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69 天上地下

1769 天上地下

聂正良沉吟了半晌,终于开口道:“实不相瞒,老父亲的状态非常不好。”

“什么问題,去医院检查了吗。”王宝玉装作关切的问道,心里隐约明白了聂正良找自己的原因。

“医院都跑遍了,沒有结果,现在沒办法,只能把他锁在屋子里。”聂正良道。

王宝玉一阵狐疑,什么毛病非要锁在屋子里呢,他又问道:“我能帮什么忙呢。”

“这事儿有点羞于启齿,还望老弟不要宣扬。”聂正良道。

“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王宝玉知道官员们都要面子,严守秘密是跟他们相处的前提条件之一。

“前些日子,老人去祭祖,回來后就精神不好,后來发展到黑白颠倒,再往后就脾气暴躁,砸东西,骂人,骂国家骂组织,现在更是严重,说句难听的,我觉得他已经疯了。”聂正良叹气道。

疯了,王宝玉想说应该去精神病院,可是沒敢说出來,这可是官员们不愿意接受的现实,只听聂正良又说道:“其实,我跟老父亲都是政府干部,实在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儿,但父母有病总算是要想办法,这也是做子女的本份。”

王宝玉听出了聂正良话里的意思,他大概是怀疑老爹中了邪,于是,便直接问道:“聂大哥,您是怀疑老人家得了虚病吧。”

“是,平时一切都好好的,清醒的时候去医院检查,也沒发现有任何的异常,不能不让人产生迷信的联想啊。”聂正良道。

“祭祖之前有沒有什么异常反应。”王宝玉又问道。

“绝对沒有,而且我们整个家族也沒有任何的精神疾病类的遗传病,相反长寿的倒是不少,说起來,那天祭祖的时候,老父亲本來就有点感冒,去的时候又是晚上,哎,当时都劝他,可他就是不听。”聂正良补充道。

聂正良的意思其实就是,老父亲当天身边状况不好,本就阴虚,加上又是夜间出沒坟地,八成就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此说法纯属虚构,归根结底还是聂正良的父亲年纪大了,加上祭祖多了些感慨,以致旧疾加重,最终导致了其他的病灶而已。

聂正良找王宝玉的意图此时已经非常明显,就是想让他给父亲治虚病,然而这方面王宝玉根本沒有把握,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王老弟,能不能帮着想个法子。”聂正良恳切道。

王宝玉本想一口拒绝,但是那样的后果显而易见,人家手里捏着自己被举报的把柄呢,因此只得勉强说道:“我只能尽全力一试,如果不行,还望聂大哥多体谅。”

“太好了,王老弟,只要你肯出面,老父亲的病一定能好。”聂正良高兴的说道。

“还得看天意。”此刻的王宝玉心乱如麻。

“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下午怎么样。”聂正良着急道。

“还是明天吧,我还要回去准备一下。”王宝玉谨慎道,其实驱邪的物品自己手里就有现成的,就是上次为个中年汉子的老爹预备的,沒想到竟然又派上了用场。

“明天就明天,上午我在家等你,这是我家的地址。”聂正良满脸喜色,飞快写了个地址交给王宝玉,然后又打开柜子,将两条好烟递过來。

“聂大哥,我怎么能要您的东西呢。”王宝玉推辞道。

“我知道你们这行的规矩,叫做不走空,如果老父亲的症状能有所改变,另有酬谢。”聂正良道。

聂正良一直将王宝玉送到楼梯口,才背着手哼着小曲回办公室,而王宝玉夹着两条烟,显得有些灰头土脸,楼下窗口里的安威见到他立刻招手询问情况,王宝玉沒说实情,装作很自信的说局长找自己是叙叙旧情。

“嘿嘿,改天再请老弟吃饭,优美沒少给你添麻烦。”安威客气的说道。

王宝玉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蔫头巴脑的回到卦馆,眉头紧锁,心怀忧虑,给工商局局长办事儿可是不同于普通老百姓,如果不成功反而惹出了麻烦,后果是很严重的。

驱邪这种事儿王宝玉并不在行,更何况他本身就怀疑民间的驱邪做法,用的就是某种心理暗示,根本不能去根,反复的情况很多。

聂正良本身就是国家干部,而自己的老爹却在家里胡噘乱骂,不知道的还以为疯后真言,爷俩儿对国家极度不满呢,传言出去,将來政审不合格,势必影响前途,如果不是这个压力,聂正良怎么可能想到王宝玉。

该如何处理才好,正当王宝玉愁眉不展的时候,代亮凑过來笑道:“孙姑爷,想什么呢,是不是又有了赚大钱的事儿。”

“是倒霉事儿。”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这老家伙满脑子里都是钱,俗不可耐。

“有了烦恼,就问师父嘛,嘿嘿,咱们还是一家人。”代亮道。

“你就是忽悠,信你到死都穿不上裤子。”王宝玉不屑道。

“那就沒法子了,卦馆就要关门了,唉,我去歇会儿,天寒地冻的出去摆摊,还真是难为我老人家。”代亮故作叹气的摇头,转身回屋。

这张破嘴,就不能说一句中听的,王宝玉被说得更加郁闷,忽然,他叫住了代亮,问道:“代大师,你知道怎么驱邪吗。”

“用黑狗血啊,我从小就知道。”代亮毫不犹豫的说道。

“回去睡你的觉吧。”王宝玉恼火的摆了摆手,如果自己给聂正良的老爹泼上一盆黑狗血,那他还不把自己活剥了啊。

“嘿嘿,逗你玩的,驱邪很容易,外用天上掉下來的,内服地里挖出來的,管保一次成功。”代亮嘿嘿笑道,进屋关门又躺下了。

病急乱投医,王宝玉倒是开始琢磨代亮的话,忽然就眼前一亮,天上掉下來的,不就是小陨石吗,而地里挖出來的,正是那个沉寂已久的太岁。

王宝玉突然激动起來,陨石乃天地之精华,也许富含了某种珍惜矿物质或者磁场强大,太岁水更不用说,最起码服用了沒有副作用。

就按照代亮说得去办,王宝玉果断的舍弃那些符咒,装神弄鬼对自己沒有任何好处,反而会让聂正良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