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8 卖人情

1768 卖人情

“爷爷,您再等等,就快了。”说完,刘建南飞快的出了屋,一溜烟的开车跑了。

“代大师,告诉小萌,别信这小子的鬼话,真结了婚,离婚就难了。”王宝玉不免提醒道。

“孙姑爷,你太多虑了,小萌可是市长秘书,民政局敢不给她离婚啊。”代亮摆摆手,招呼甄优美给他泡茶,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进屋了。

对啊,这可是平川市的地界,以代萌现在的本事儿,离婚应该是小菜一碟,自己还真是瞎操心,不当官久了,都忘了官员手里的权力。

官员的权力自然不用说,连王宝玉都要忌惮几分,明明想着不出门,可是一个生意來了,还必须要亲自去一趟。

一辆挂着政府牌子的车停在了大门口,下來一个年轻女孩,个头长相都不俗,她进屋也不废话,直接说道:“王宝玉,我们领导想请你过去一趟。”

“你们领导是谁啊。”王宝玉疑惑的问。

“聂正良聂局长。”年轻女子傲气的说道。

王宝玉一怔,这个名字他当然知道,就是堂堂的工商局局长,而且也有过几面之缘,如果换做以前当教育局局长那会儿,王宝玉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平级的局长,谁见了谁不握手微笑啊,可现在不同了,自己开买卖,还是不入流的,可是在人家的职权管理范围内。

“请问聂局长找我有何贵干。”王宝玉陪着笑问道,自己的卦馆肯定是存在超范围经营的情况,难道说局长要找自己的别扭。

“我是他的秘书,不清楚。”年轻女人道。

“好吧,我马上就过去。”王宝玉爽快的答应道。

简单收拾一番,王宝玉又在包里拿了两万块钱,如果聂正良难为自己,那就给他点好处,虽然这是犯错误的行为,但是,在什么场合说什么事儿,做生意不跟官员搞好关系,无疑是堵死了发展之路。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情,王宝玉來到了市工商局,在业务窗口处看见了正在忙碌的安威,凑过去小声问道:“安大哥,聂局长找我有什么事儿。”

安威一怔,不解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我一个当兵的,也不知道局长的安排啊。”

“你说不会有什么不妥的事儿吧,我这买卖刚开张,还指着它糊口呢。”王宝玉不放心的问。

“不清楚,但是他这两天都沉着脸,好像心情不爽。”安威道。

“也不至于是因为我吧,我一个开卦馆的能犯什么大错误吧。”王宝玉心里十分忐忑。

“沒人举报自然就沒事儿,其实局里更关心的还是那些上规模的企业。”安威确信的说道,自己老婆就在王宝玉的卦馆里上班,而且收入还不错,因此他平日都很留心这方面的消息。

王宝玉还想打听点事儿,可是今天办业务的人实在是多,闲聊中的王宝玉很快便被身后不满的人给挤了出來。

“同志,我们这位股东今天有事儿來不了,这就是他本人身份证。”

“不行,必须本人亲自到场,否则手续不予办理。”

“同志,真的有特殊情况,我们急着开业,希望咱们通融一下。”

“如果來不了,那就去户口所在地开个公证证明。”

“操,证明也得本人开啊,办个执照哪里这么多破事儿。”

……

服务大厅吵吵起來,王宝玉暗叹关系的重要性,但心里还是沒底,卦馆是不大,但是当初开业的排场不小,想必很多人都有所耳闻,正所谓枪打出头鸟,有人举报是早晚的事儿,但领导总是要见的,王宝玉跟忙碌中的安威告别,鼓足勇气直接來到三楼局长办公室。

工商局局长聂正良四十多岁,方脸立眉,腰杆挺直,据说曾经是军人出身,颇有些家庭背景,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工商税务质检都是实权部门,沒有强大的后台,想当一把手绝非容易。

王宝玉进屋时,聂正良正在摆弄电脑,见到王宝玉倒是微笑着起身,客气的握手道:“王局长,欢迎。”

“聂局长太客气了,我现在可是草民一个。”可不能顺杆爬,王宝玉连忙客气道。

“呵呵,那就叫你王老师,我可是听过你两堂课,真是太精彩了,简直是回味无穷,不光是我,大家都期盼王老师下次授课呢。”聂正良道。

嘿嘿,王宝玉咧着嘴笑了笑,看着对方如此谦卑,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了地,但是让堂堂工商局局长一口一个老师叫着,还真是全身刺挠,客气的说道:“如果您不介意,就叫王老弟好了,老师可不敢当。”

“好,就叫王老弟。”聂正良笑道。

王宝玉接过聂正良递过來的烟,坐下來点着,小心的问道:“聂局长,找我來有什么吩咐。”

“也沒什么大事儿,有人举报你的大道预测馆超范围经营。”聂正良吐了一口烟,很平静的说道。

操,还是有人给举报了,王宝玉脑门顿时冒汗,忙陪笑道:“聂局长,这件事儿事出有因,还望您多多担待。”

“王老弟也要谅解,我们的工作性质在这摆着呢,群众反应了,总不能因为个人交情便不管不问。”聂正良有些为难的说道。

“聂局长说得很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今后我一定多加注意,不给领导们添麻烦。”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

“不过,这不算什么事儿,一个小小的卦馆,又是王老弟开的,我这边就当是不知道。”聂正良前后矛盾的卖给了王宝玉一个人情。

“那就太感谢聂大哥了。”王宝玉主动改了称呼套近乎道,还拉开了包,准备送礼。

“王老弟,这次请你过來,是有一件事儿想麻烦你。”沒等王宝玉把钱拿出來,聂正良就认真的说道。

“有事儿您尽管说。”王宝玉动作稍缓,忙问道。

“你是大师级的人物,能不能从我的面相上看出点什么來。”聂正良道。

“大哥一脸贵气,这个不用看。”王宝玉到现在还沒弄清聂正良到底要说什么。

“人有旦夕祸福,谁的命里也会有几个坎,老弟,帮我看看运势如何。”聂正良一脸忧愁。

王宝玉盯着聂正良的脸端详了一下,犹豫的开口道:“聂大哥,恕我直言,你的气色很不好,尤其是额角的父母宫更是黯淡,应该是家里有不顺心的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