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78 新恋情

1778 新恋情

王宝玉毫无睡意,他的心头始终萦绕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母亲不姓刘姓严,是高干子女,一身正气的外公莫名遇害,就在昨天,突然冒出了个爷爷,将來还可能冒出來更多的亲戚,

当这些尘封的秘密即将一一揭开,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风雨欲來之感,明天将面对什么,他并不知道,但是,他清楚一点儿,这些事事非非都围绕的一个中心,那就是他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还是在屋内的沙发上睡着了,睡梦中,他忽然嗅到了一抹熟悉的香气,那样的沁人心脾,让人迷醉,

这种气息让人格外放松,好像迷失在外的孩子回到了家的怀抱,王宝玉忍不住伸手环住,紧紧依附其上,不忍松开,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却见那个熟悉的俏脸,就在眼前,双目微闭,吐气如兰,正是钱美凤,不知道什么时候,钱美凤也來到了沙发上,还紧紧的抱住了王宝玉,

“美凤,回**睡去。”王宝玉推了她一把,

钱美凤却顽强的将他抱的更紧,眼角滑下了两颗晶莹的泪珠,随即又把头深深的埋进王宝玉脖颈里,

“美凤,到底怎么了。”王宝玉心头一软,抚着她的秀发,认真的问道,

钱美凤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抽泣着,王宝玉不由的也搂紧了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又在经营事业,表面看起來是个女强人,可是心中究竟有多少委屈,沒人能知道,

怀中软玉温存,不能不让王宝玉心猿意马,就在他的手不老实的滑到钱美凤丰满的臀部之时,钱美凤却突然起身,将王宝玉骑在了下面,粉拳挥动,一下下打在他的胸脯上,

开始王宝玉还笑嘻嘻的躲闪,可是钱美凤的拳头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打越重,最后打得王宝玉差点喘不过來气,顿时恼了,死死抓住钱美凤的手道:“美凤,你怎么了,拿我出什么气啊。”

钱美凤咬着嘴唇,瞪着眼睛道:“王宝玉,我恨死你了,你这个大坏蛋,大骗子。”

“说什么呢,我又怎么招惹你了。”王宝玉依旧不解的问道,

“你,你把我给毁了。”钱美凤怒道,疯狂扯开双手,又在王宝玉的胸前一顿乱打,打着打着,整个人忽然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王宝玉的身上,

王宝玉好不容易才呼吸顺畅了,却也沒动弹,换做别的女人,他可能早就翻脸了,只是钱美凤跟那些女人不同,且不说曾经的恋情,即便是现在,她是自己的干姐姐,是爹娘宠爱的女儿,或许在内心深处,王宝玉也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王宝玉不知道,钱美凤的愤怒是有原因的,就在前些天,她去乳业集团谈业务,那个年轻有为的老总一眼就看上了质朴率真的钱美凤,感叹上苍终于让他尝到了心动的滋味,

小伙子三十出头,长相英俊,家产自然不用说,留过洋接受过前卫思想,根本不在乎钱美凤已婚已孕已产,对她展开了强烈的攻势,

甜情蜜意的短信和邮件比长白山的雪花都多,时不时特快來的香气扑鼻鲜花在冬日绽放着光彩,甚至精心准备的礼物总能让人感到惊喜,所有一切无不让钱美凤近乎枯竭的感情世界多了抹绚丽的彩虹,

钱美凤也不是完全不动心,哪个女人不渴望被爱,尤其还是份真诚的情感,有好几次,看着熟睡中的女儿,钱美凤真的动摇了,她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真的太累了,这些说不出的苦恼让她的脾气越來越坏,可却沒人理解,

然而,在钱美凤的内心深处,依旧挥不去王宝玉的影子,因此,尽管她一遍遍偷偷读那些动人的文字,但从來不回复,封好礼物盒准备下次去的时候还给人家,

半晌过后,钱美凤抬起头來,捋了捋凌乱的头发,说道:“宝玉,让我开心一下吧。”

“暴打了我一顿,还不开心啊。”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瞧你那熊样,知道多少男人惦记我吗。”钱美凤恼羞道,

“赶紧挑个最有钱的嫁了,到时候记得资助我的卦馆啊。”王宝玉无耻的笑道,

“要嫁你也得给我掏嫁妆钱。”钱美凤娇嗔的又打了王宝玉一拳,解开了衣扣,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

“美凤,我们不能这样。”王宝玉惊慌道,

“沒有什么不能的,总有一天,我要……”钱美凤犹豫了一下,后面的话沒说出口,却果断的俯下身,用丰胸堵住了王宝玉的嘴,

馨香立刻溢满了口鼻,看來钱美凤还在身上撒了香水,王宝玉脑子一懵,丹田处更有一股热流直冲而下,立刻什么都不想了,

王宝玉手口并用,钱美凤很快就陷入了迷乱之中,她忍不住大喊道:“宝玉,你好棒,再來。”

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两个人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火热,零星的鞭炮声根本遮不住钱美凤喉咙里的嘶喊声,牛棚里的牛儿也忍不住站起來侧耳倾听,终于,在天色朦朦发亮之时,两个人都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來,

好半天过后,怕早起的工人撞见,二人连忙起身穿好衣服,在照镜子的时候,王宝玉发现,自己的脖颈处,已经被钱美凤咬了数个牙印,连忙系好了衬衫的扣子,

“美凤,你现在状态不好,有暴力倾向。”

“说对了,我一心想咬死你。”刚刚的**并沒有排遣钱美凤心中的苦闷,沉着脸,披上衣服,又去视察牛舍了,王宝玉也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只当是这个傻大姐文化水平不高,办企业有些吃力,压力过大所致,

对于二人一夜未归,家人似乎并不在意,吃过早饭后,王宝玉坚持要回平川市,见挽留不住,大家也只能无奈的接受,

接了一路的拜年电话,中午时分,王宝玉终于又回到了卦馆,刚坐下喝了口水,代萌就來电话了,还是邀请他去家里吃饭,

“呆子,姑爷回门都是初二,还是明天吧。”王宝玉开玩笑道,

“切,新时代了,还挑时候啊,快过來,正好咱们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刘建南。”代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