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1 寂寞沙洲冷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771 寂寞沙洲冷 ?@/寂(2 08)

“爸,你这是怎么了。”聂正良一见老爹光溜溜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顾不得搭理王宝玉,慌忙上前扶起了父亲的头。

王宝玉眼前发黑,有种大难临头之感,疯老头依然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看上去就跟死了似的。

“王老弟,这,这是什么情况。”聂正良不满的大声质问道。

王宝玉一脸冷汗,正想解释,突然,奇迹发生了。

疯老头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咳嗽了几下,口中清晰的吐出了两个字:“正良。”

“爸,我就是正良啊。”聂正良欣喜的喊道,最近一个星期,老人家根本就不认他,甚至连他也毫不留情的打,而且不知冷暖饥饱,光着身子就往外跑,逮着吃的沒命的往嘴里塞,聂正良实在沒招,不得已才把他关起來。

“我这是怎么了,好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疯老头打量四周,非常纳闷的问道,大概觉得冷,不由缩了缩身子。

“爸,你就是做个梦,现在醒了,一切都好了。”聂正良眼中涌起了泪水,慌忙把自己的衣服紧紧裹在老父亲的身上,父子之情溢于言表。

王宝玉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出了屋子,随后,聂正良亲自扶着老父亲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又让保姆收拾了屋子。

见王宝玉也是满身脏『乱』,聂正良干脆打电话派人送衣服來,将王宝玉全身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换上了时下最流行的品牌,算起來至少好几万。

中午,王宝玉就在聂正良的家里喝酒,已经彻底清醒的聂正良老爹,谈吐举止很是得体,大概是重获新生,吃饭也格外香甜,一个人就吃了两盘子菜。

“爸,你这身体刚好,肠胃还得慢慢适应。”聂正良恭顺的提醒道,接着感激的举杯:“王老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到聂某的地方,自当全力以赴。”

“聂大哥不用客气,能够帮到您,我就深感荣幸了。”王宝玉客气的跟聂局长碰杯。

“这一周比我这大半辈子活得都累,老弟。”聂正良感触颇深,一时哽咽,无法言语。

“嘿嘿,聂大哥言重了,不是外人,应该的。”王宝玉笑道。

“对,不是外人,咱们以后就是亲兄弟,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在平川市的地界上,任凭兄弟折腾。”聂正良放出了豪言。

“感激不尽。”王宝玉道。

老人家问了好几次日期,都沒有想明白,怎么自己一个小小的感冒就病了这么久,而且一点印象都沒有,只当是自己年龄大,脑子不好使,吃过饭,老人回屋休息去了,聂正良并沒有告诉他实情,好歹也是个老干部,还曾经当过副市长,这种事儿还是不知道的好,否则老脸肯定挂不住,只当是他一时犯了糊涂。

王宝玉虽然误打误撞的治好了老人家的病,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叮嘱一段时间内千万不要惹老人家生气,还拿出了那瓶用太岁捣成的汁,嘱咐每天三勺,坚持服用一个月。

后來,王宝玉听聂正良说,他老爹的疯病不但彻底好了,而且,如今的精神头比以前还好,甚至多年的顽固风湿也痊愈了,对王宝玉的感激之情自然不用说,甚至很崇拜王宝玉的本事儿。

卦馆照常营业,眼看着就要过春节了,王宝玉琢磨了一下,虽然开业时间只有几个月,但是,年底奖金还是要发的,作为领导,该舍就得舍,不能寒了员工的心。

代亮作为硬是贴上來的合伙人,分了十万,按理能分更多,但是,王宝玉觉得要留下贮备金,以备不开张的时候用,老家伙乐得自然合不拢嘴,大言不惭的直夸孙姑爷够孝顺,当即上街给王宝玉和甄优美各买了一个糖葫芦,夹心最贵的那种,三块一个,然后自己给自己放假,提前下班。

甄优美虽然每月拿着三千的工资,王宝玉还是给她发了两万的年终奖,甄优美乐颠了,总算是在男人面前彻底找回了面子,当晚就在**玩了个观音坐莲,彻底争取了主动。

而王宝玉帮甄优美的还不止这些,他向聂正良暗示自己跟安威的关系还好,安威人不错,做事儿有眼光有分寸,聂正良也表示认同,说自己其实一直在观察安威的表现,确实不错,一旦副局长的位置空出來,会适当考虑他。

甄优美算是死心塌地的跟着王宝玉混了,安威则偶尔会通风报信,遇到了工商文化公安部门的联合检查,王宝玉就暂时关门避风头,所以,卦馆始终安然无事,平稳发展。

王琳琳又來了电话,说得还是过年的问題,他们全家还是打算回神石村过年,王宝玉推托卦馆的生意忙,还是不答应一起回去。

“哥,关几天门怕什么啊,你现在都成大神了,不能天天守着门面,偶尔來个神秘失踪,身价反而更高,多神气啊。”王琳琳出谋划策。

“那不行,越这样越得谨慎,真正的大神都是有信誉的,公道自在人心。”王宝玉大言不惭。

众人也只能无可奈何,谁叫两家就这一个儿子,不惯着不行,更何况这个儿子翅膀还硬了,扑棱棱的总想飞到天上吓唬老鹰。

李可人也要跟着回去过年热闹,今年又剩下了王宝玉一个人,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殷勤的打电话要跟夏一达过年,沒想到夏一达居然又要跟孟海『潮』去南方玩,还带着自己的亲妈。

王宝玉暗自佩服孟海『潮』,两个媳『妇』照顾的都很周到嘛,真是不枉活这一生,好在代亮抛出了橄榄枝,说见王宝玉一个人过年可怜,可以去他家。

王宝玉赌气的拒绝,老子就一个人在家过年,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反倒是落个清净自在。

不知不觉就到了阴历二十九,其他的小店铺都已经关了门,王宝玉回家也是无聊,便在卦馆里一个人呆着,哪有过年算卦的,所以,呆了一天也沒见个人來,正当王宝玉寂寞沙洲冷准备回家之时,忽见一辆豪车疾驰而來,停在了卦馆的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