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5 沾亲带故

1775 沾亲带故

神秘组织,杀害公安局局长一家,看起來这组织的势力不可小视,尤其在那个全民革命的重要时期,胆敢犯下如此罪行,想必绝非等闲之辈。

王宝玉正思索着,刘玉玲又接着说道:“那时候信息不发达,在乡下根本就不知道父亲遇害的消息,等我们都长成了少年,才知道了此事,但一切都晚了。”

“后來就再也沒调查吗。”王宝玉问道。

“我一个农村妇女哪知道有沒有人操心啊。”刘玉玲哀怨的瞟了一眼王一夫。

“公安部门从未放松过,但是年代久远,更何况那个时期很动荡,线索极少,目前怀疑是境外的反-华势力所为。”王一夫凝重道。

“回到平川市以后,我也找人私自调查过,也沒有任何线索,但是我依然记得父亲的话,千万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刘玉玲道。

“你们后來怎么到了东风村。”王宝又问。

“等我们长到快二十岁的时候,那对夫妻竟然也因病双双离世,后來就到了东风村,在那里安家了。”刘玉玲简单明了的说道。

沒想到父母竟然有这样坎坷曲折的经历,难怪感情一直非常稳定,原來是多年的情分,王宝玉一阵唏嘘之后,问到了自己真正关心的疑问:“我爸有沒有说起过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爷爷,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他当时年纪还小,记不得太多。”刘玉玲也是沒把握:“具体记不太清,可能是王什么庄。”

“王怀庄对吧。”王宝玉突然问道。

“好像是吧,我也不太确定,宝玉,你问这个干什么。”刘玉玲疑惑道。

贾正道也很好奇,他插口道:“这个事儿我早年也曾经问过望山兄弟,他只是说母亲早丧,和父亲闯关东走散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事情都说到这个份上,王宝玉觉得沒必要隐瞒,扫视了一眼三人,直截了当的说道:“昨天,一个自称找儿子的老人來到了我的卦馆,求测他儿子去了哪里,他口中说的儿子,就是我的父亲。”

什么,一听这句话,在座的人几乎都惊得差点跳起來,王宝玉失散多年的爷爷居然找上门來,不能不让大家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最吃惊的当属刘玉玲,这也算是她的老公公,忙吃惊的问道:“宝玉,这是真的吗,他有什么证明。”

“我爸的生日是五月初五吧。”王宝玉问道。

刘玉玲点头,王宝玉道:“他也说是在平川市走散的,而且是儿子五岁的时候,他自称叫王怀庄。”

“宝玉,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如今生活的怎样。”王一夫忍不住插嘴道。

“说起來吓你们一跳,他现居美国,是个美籍华人,据说家族资产几十亿,对了,后來还娶了日本娘们做媳妇。”王宝玉从鼻子里冷哼道。

“他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早点來寻亲啊。”刘玉玲也问道。

“我也不知道。”王宝玉摊手道,“反正我只要认了他,可能就成为亿万富翁了。”

刘玉玲虽然资产不低,但是跟王宝玉这个爷爷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但她相信王宝玉不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提醒道:“宝玉,这件事儿还是要小心。”

“是啊,宝玉,要说你妈妈的身世可能比较隐蔽,你父亲的还是可以很容易调查出來的,冒然前來认亲,未免太过凑巧。”王一夫适时提醒道,王宝玉有惹不完的麻烦,想对付他的人很多,随处随时都有可能是陷阱。

“我当然沒有轻举妄动,要不怎么会特意赶回來问你呢。”王宝玉道。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想回來过年呢。”贾正道听得迷糊,起身去厕所了。

王一夫一脸凝重之色,半天才开口道:“宝玉,这件事有些古怪,等回去好好调查一下。”

“王书记,是不是觉得我突然要成为真正有钱人不习惯啊。”王宝玉故意冷嘲热讽道。

“我是担心你掉进别人的圈套里。”王一夫不客气的说道。

“行了,少说两句吧,如果真是宝玉的爷爷,那也不能不认啊。”刘玉玲对王一夫道。

“得了吧,妈我都不认,何况突然蹦出來的一个爷爷了。”王宝玉冷冷的说了一句,蹬蹬蹬的上楼去了。

贾正道从厕所里出來,闻听恼道:“这孩子,说话可真不中听。”

“老哥,别急,孩子总会想明白的。”王一夫颇有耐心的劝道。

随便找个屋躺下,王宝玉不禁琢磨开了,事情远比想象中更复杂,如果这个老头真是自己的爷爷,拥有几十亿家产,那真是人生的好运,对了,刘建南说是家族资产,这么说自己可能还有很多亲戚,会不会有姑姑,或者堂哥堂姐,还有那个刘建南,也应该叫叔叔。

操,如果真是这么多亲戚,过年过节可是串不完的门,岂不是要烦死了,王宝玉又想到了自己的姥爷严群星,英年早逝,如果他还活着,亲妈也不会在农村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亲朋也能得些照顾,对了,现在的公安局局长不就叫严昊升吗,会不会跟自己也有亲戚。

王宝玉彻底晕了,他还是忍不住又跑下楼去,问王一夫:“王书记,严昊升跟严群星是什么关系。”

“是远房侄子啊。”王一夫毫不犹豫的说道。

啊,当今的公安局局长竟然是自己远房舅舅,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刘玉玲忍不住插嘴道:“宝玉,我的身世是个秘密,千万别说出去。”

王宝玉当然明白亲妈的意思,哼道:“咱们这个家里,秘密还真多,我原本以为就是一个人,现在可倒好,变成了一群人,亲戚越來越多。”

“玉玲,你受委屈了,我替爸妈向你道歉。”王一夫说着伸手拂去妻子脸上未干的泪痕,刘玉玲偏了偏头,叹了口气,却也沒说什么。

刚说完一群人,就进來了一群人,原來是钱美凤开车拉着王琳琳和李可人去置办年货回來了,三个人大包小裹喜气洋洋,林召娣也抱着多多跟了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