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2 当孙子

1772 当孙子

王宝玉认识这辆车,正是刘建南的座驾,这小子來干什么,正在他疑惑之际,只见刘建南下了车,殷勤的打开车门,下來的却不是代萌,而是一个穿着不俗、干净利落的老头。

老头个头不高,身形消瘦,棱角分明的五官,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帅小伙,不用说应该是刘建南的养父,王宝玉思忖着,见二人走进了卦馆,连忙坐直了身子,一定使出全身解数好好赚上一笔,也算是为新年讨个彩头。

“宝玉,这是我父亲,王怀庄。”刘建南介绍道。

“王老先生,幸会幸会。”王宝玉客气的握手,王怀庄上下打量着王宝玉,眉毛一挑,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疑惑,很和气的笑了笑,随即跟刘建南一道坐了下來。

王宝玉起身给倒了一杯茶放在王怀庄的跟前,刘建南则免了,这小子毛病太多,卦馆可沒有医用蒸馏水供他挥霍,老者轻轻抿了一口茶,眼神还是在王宝玉的身上扫來扫去。

王宝玉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很干净,而且今天肯定洗过脸的,也就沒多想,坐下來问道:“老先生,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听建南说,您是一个预测大师,我这才从美利坚赶來,一则看看未來的儿媳妇,再就是希望能找到我的亲儿子。”王怀庄道。

“嘿嘿,您未來的儿媳妇我认识,那是一脸的旺夫相,品行端正,选择她错不了的。”王宝玉笑道。

“我的眼光当然错不了,嘿嘿。”刘建南也跟着傻笑。

“我相信建南的眼光。”王怀庄笑着点头道,又说:“想必我的故事,您也听建南说过,还是想麻烦您帮着算算,我那个失去音信的儿子,究竟在何方。”

“怎么沒登个广告找找啊。”王宝玉问道。

“实不相瞒,以我现在的资产,如果登广告寻亲,怕是來冒充的人都应付不过來。”王怀庄道。

王宝玉想想也对,谁不想给一个资产几十亿的人当儿子啊,那要少奋斗多少年,一辈子足可以丰衣足食,逍遥快活。

“老人家,那就说说你儿子的情况吧。”王宝玉问道。

“唉,失散多年了,长相肯定是变了,但一定很俊。”王怀庄老先生喃喃道。

“请问他贵庚几何,最好有生辰八字。”王宝玉对长相不感兴趣,他想要的跟预测有关的信息。

“他是属马的,今年四十六岁吧,五月初五卯时生,腰上还有一块胎记,性格打小就稳重,从不打架骂人。”想到伤心处,王怀庄眼角流出了泪水,刘建南连忙递过纸巾。

王宝玉捋了捋袖子,拿出阮市长给的金笔,很是像模像样的排好了八字,半晌之后,王宝玉大致看明白了,开口道:“从八字上看,命里金多,长相确实不错,人品也厚道,他应该有一个儿子。”

“这么说,我有孙孙了。”王怀庄激动道。

大惊小怪,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失散这么多年,搞不好都已经有了个大家族了,王宝玉暗自嘲笑王怀庄,继续分析着此人的八字,忽然,他看出了端倪,此人金旺而命中火弱,应该在二十四岁那年死了。

王怀庄老人既然是來寻亲的,王宝玉想了想还是沒直接说破此事,换了个说法,婉转的问道:“老人家,如果找不到儿子,你有什么打算啊。”

“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找到他。”王怀庄坚定道。

“你们是怎么分离的啊。”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我是山东人,媳妇早早走了,因为那年闹饥荒,就领着儿子闯关东,结果路上就走散了,一直也沒找到,后來找了个日本遗孀的女儿,就去了日本,之后又辗转去了美国,条件稍微好些后,我便倾注大量的心血寻找儿子,可是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这个儿子是我心底长久的痛,如果找不到,我死不瞑目。”王怀庄颇为动容的说道。

“您是怎么确定他应该就在平川市的范围内啊。”王宝玉问道。

“就是在这里走散的,他那时刚五岁,应该不会离开这里的,多半被好心人收养了。”王怀庄道。

此人的命运跟自己倒是有几分相似,王宝玉不由的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啊,或许现在早已经改了名字,那就不好找了。”

“他出生的那天,她母亲就一直望着窗外的青山,就给他起了名字,叫王望山。”王怀庄道。

什么,王望山,王宝玉惊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來,这个名字太熟悉了,自己死去的父亲不是就叫王望山吗。

这也太巧了吧,肯定是巧合,可是他再次仔细看那个八字,父亲就是二十四岁时得肺痨去世的,而且隐约好像听干爹说过,父亲的生日很特别。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眼前的这个老头岂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大过年的,突然跳出个爷爷來,而自己要当孙子,刘建南理所当然的就是自己小叔,而那个呆子岂不是成了自己小婶,尽管这个爷爷是个腰缠万贯的资本家,王宝玉还是难以接受。

“小伙子,难道你认识这个人,那可就省去了很多麻烦,我会加倍付给你酬劳的。”王怀庄见王宝玉表情奇怪,很好奇的问道。

“有点印象,那个王老先生,批八字呢,需要些时间才能更准确,这样吧,你给我两天的时间,我再好好研究一下。”王宝玉稳了稳神,搪塞道。

“好吧,那就年后再说。”王怀庄虽然失望,但也只能点头同意,看了看手腕上价值不菲的劳力士,对刘建南道:“建南,我不懂行情,应该给这位大师多少钱啊。”

“宝玉,十万可以吗。”刘建南道。

“可以,沒问題的。”王宝玉连忙点头,先不管真假,收钱才是正道。

“钱不是问題。”王怀庄又充满期待的对王宝玉交代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被刘建南恭敬的搀扶着离开。

王宝玉望着整齐的十万块钱,心里却乱成了一团,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生气,一般人都应该高兴,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王宝玉当仁不让的会成为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生气的则是,这个爷爷怎么这么多年才找过來,而且还给自己找个日本娘们儿当后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