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3 感应器

1763 感应器

nb混世小术士,1763感应器

“他这应该是精神病的范畴,去医院更合适。爱叀頙殩”王宝玉推辞道。

“去过医院,医院说他身体没毛病,精神科的医生也查不出根源,大师,你一定要去救救我爹啊!”中年汉子哀求道。

“这位大哥,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无能无力。”王宝玉道。

“您画个符镇住恶鬼,我找过别人,他们都说功力不够,说您是业界大师,一定能行的。”中年汉子给王宝玉扣了个高帽子。

这话听得王宝玉很舒坦,嘿嘿,平川市老子是第一个开卦馆的,水平嘛,不敢说第一,至少也不会是后几名,看来自己是扒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啊!

“大师,您就救救我爹吧!”中年汉子再次哀求道,还掏出了皱巴巴的五十块钱,一脸难堪的说道:“大师,都说您是善心人,这点钱您别嫌少,等我有钱了再给。”

王宝玉没收他的钱,觉得这种人赚钱不易,何况家里还有个得病的老爹。王宝玉心软了,最后犹豫道:“那我就去试试,能不能行可不敢保证。”

“您一定能行,我们全家都感谢你。”中年汉子激动的说道。

王宝玉让他留下联系方式,说明天就过去看看,中年汉子留了一个地址,感激不尽的抹着眼泪离开了。

之所以没有马上就去,王宝玉是想晚上好好查查资料,如何治疗这种所谓的“虚病”,其实这种病的根源还在于身体不足够强壮,体虚则外邪入侵,出现了幻视幻听。

在农村的治疗方法是跳大神,王宝玉不认可这个,虽然偶尔也有治好的,但是里面心理因素的成分更大一些。

再说了,自己是堂堂的宝二爷,二当家的,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觉得自己咋看也不像神汉,而且跳大神已经早就被科学所揭露,完全是骗人的巫术,如果自己如法炮制,传出去自毁招牌无疑。

晚上回到家里,王宝玉查阅了不少资料,最后,还是决定按照《请仙秘法》中的驱鬼法进行,他按照上面的要求画了几道符,又准备了驱鬼专用的雄黄水、朱砂水和生姜水,分别装进了几个小瓶里,准备明天去尝试一下这个从未真正涉足的神鬼领域。反正话都提前说了,不一定能行,而且分文未取,如果病情没有好转,也不关自己的事儿。

第二天,王宝玉换了一套整洁的衣服,开车直奔中年汉子说得地址而去,一路寻找就来到郊区,通过打听,他终于发现了中年汉子的家,居然是一个旷野里一处孤零零的砖房。

这个地方有些奇怪,离群寡居,必有隐情。王宝玉谨慎的下了车四处打量,缓缓向着砖房走去,当他看到有砖房通了电,烟囱里冒出青烟之时,终于放下心来,确定这就是一户普通的人家。

王宝玉刚进院子,心里就更踏实了,一股浓郁的小米清香传来,分明就是这家人正在做饭。

刚走几步,就看见那名中年汉子从门内出来,微笑的招呼道:“王大师,您终于来了,谢谢!”

“怎么说终于来了,以为我会不守信用啊!”王宝玉不悦道。

“您自然不会,快进屋,我爹正要犯病呢!”中年汉子道。

是不是亲爹啊,怎么还笑得这么开心?王宝玉疑惑的跟着中年汉子走进了这三间屋,两只脚刚踏进屋,中年汉子就啪的一声关严了门,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坏笑。

“王大师,您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关门干嘛,病人在哪?”

王宝玉故作镇定,但感觉事情不对头,第一反应就是上当了,没等他想出逃走的法子,只见里屋突然冒出了四个黑衣人,黑衣黑裤黑鞋黑墨镜和黑手套,手里都拿着枪,枪口都是黑洞洞的。

王宝玉本能转头就想跑,可是来不及了,中年汉子突然麻利的身手捂住了王宝玉的鼻口,顿时,一股浓烈的乙醚味道传来,王宝玉顿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冷,好像掉进冰窖里似的,王宝玉在睡梦中打了个寒颤便幽幽的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正在西屋,被一丝不挂的绑在一个手术台上,窗户都已经被木板挡的严严实实,不透一丝光亮,而自己的头顶,竟然是一个手术专用的无影灯。

四名黑衣人束手而立,表情木然的看着光腚中的王宝玉,那个中年汉子不见了踪影,而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医生打扮的老者,正在颇感兴趣的打量着他。

难道说他们要解剖自己,或者是扒了自己的皮?想法一出,王宝玉顿时不寒而栗,他挣扎着摇晃头颅,却发现身上被粘满了纽扣感应器,而这些感应器都顺着细细的管子,连接到头顶的一个正嘀嘀跳动有曲线图的电子成像设备里。

这是狗屁玩意啊,是不是传说中的放血处死?听说这样的死亡方式下,拥有强大内心的人都会因为心理压力过大,最终导致奔溃而被活活吓死。王宝玉拼命的晃动着身体,惊恐的大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别乱动,这么贵的设备,弄坏了你赔得起吗?”老者不悦的凑上前来说道,一边又替王宝玉把弄乱的几根线整理好,低头看了下,摇头叹息道:“下面这东西太小,感应器固定不住,要知道,这个地方也是动物最为重要的感应器官之一。”

“你他娘的胡咧咧个屁!快放开我,你们这是犯罪!”王宝玉接着喊道。

对于这些人而言,王宝玉说得无疑是废话,四个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似乎司空见惯。老者和颜悦色的问道:“王宝玉,只要你说出那些文物究竟埋在什么地方,交出藏宝图,我们就立刻放了你,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你们是黑手党?”

“是啊,原本我们不想掺和这件事儿,我们可都是做大事儿的,给伊朗运输浓缩铀,给阿富汗塔利班运送迫击炮,负责美国空降兵的专业训练或者开地下钱庄,只是合作伙伴开了口,不能驳了他们的面子,哈哈,他们都是要脸的人物。”老者哈哈笑道。: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