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7 不能回头

1777 不能回头

“哥,啥时候给我找个嫂子啊。”歇息的时候,王琳琳打趣道。

“嘿嘿,你哥我现在还沒想到娶谁,排队的一大推呢。”王宝玉吹嘘道。

“那个四眼秘书太傻,不行,程雪曼太贼,也不行……”王琳琳掰着手指道。

“琳琳,别光说我,你跟石临东发展的怎么样啊。”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王琳琳小脸微红,说道:“根本沒那么回事儿。”

“家里还都不知道吧,哥不告密,说说那小子对你咋样。”王宝玉笑道。

王琳琳迟疑了会,大概心里的小秘密憋得太久,如实的说道:“他倒是不错,就是太犟了,宁可捡我剩饭吃,也不肯接受我一分钱资助,又臭又硬。”

“嘿嘿,难怪我的傻妹妹整天拼命攒钱呢,原來是给自己存嫁妆。”王宝玉哈哈大笑,真是一物降一物,万万沒有想到娇宠长大的妹妹也会有对手。

“哪有。”王琳琳小脸一红,接着说道:“我从他身上倒也学了不少东西,不想浪费了而已,假如以后能帮上他,我的钱他也许会比较容易接受。”

“琳琳,你还真是不了解这种男孩,如果他铁定了心思要自力更生,谁的资助也不会要的,不过,这小子我喜欢,改天我要找他好好聊聊。”王宝玉道。

“哥,你就别跟着掺和了。”王琳琳连忙拒绝,好像怕王宝玉吓跑石临东似的。

钱多多费力的堆好了一个雪人,在眼睛和鼻子处,分别插上了卷起來的百元大钞,这孩子还真是不差钱。

“舅舅,你猜我堆得是谁啊。”钱多多问道。

“是谁。”

“是爸爸,妈妈说他不要多多了。”钱多多道。

王宝玉沉默了,他能够感受到,在多多的心里,父亲依然有着很重要的位置,忍不住抱起多多,心疼的说道:“多多,爸爸一定会回來的。”

“瞎说,妈妈说爸爸是个花心大萝卜,是个坏蛋。”钱多多道。

唉,钱美凤教育孩子的方法还真是有问題,这教的都是什么啊,有机会还真是要找杨纬聊聊,他心里难道真的沒有这个女儿吗。

晚上,一群人又在一起聚餐,王宝玉不怎么说话,多少搅了些大家的兴致,吃过晚饭后,钱美凤叫过來王宝玉道:“宝玉,跟我去养殖场看看吧。”

王宝玉正好也不想在家里呆,便爽快的答应了,开车來到养殖场,只见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一大片的牛棚,牛儿们正在微闭着眼睛倒嚼,王宝玉捂着鼻子陪钱美凤巡视了一圈后,便來了办公室。

有两个妇女正在值班,钱美凤很大方地说道:“你们都回去过年吧,今晚我在这里看着。”

领导的关怀让两个妇女顿时乐颠了,忙不迭的收拾东西离开,屋内又剩下了王宝玉和钱美凤二人。

两个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題,过了好久,钱美凤才开口道:“宝玉,别搞那些歪门邪道了,回來跟我一起养牛吧。”

“你也知道,我受不了牛屎味。”王宝玉道。

“不让你做基层工作,负责谈业务就行。”钱美凤道。

“做生意我也不在行,我这人脾气不好,说不定好好的业务都让我谈崩呢。”王宝玉自嘲道。

“那就帮我负责接待。”钱美凤想了想又说道。

“嘿嘿,吃吃喝喝的还不把胃给伤喽,算了吧,我还是开卦馆吧。”王宝玉笑道。

“开什么卦馆啊,你能算明白什么,说白了那就是忽悠,连自己命里有几个孩子都不清楚。”钱美凤不屑道。

钱美凤可谓一句话说中了要害,王宝玉给别人算命行,自己的事儿却始终搞不明白,原本以为自己命中注定有个女儿,可是,显然不准,明明就有了一个儿子漂泊在外。

“美凤,听说养殖场的效益要好了。”王宝玉岔开话題道。

“嗯,转过年就能盈利,不过,我准备养完这批牛后,改养奶牛。”钱美凤道。

“为什么这么想啊。”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现在养的是肉牛,这两年牛肉价格疯长,倒是能赚钱,但是说实话,这些牛看着长大,从那么点长这么大,就像是自己孩子一样,真不舍得他们被杀了剥皮吃肉,养奶牛就不同了,而且,奶制品的价格正在逐年攀升。”钱美凤道。

“那也得做好卫生防疫,奶制品的质量要求很严格的。”王宝玉提醒道。

“嗯,而且在咱们北方,一年得六个月的冬天,首要问題就是牛舍的保温,至于喂养和疾病预防,我前段时间也找了些专家,实在不行就再请几个技术员。”钱美凤认真说道。

王宝玉不禁竖起了大拇指,沒想到钱美凤还真是非常有远见,他又问道:“牛奶的销路有沒有啊。”

“我在网上联系了省里一家乳业集团,他们也來这里考察过,说咱们的奶牛是优质干草喂养,饮用水非常干净,牛奶的质量会很高,非常满意,所以我准备做他们的奶牛养殖基地,他们答应给予资金的支持。”钱美凤道。

“太好了,资金是小事儿,关键可以引起他们的先进管理模式。”王宝玉兴奋道,瞥见桌子上的笔记本,键盘上都磨得沒了字母,看來美凤还真是沒少用。

“等我有钱了,就把这一片全都买下來。”钱美凤充满豪情的说道。

看着满脸兴奋的钱美凤,王宝玉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惭愧,当初的傻丫头,如今已经蜕变成了女企业家,而自己似乎还在原地踏步,真是莫欺少年穷,人生的际遇不可捉摸。

细看钱美凤,眉宇间多了些英气,但是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澈,不改以往的单纯善良,王宝玉只觉一阵心动,便连忙收回了心思,当初人家死乞白赖的要给他当媳妇,自己不珍惜,现在美凤混好了,是个爷们就坚决不能回头。

两个人随便聊着,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半夜,午夜刚到,神石村那边就传來了阵阵震耳的鞭炮声,从窗口望去,烟花漫天洒下,一派新年新气象,国泰民安,人民富足。

“宝玉,我困了。”钱美凤道,打着哈欠起身去办公室里屋的一张**躺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