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4 又多个姥爷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774 又多个姥爷 *!? ?爷(1 18)

“多多,别闹了,咱们出去玩。”林召娣抱着多多出去了,还拿了一根胡萝卜,说是要给不远处的小雪人安上一个长鼻子。

王宝玉吸了一支烟后,见屋里没有外人,便直接开口道:“那个,刘总,我想有件事儿问问你?”

“这孩子,怎么能这样称呼你妈呢!”贾正道不悦道。

“孩子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刘玉玲连忙说道,王宝玉能够主动给她说话,已经让她很高兴了。

“老哥,别想那么多。”王一夫劝道。

“宝玉,什么事儿?只要妈能做的,一定行。”刘玉玲说着,亲昵的坐在了王宝玉的身边。

王宝玉挪了挪屁股,又问:“这里没外人,我想知道我爸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啊,这孩子怎么老说胡话?”贾正道不解的问道。

“呵呵,贾师傅是个热心肠,也是我的恩人。”刘玉玲如实说道。

王宝玉一阵沉默后说道:“我是说我亲爹王望山。”

众人都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王宝玉会问起这个人。提起多年前死去的男人,刘玉玲还是下意识的望了一眼现在的男人王一夫,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让王宝玉很不高兴,立刻拉脸道:“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王一夫摆手道:“玉玲,说就是,都是一把年纪了。”

“宝玉,我以前给你讲过多少次,你爸是个好人,是我的好兄弟,又怎么了?”贾正道插口道。

“没什么,当儿子的就不能详细了解一下自己的父亲吗?”王宝玉反问道。

“你爸他是个好男人,性格安静,喜欢读书。当时,我跟他虽然日子很苦,却是很幸福,尤其有了你之后,我们度过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光。”刘玉玲想起往事,表情很复杂,有喜悦也有伤感。

“行了,别说这些煽情的,我就是想知道我爸从哪里来的,有着怎样的身世。”王宝玉不耐烦的摆手道。

“你爸祖籍山东,说起来,我跟你爸感情好,是因为我们从小就在一起。”刘玉玲道。

“这么说,你们还是娃娃亲呢!”王宝玉脸上露出了嘲讽,从小青梅竹马,可是丈夫尸骨未寒,还不是很快就嫁做他人妇。

“你爸我被我家收养的,他那时才五岁,说是跟父亲走散了。”刘玉玲道。

王宝玉一愣,看来王怀庄所言不虚啊!难道这个老头真是自己的爷爷?刚找到了亲妈没两年,咋就又冒出个爷爷来呢!

王宝玉又疑惑的问:“那你们原来住在哪里?又是怎么到的东风村呢?”

“宝玉,你打听这些干什么?”贾正道不悦,毕竟王一夫还在跟前,这孩子的做法也太肆无忌惮了。

“没关系,宝玉有理由知道以前的事情。”王一夫摆手道,随手又递给贾正道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露出倾听的样子,他也想知道这些事儿的来龙去脉,刘玉玲对此一直都是讳莫如深,从来也不肯说起。

“唉!”刘玉玲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宝玉,你爸跟我的感情非同一般,如果不是他得了重病……”

说罢,刘玉玲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事过多年,提起来仍然痛心疾首。

“咱能不能说点我不知道的?”王宝玉心里很烦。

“宝玉,你爸长眠地下,你非得要让他魂魄不安吗?”贾正道有些恼火,大过年的就知道扫兴,这孩子真是越来越顽劣,这方面可跟他亲爹一点不像,望山兄弟说话不急不慢,谁不说他最像文化人。

“爹,这里面还有其他的故事,我真的需要知道详情。”王宝玉道。

“呵呵,其实很简单,能有什么内幕啊?”王一夫不忍心妻子为难痛苦,还是替她说了句话。

“你打心眼里认为我爹就是个小人物吧?”王宝玉鄙夷的反问。

“宝玉,你这么说实在有点牵强,我没这个意思。”王一夫微微蹙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沟通。

刘玉玲却抬起头,突然说道:“这也许就是天意,该说的总该要说。其实,我不姓刘,而是姓严,我的父亲,名叫严群星。”

王宝玉感觉很是惊讶,自己的母亲竟然改了姓,他隐隐觉得,这里一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没等王宝玉开口,沙发上的王一夫已经惊得目瞪口呆,烟头几乎要烫到了手指也浑然不觉,他愣愣的问道:“玉玲,你说得是真的吗?怎么一直也没跟我说起过?”

“你以为我真是个出身乡下的卑贱女人?宝玉他爸爸就是个普通农民?我爸说了,无论到了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说起他们,如果不是今天宝玉问起,我到死也不会说的。”刘玉玲轻蔑道。

“玉玲,你怎么也这么说。我什么时候也没嫌弃过你。”王一夫急急解释。

“琳琳这么大了,你家老爷子老太太也没正眼看过我。”刘玉玲别过脸,不满的说出多年的委屈。

“你认识严群星?”王宝玉疑惑的转头问王一夫。

王一夫掐灭了烟,凝重的说道:“严群星是平川市老一代的公安局局长,有神探的美誉,当初可是守护了一方太平,说起来跟家父还是至交。”

“现在还健在吗?”王宝玉愣神道,爷爷还没搞清楚,突然又冒出来一个姥爷,还真是让人一时间如同做梦一般,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还是六十年代,我也很小,据家父后来提到,严群星局长因为办案了得罪了凶徒,家人全部遇难,凶徒还点了一把火,现场一片狼藉,几乎尸骨无存,真没想到,严局长的女儿还活着。”王一夫感慨道。

刘玉玲再度哽咽,泪水潸然落下。

“谁干的?抓到人了吗?”王宝玉气愤的问道。

“案子至今未破,甚至都没有任何线索。”王一夫道。

揭开了尘封的伤疤,此刻,刘玉玲一脸的黯然,她回忆道:“当时我也很小,只有六七岁,父亲好像正在全力侦破一个大案,而且似乎在跟一个神秘的组织对抗,他感到了极大的危险,便将我跟刚收养的宝玉的父亲,托付给乡下的一对夫妻养育,还给我改了名字,并且嘱咐我,如果他不去接我们,我们就永远不要提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