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5 脑电波成像

1765 脑电波成像

“真的没有藏宝图,什么破设备啊!”王宝玉急急的喊道。

“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当今世界最尖端的科技,我们也掌握了不少。”老者充满自信的说道,对几名黑衣人吩咐道:“把脑电波成像仪接上。”

黑衣人麻利的撤下测谎仪,将另外一个小电视一样的设备重新接上,老者凑过来引导性的问道:“藏宝的地方是不是有山啊?”

王宝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现在冷得厉害,不仅手脚麻木,大脑也麻木,根本懒得搭理他,只听耳边老者又问了一句:“到底有没有山?”

山峰?王宝玉一愣神,很快图像上就出现了两座山峰样的东西,哦,原来这个仪器原来会这个本事。图像虽然很模糊,但老者还是满脸喜色,又接着问:“是不是还有山谷啊?”

王宝玉还是不说话,控制着自己什么都不想,结果,设备图像上又出现了山谷,上面还长满了茅草。

“哈哈,你想什么根本瞒不住我们。”老者很得意。

一位黑衣人也觉得神奇,凑热闹的过来问了一句:“藏宝图什么样子?”

很快,便出现了一张地图模样的画面,细细一看,可不就是平川市的地图嘛!王宝玉实在很无奈,前几天去挖宝,把本市地图研究了个通通透透,意识是不会脱离物质而单独存在的,身边这几个蠢材到底懂不懂?

然而几个人都非常高兴,老者推开黑衣人,命令般的又说:“王宝玉,把你脑海中的景象组合一下。”

“组合个屁,我根本就不知道文物藏在哪里。”王宝玉道。

“呵呵,人类可以控制自己的肢体语言,但是却很难驾驭大脑中的东西,除非是高僧大德。”老者一点都不着急,笑眯眯的看着仪器。

诚如老者所言,画面奇迹般的开始组合,山峰和山谷有条不紊的开始变化,山峰和山谷渐渐分离,还出现了平原的画面,不过最终形成的景象,却让在座的人都哭笑不得,甚至有两名板着脸的黑衣人都笑出声来。

画面上正是一名**,山峰自然是胸脯上的山峰,山谷则是下面的幽谷,而且,画面的**,居然扭腰晃臀的冲着众人抛了个媚眼。

老者先是一愣,继而怒发冲冠,他疯狂的扯掉了王宝玉身上的感应器,抱起那个脑电波成像设备就想砸,幸好被两个黑衣人上前拦住了,这设备可是价值不菲,弄坏了他们可是要赔的。

“弄死这个臭小子!”老者疯狂的嚷嚷道。

“不能弄死他,命令上没有这一条。”一名黑衣人劝道。

“这臭小子冥顽不化,根本就是块臭狗屎!”老者恼火的指着王宝玉痛骂不已。

“我们还是有收获的,起码确定了他有藏宝图。”

“那就割掉他的小弟弟。”老者怒气未消。

“嘿嘿,那东西也留着有用。”黑衣人又说道,突然扔过一个湿湿的纱布,干嘛!王宝玉惊恐的想摆脱掉,但刺鼻的味道又让他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王宝玉依旧全身**,还在那个屋里,但屋内已经是空无一人,当然,那些高级的测谎仪和脑电波成像仪也都不见了。

王宝玉冻得得得瑟瑟下了手术台,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衣服,就在客厅的一脚,自己的衣服被整整齐齐的挂在衣架上,俨然在商场出售一般,他娘的,这帮黑手党做事儿还真是严谨啊!

走出屋子,天色已经黑了,远远的看见自己的车还停在那里,看起来黑手党不稀罕,翻一翻包,东西居然一样没丢,只是手机关了机。

王宝玉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马上打开手机报了案,没过一会儿,范金强就带着几名警员火速赶了过来。

“兄弟,看起来你没什么事儿。”范金强上下打量着王宝玉道。

“哼,那是他们不想杀我,否则早都死了好几次了。”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

范金强安排人对这个房子进行了详细的勘察取证,结果显示,除了王宝玉的指纹,并没有别人的,做事儿不留痕,手段实在高明。

见没有什么结果,为了安慰王宝玉,范金强主动请他吃饭,在小饭店里,王宝玉将下午“惨痛”的遭遇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有趣之处,范金强低着头使劲抿着嘴,肩膀耸动,看起来十分痛苦。

“大哥,你不地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想笑别憋着。”王宝玉翻了一记白眼。

“没,没笑。”范金强才说了几个字,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王宝玉一脸不高兴,更觉好玩,最后脸红脖子粗的张着嘴大声的嘎嘎笑,直到笑不出声来,才擦着眼角的眼泪断断续续的说道:“哎呀妈呀,差点没笑死我。”

“你还没替我报仇怎么能去死呢?”王宝玉很是不高兴,不无担忧的苦着脸说道:“他们用不好使的测谎仪,已经测出了我有藏宝图,接下来肯定麻烦更大。”

“兄弟,你尽管放宽心,大量的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只是想要藏宝图,所以,只要你不说出藏宝图,你的命就能保住。”范金强宽慰道。

“可是啥人也经不起他们这么折腾啊?”王宝玉道。

“经历多了也是一笔财富,以后可以当作家。”范金强道。

“为什么啊?”

“都写出来,说不定会有大量粉丝。”

“去你的吧!”

“嘿嘿,来,兄弟,干一杯,大哥我还有事想找你帮忙呢!”范金强举杯道。

王宝玉跟范金强碰了杯,提醒道:“以身犯险的事情千万别找我。”

“自从发生了古墓的事情,大哥就再也不敢让你冒险了,这一次还是你不小心,主动送上门,不能怪别人。”范金强道。

王宝玉想想也是,如果自己安心的呆在卦馆里,不去寻思尝试驱鬼,那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他暗自下定决心,既然有人告诉自己有一座金山,也坚决不动心,绝不离开家和卦馆。

“大哥,有什么事儿让我帮忙啊?”王宝玉夹了一块骨头,一边啃着一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