕呢,你就等我羡慕我住别墅吧,对了,我准备下面让家人住,咱们以后住二层三层。”代萌嘿嘿笑道,

“滚一边去,这种方式得來的别墅,老子才不会去住呢。”王宝玉恼羞的啪的一声放了电话,

几名盗墓贼被抓,并沒有对文物贩子造成多大的打击,相反,他们却更加关注王宝玉了,古德拜气得肺都要炸了,后悔上了王宝玉的当,

“王宝玉,很狡猾的。”汤姆道,

“这次确实失算,沒想到这小子居然不惜一座宝库來吸引我们进套,幸好沒有核心人员参与,否则损失不可估量。”古德拜道,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断定,王宝玉手里肯定有无法估量的宝贝。”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说道,

“这个王宝玉,等我拿到藏宝图,一定要让他好看。”古德拜恼火的说道,

“我那边总拖着代萌,会引起王宝玉怀疑的。”中年人道,

“再坚持一段,实在不行,你先去国外避几天,对了,你们组织中的人能不能想个办法制服王宝玉啊,不能光拿钱享受不办事。”古德拜沒好气道,

“已经有了下一步打算,我觉得事情的关键是,王宝玉的藏宝图到底是绘制出來的纸面材料,还是他头脑预测出來的。”中年人分析道,

“这次不能再失手了,否则,上头真的怪罪下來,我们都要惹上大麻烦。”古德拜道,

“嘿嘿,等着瞧好吧,一定要撬开王宝玉的嘴,即便是金子做的。”中年人自信满满道,

危机一步步逼近,可惜王宝玉虽然处处谨慎,却并不知道危机來自于何方,元旦一转眼就到了,见文物贩子许久也沒有动静,他又开始放松了警惕之心,

代亮到底是个七旬老人,这几天感冒沒來,里外全是王宝玉照看着,这天,來了一位中年汉子,皮糙肉厚,衣着朴素,一看就是生活在底层的人,

中年汉子一进屋,竟然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大呼大师救命,王宝玉连忙扶起他,不解的问道:“这位大哥,我就是一个术士,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助你。”

中年汉子眼角挤出了几滴泪水,哽咽道:“我爹得了一种怪病,整天胡言乱语砸东西,您一定要去看看,是哪个恶鬼缠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