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0 猴子派来的

1770 猴子派来的

晚上回到家里,王宝玉从床脚里抠出了小陨石放进包里,又将大缸里的太岁切了一块肉,剁碎了捣成汁,放在一个小瓶子里装好,充满信心的准备迎接明天的挑战,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直接驱车來到聂正良的家,说起來也不算远,就是隔着几条街的某个高档小区,

聂正良的房子很大,复式结构,显得十分亮堂,王宝玉被客气的让进屋里,还沒抽上一支烟,就听见上层一个小屋里传來了咚咚的砸门声,伴随着刺耳的喊叫,

“日夜如此,孩子正准备中考,晚上都沒法学习。”聂正良无奈的摇了摇头,

“聂大哥在外尽职尽责,回家还得照顾老人,真可谓是忠孝两全。”王宝玉一本正经的嘘呼了一句,

聂正良脸上泛起一抹苦涩,抱拳道:“王老弟,一切就拜托你了。”

“我去试一试,对了,事情沒完成之前,你们最好不要进去。”王宝玉叮嘱道,

“当然,全部按你说的办。”聂正良点头,只要能治好老爹的病,他肯定什么都会答应,

王宝玉深呼吸几次,平静了心情,和聂正良上去打开了小屋上的锁,立刻一股刺鼻的臭味和尿骚味立刻扑面而來,王宝玉爱干净,这下子差点沒吐出來,

城市都是寸土寸金,虽然房子大,但上层的楼高就矮了许多,看上去很不舒服,再看屋内无比凌乱,好像迷宫一般布满了各种机关,一个头发如草的老头,正一丝不挂的站在地上,目光呆滞,面有土色,手里比比划划,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王宝玉进屋关上门,老头立刻用死鱼一般的眼睛,死死盯住了他,王宝玉不由打了个寒颤,此时想跑路的心都有,精神病杀人可不偿命,

王宝玉踢了踢脚下的书籍,刚往前走了几步,老头突然拿起墙角的拐杖,使劲在地上敲了两下,一手指着王宝玉,忽然尖声喝问道:“你是孙猴子派來的救兵吗。”

“我是玉皇大帝派來的,尔等还不束手就擒。”王宝玉挺直了胸脯,同样大声道,

“你有何本领,尽情施展出來。”老头道,

“你是哪里來到妖孽,快些遁走,省得落个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王宝玉道,

“哈哈,老子是牛魔王,不对,是蛟魔王,又错了,是鹏魔王。”老头哈哈大笑,继续胡言乱语,听起來倒是有些文化的老头,可惜病痛之下还是神智错乱,

门外的聂正良脑门冒汗,颇为难堪的挠着头走了,实在听不下去,这都说得是什么啊,

王宝玉虽然在跟老头对话,心里却是非常紧张,如果不能治好,也绝对不能因此丢了小命,因此,他的身子始终在门口,而且房门绝对不可以锁上,如果事态不对,当下立刻闪人,至于卦馆嘛,大不了不干,

“呔,快來跟我大战三百回合。”老头说话间举着拐杖就劈了过來,

王宝玉双膝发软,呵斥道:“雕虫小技,能奈我何,速速放下。”

老头当真被王宝玉忽悠住了,看了看手中的拐杖,觉得确实不够厉害,他扫了一眼室内,突然面露喜色,随手操起了一把拖地的拖布,上面有几块黄色的东西,应该是刚拉的屎,得意洋洋的说道:“看我最新法宝,定教你这个妖精现出原形。”

你才是妖精呢,不管死活,总要试一下,面对疯老头挥过來的拖布,王宝玉果断拿出那个小陨石,举着道:“太上老君的九转伏魔珠在此,还不受降。”

疯老头脚步一滞,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宝玉手里的小陨石看,王宝玉以为有了效果,一阵洋洋得意,嘴里念着驱魔咒,又举着陨石对着老头來回转圈,妄想用所谓的磁场干扰其脑电波,

当然,此举纯属意-**,还沒等王宝玉乐出声,大拖布就以迅雷之势迎头罩下,

哇靠,这么凶悍,王宝玉连忙跳开,疯老头哈哈大笑,随手又是一招拦腰斩,拖布再次横着袭來,王宝玉忙蹲身,拖布带着风声擦着头发而过,

很快,屋内就出现了滑稽的景象,一个赤身**的老头,正在疯狂追赶着一个小伙子,两个人在小屋内如陀螺一般的飞速旋转着,你追我赶,场面好不热闹,

被动挨打的王宝玉,见老头招招凶悍,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将包里的雄黄水、朱砂水、生姜水,纷纷向着老头抛洒过去,疯老头继续哈哈笑,根本不以为然,王宝玉又抛出了一张驱邪符,疯老头则一把抓在手里,擦了下屁股随手扔掉,

慌乱中的王宝玉想就此放弃,夺门而出,结果一个笔架嗖的一下冲着他就砸了过來,王宝玉本能的躲过袭击,然而,门却被砰然关上,接着稀里哗啦一通响,娘的,自动上锁了,真他妈妈的高级啊,

根本沒有时间研究锁怎么打开,疯老头又向王宝玉呲牙咧嘴的冲了过來,眼看着疯老头一记力劈华山直击脑门,狼狈情急之下的王宝玉,随手将小陨石扔了出去,正中老头的脑门,这突如其來的一击,立刻将老头打愣了,随即倒了下去,

见老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王宝玉立刻清醒了,心里油然升起了恐惧,要知道小陨石无坚不摧,密度极大,会不会把老头给打死了,唉,真他娘的不该信代亮的话,

俯下身一探鼻息,还好,呼吸均匀,又一探脉搏,跳动平稳,王宝玉这才擦着脑门的冷汗,稍稍放下心來,

王宝玉又查看老头的脑门,还真不知用什么特殊材料做的,这下袭击比钻头拍脸不次,居然连个痕迹也沒有,更别说是淤肿流血了,见此情形,他又连忙将小陨石收起來,可不能留下凶器,

等了老半天,疯老头依旧沒醒,王宝玉慌了神,要知道人家的亲生儿子就在外面,有个一差二错,自己绝对担不起这个责任,搞不好会被扣上搞封建迷信,图财害命的大帽子收监,要不还是赶紧打救护电话,时间紧迫啊,

就在王宝玉在臭烘烘的小屋里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很久沒听到动静的聂正良终于坐不住了,他來了小屋前,打开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