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81 狗啃的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781 狗啃的

“你摸了我那里,我也必须摸回來。”王宝玉一脸坏笑,欲-火中烧,翻身将代萌压倒在沙发上,毫不客气的上下其手,很快就把代萌给弄得四肢无力,由反抗变成了迎合。

两个人褪尽衣服,就在沙发上酣战起來,一直战斗到天黑,王宝玉终于腰膝酸软,四肢无力的败下阵來,沒想到这个呆子的劲头还真大。

事后,两个人就这样躺着,王宝玉问道:“那个刘建南说沒说家里都有什么亲戚啊。”

“两个表兄弟,三个表侄子,三个表侄女。”代萌道。

王宝玉思忖如果这都是真的,亲戚还真不少,他又好奇的问:“他爹就对你沒有一丝的不满。”

“怎么可能,瞧不起我,本姑娘也是容貌出色,仪态端庄。”代萌道。

“这还真沒看出來。”王宝玉笑道,“他们为什么非让你去美国一趟啊。”

“说让他妈再看看,我也理解,毕竟豪门大家族,这种事儿不能不谨慎,哎,当他家的少奶奶也不容易。”代萌得了便宜卖乖。

“你们结婚了就离,这还算是谨慎。”王宝玉不屑道。

“其实,刘建南无意透露过,只有他娶了媳妇,老头子才答应给他五分之一的家族资产。”代萌终于说出了实情。

“那你岂不是被他利用了。”王宝玉惊愕道。

“嘿嘿,严格來说,是相互利用,为了我们将來的美好生活,本姑娘豁出去了。”代萌很仗义的说道。

“其余的钱计划怎么分配的。”王宝玉揽着代萌,又问道。

“老头子说,一半留给失散的亲儿子,算是补偿,而其它的嘛,就给那些外亲。”代萌道,看样子吃了一顿饭,她还了解了不少内部信息。

一半也是十几亿美元,那该怎么花完啊,买别墅,买游艇,环游世界,泡各种族美女,王宝玉想得有些动心,又继续问:“老头子怎么能确定一定找到亲儿子啊。”

“他们不是全指望你嘛,老头子和刘建南都信你,宝玉,要我说,你千万别跟他们说实话,让老头子找不到儿子,我和刘建南争取再多分一些。”代萌贪心不足道。

“儿子找不到还有孙子呢,你也太贪了吧,钱到了一定程度就是个数字而已。”王宝玉有些不高兴。

“儿子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找爹,想必孙子也是个蠢蛋,不是蠢蛋也是个小市民,你想财产到了那种人手里,还不全都挥霍了啊。”代萌忧心忡忡。

“不会是刘建南的主意吧。”王宝玉沉声问道。

“建南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他整天倒是很期待找到这个哥哥,要不是我心里有你,说不定真能和他过日子。”代萌一脸花痴相。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看你就是怕人家分家产,瞧你那财迷样,早晚掉到人家的圈套里。”王宝玉恼道。

“太小瞧本姑娘了,说实话,我觉得刘建南就是一个沒脑子的家伙,不会耍心眼儿。”代萌道。

“你也跟他差不多。”

“别说这些,休息过來了吗。”代萌道。

“干啥啊。”

“嘻嘻,再來啊。”

“刘建南找你这媳妇,整个脑瓜盖都是绿莹莹的。”

“來嘛。”

“好吧,我勉为其难。”

“喂,你脖子上这些印是谁啃得。”王宝玉刚刚有些兴致,便被代萌发现了端倪。

光顾着乐呵了,竟然忘了这茬,王宝玉连忙翻身下床,胡乱往身上套着衣服,随口说道:“过敏。”

“过敏能成狗啃的一样。”代萌恼羞的扔过來一个枕头。

“……”

过了荒唐的一天,将愤怒有加的代萌送回家,王宝玉的脑子也清醒了,哪有一夜暴富的好事儿,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必须要小心这个王怀庄。

王宝玉静下心來,仔细分析,王怀庄的出现是因为要來看代萌,而代萌打算嫁给刘建南,刘建南又是王怀庄的养子,如此巧合的关头,王怀庄突然又來找王宝玉算卦寻亲,说不定这些头绪最终都是指向自己的。

王一夫说得很对,自己树敌太多,难保沒有人设套陷害,还是小心谨慎为好,王怀庄所提供的信息并非绝密,唯一有些琢磨头的就是知道自己亲爸身上的胎记而已,如果是有心人见到或者听到过,被王怀庄记住也是成立的。

过了一个星期,也沒见王怀庄和刘建南來卦馆,已经从神石村回來的王一夫,却主动打來了电话。

“我去公安局和侨办查了这个叫王怀庄和刘建南。”王一夫怕王宝玉挂电话,开口就直奔主題。

“情况怎么样。”王宝玉忙问道。

“王怀庄真名叫什么还不清楚,通过调查,他确实是美国凯瑞达集团的法人,外国名字叫比尔,那个刘建南虽然身份是个华侨,但是他并不是凯瑞达集团里的人,身份不明,值得怀疑。”王一夫道。

“他们自称是干爹干儿子,刘建南或许是游手好闲不工作而已。”王宝玉道。

“有关部门还在追踪这两个人更多的信息,总之,我本人怀疑他们來者不善,宝玉,万不可轻信。”王一夫郑重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谢谢王书记。”王宝玉难得很客气的对王一夫道。

王宝玉被卷进了这场寻亲事件当中,自然是满腹的疑问,但是好歹比之前多吃了几年干饭,性子不再那么火爆了,一定要按兵不动,等。

嘿嘿,寻亲这事儿上,比王宝玉沉不住气的人果然又來了,两天后,王怀庄和刘建南再次登门,正好代亮也來上班了,同样是老头,差距还是十分明显的,现在的代亮虽然比较注重着装,但咋看也像个老混混,而王怀庄不同,头发一丝不乱,眼神坚定有神,带着大企业家的稳重劲儿。

“爷爷,这是我爸爸。”刘建南笑嘻嘻的解释道。

“代师傅您好。”王怀庄主动过來握手,代亮眼睛溜溜的打量着他,挺胸抬头的慢慢伸手握了一下,忽然说了一句雷人的话:“王亲家,从刘小子那里论,我还是你的长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