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6 砸馆

1766 砸馆

“小叶怀孕了,帮着算算男女吧。”范金强道。

“谁的种,你们不是两地分居,不怎么见面吗。”王宝玉反问道。

“嘿嘿,这就是忙里偷闲,小叶她说感觉是个女孩。”范金强喜滋滋的说道。

“少痴心妄想了,你长着老公公脸,一准是男孩。”王宝玉扫了一眼范金强,很确定的说道。

“嘿嘿,其实男女都一样,女孩吧,给人感觉比较幸福,而如果是男孩的话,则是惊喜,不过这回老娘该开心了,她可是最想要孙子的。”范金强很高兴的说道,又问:“你是赫赫有名的大师,再给取个名字吧。”

“这个太简单了,就叫饭桶。”王宝玉道。

“换个名字。”

“犯贱。”

“兄弟,我是认真的。”

“犯罪。”

“我的儿子怎么可能犯罪,。”

“犯法。”

“……”

酒足饭饱,王宝玉回到家里,准备上网查一下关于黑手党的资料,结果,又收到了唐蔷薇发來的一张图片,还是限制级的。

一个白胖的小男孩,正在吃-奶,一只小手还抚着唐蔷薇雪白的胸脯,小男孩侧脸看着镜头,大眼睛高鼻梁,脸蛋红扑扑的,看起來蛮俊的。

王宝玉觉得那个小男孩正在看着自己,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抱抱亲亲的冲动,怎么看都觉得孩子和自己很像。

王宝玉和唐蔷薇是帅哥美女,基因好生出的孩子自然不会差,如果是个厚眼皮塌鼻子大嘴巴的丑八怪,王宝玉反而会心生怀疑。

画面很温馨,虽然看不见唐蔷薇的脸,却能感受到那种浓浓的母性,王宝玉看着图片愣愣出神,心中泛起了从未有过的亲情,最后,他忍不住给唐蔷薇留言道:“唐蔷薇,为了孩子,你也要洗心革面,做个好女人。”

自然沒有任何的回音,王宝玉将图片小心的存好,根本沒心思再看别的内容,关了电脑上床躺下,满脑子里都是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竟然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唐蔷薇会给儿子娶什么名字呢,王小宝,不会,一定还会姓唐,如果有一天见到了唐蔷薇,自己会举报她吗,应该会,可是,她可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啊。

还有夏一达,自己难道真的会为了她放弃骨肉吗,王宝玉翻來覆去的想着,在纠结中沉沉睡去,竟然做了一晚上哄孩子的梦。

第二天,王宝玉开车去卦馆,远远的就看见卦馆门前围着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到了近前,只见一名中年妇女,正在唾沫星子乱飞的控诉着,王宝玉认出了她,正是求测儿子猥亵女童的那名妇女,看來代亮的预言成真了。

“这是什么卦馆,分明就是一群骗子,算得根本就不准。”中年妇女义愤填膺的嚷嚷着,双眼通红,换做平日,王宝玉肯定非常恼怒,可是这会儿却能理解她的心情,儿子被判刑,作为一个母亲肯定难以接受,迁怒于人其实也是种发泄的方式吧。

“这位大姐别激动,有话好好说。”甄优美劝道。

“好好说什么,就是个小骗子,骗了老娘两千块钱。”中年妇女不依不饶的说道。

“嘿嘿,大姐,又不是咱们把你绑到这里來的……”

“呸。”中年妇女恼怒的冲着甄优美喷了一脸口水,带着哭腔激动的说道:“就知道你们不认账,我要不是那么相信你们,肯定就会去找路子托关系,大好的机会就是因为你们毁掉的。”

王宝玉听得不舒坦,慈母多败儿,如果一个母亲至今还沒有意识到自身的错误,那就说明儿子入狱和这个盲目宠溺孩子的母亲,有着必然的关系,王宝玉下了车,大步流星的走过去,冷冷的问道:“你是说我是小骗子吗。”

“就是说你,老娘今天跟你拼了,兄弟们,砸了他的卦馆。”中年妇女撒泼道身后的几个汉子便吵嚷着往前拱。

明明远处就有一名便衣警察,正是范金强安排过來保护王宝玉的,可是,为了不轻易泄露身份,这家伙居然只是探头探脑的看热闹,并沒有过來阻止。

“砸他的卦馆。”几名壮汉瞪着眼睛,捋胳膊挽袖子的冲上來。

“诸位,听我一句,如果我说得不对,你们就砸了我的卦馆,从此本人绝不再算一卦。”王宝玉朗声道。

“说什么说,给我砸。”中年妇女道。

“大姐,孰是孰非,你心里比我更清楚,不要欺人太甚。”王宝玉对中年妇女沉声道。

“哼,等我先砸了你的破馆再说吧。”中年妇女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疯狗,快要失去了理智。

就在这时,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停了下來,下來一个油头粉面的中年人,只听他说道:“不妨听王大师说说,如果说得不对,你们将我的车也砸了。”

王宝玉认识他,正是想要跟代萌假结婚的刘建南,这家伙怎么來了,不过,一看到这辆豪华跑车,壮汉们还是狐疑的站在了原地,王宝玉顾不得多想,转头冷声的问中年妇女:“你说我算的不准,有什么根据吗。”

“当然,我儿子被判了六年,你却说他很快就能出來。”中年妇女道。

“哼。”王宝玉冷哼一声,转头冲着众人抱了抱拳道:“诸位,这一卦我确实算错了。”

“你们听,他承认了吧。”妇女猛拍了下手掌说道。

“你让我说完。”王宝玉接着说道:“有句话大家想必都听过,叫做心诚则灵,这女人隐瞒实情,对我撒了谎,当然卦就不会准。”

“我沒撒谎。”中年妇女脸色难看的争辩道。

“那我问你,你儿子到底多大了。”王宝玉道。

“十,十八。”中年妇女吞吞吐吐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是十六。”王宝玉逼问道。

中年妇女一时无语,王宝玉又问道:“你儿子明明做了不齿的事情,你却偏要说他沒做,袒护孩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在一名术士面前撒谎,根本就是犯了大忌,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你说了实情,当时可能还有别的办法,现在却什么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