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82 征集线索

1782 征集 线索

王怀庄一阵尴尬 支支吾吾 只是干笑了两声

代亮摆起了谱 不满的背起手说道:“我听说你们这些大家族都是非常讲究礼仪的 ”

王怀庄迫于无奈 但还是很勉强叫了一声代大叔 王宝玉也在擦汗 亲戚多了还真是乱套 如果王怀庄真是自己的爷爷 代亮岂不成了太爷的辈分 哇靠 还真是吃亏啊

“你來找亲儿子 ”代亮问道

“是啊 离乡多年 亲情割不断啊 ”王怀庄面带伤感道

“找他干什么 兴许早就死翘翘了 ”代亮不客气的打击道

王宝玉气得真想过去揍他 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父亲呢 而王怀庄则坚定道:“不过是死是活 我都要见他一面 哪怕到坟头烧张纸 也能了却一份心愿 ”

“好了 找我徒弟算吧 他得了我一生的绝学 ”代亮大言不惭 也不想跟王怀庄多聊 背着手进屋去了

“小萌的爷爷脾气有点怪 ”刘建南笑道

“沒什么 老小孩 人老了脾气都怪 爸爸也正朝着这方面发展呢 ”王怀庄颇有风度的自嘲 刘建南和王宝玉跟着捧场笑了几下

王宝玉喊來甄优美给王怀庄倒茶 王怀庄彬彬有礼 真诚道谢 乐得甄优美抿着嘴 越有钱人越低调 还真是这样

甄优美知道刘建南的毛病 特意给他准备了一瓶纯净水 这小子翘着兰花指捏过來 掏出湿巾将瓶身 特别是瓶口部位仔细擦了好几遍 又用纸巾擦开 这才往嘴里凌空倒了一口 生怕一碰到就要死似的

“王大师 那个八字批得怎么样了 ”王怀庄轻轻抿了一口茶 开口问道

这个问題王宝玉想了好些天 还是觉得不管真假 从一个术士的职业道德而言 不能隐瞒 他犹豫的说道:“从八字上看 有些不好 ”

王怀庄立刻坐直了身子 眼中含泪 说道:“请王大师直言 我已经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 ”

这幅模样倒是让王宝玉有些不忍 先是咳嗽了一声 这才缓缓说道:“正如代大师所言 您的儿子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 ”

“什么 真的不在了 哎呀 还是晚了一步 应该早点回來寻他 ”王怀庄面露哀伤 唏嘘不已

“所以 您就不必找了 当然 如果您不信我算的 就请自便 ”王宝玉道

“唉 我信 他从小身体就不好 一发烧就咳嗽好多天 当时沒钱 现在看來应该是肺炎 年纪轻轻的就沒了 真不知道我儿子是怎么熬得 我这个当父亲的 痛心啊 ”王怀庄叹息连连 眼角垂泪

王宝玉却仔细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自己并沒有说他儿子什么时候沒的 他怎么知道很年轻

“爸爸 生死有命 您不要太过悲伤 ”刘建南安慰父亲 又问道:“对了 上次你不是我可能还有个侄子 能找到他吗 ”

靠 來不來就喊侄子 王宝玉颇为郁闷的又说道:“从八字上看 那孩子性格古怪 见了也不一定能认 ”

“嘿嘿 我爸好像沒给你我那大侄子的八字吧 ”刘建南歪着脑袋看王宝玉 好像已经知道了其中的秘密一般

王宝玉脸一沉 忽悠道:“血脉相承 这个八字上已经显示出了一切 ”

“嘿嘿 那样啊 还真不能强求 ”刘建南嘿嘿笑道 看起來他并不关心干爹找到亲孙子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代萌的蛊惑

“不行 找不到儿子 也要找到孙子 ”王怀庄用纸巾擦了擦眼泪 很坚决的说道

唉 孙子就在跟前 只是你不认识而已 王宝玉看老人家也挺可怜 安慰道:“王老先生 这种事儿不能着急 又沒有你孙子的生辰八字 找起來怕是更不易 ”

“就是翻遍整个平川 我也一定要找到他 ”王怀庄道 或许是伤心过度 手脚都有些颤抖

“茫茫人海 谈何容易 ”王宝玉叹息老人的执着

“按照这里的风俗 我儿子应该二十左右结婚 孙子现在二十五六岁 如果条件允许 我可以把所有符合这个条件的年轻男孩子做亲子鉴定 ”王怀庄道

我倒 真有钱 如果那样 费用得用千万计 浪费的还不是老王家的钱啊 王宝玉连忙表示否决 道:“千万不可 如果因为寻亲大肆铺张浪费 一定会消损他们的福德的 ”

“宝玉 要不这样 你对平川市比较熟悉 我们出钱 你帮着找找怎样 ”刘建南道

自己找自己 太奇怪了 王宝玉连忙摆手 说道:“我沒有那么大的能耐 还是你们自己來吧 ”

王怀庄终于步履沉重的离开了 刘建南殷勤的搀扶着他 竟然回头冲着王宝玉笑了笑 这表情还真是不一般的贱 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小子倒是个乐天派 真不知道这个事儿他为毛表现的如此开心 好像看热闹一般 好像还有种成就感 和傻代萌天生地设的一对

王宝玉之所以沒说出真正的实情 就是不敢确认王怀庄真是他的爷爷 而王一夫安排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一切沒有水落石出之前 还是小心谨慎为好

可是 王宝玉的拖延战术并沒有起到效果 就在一个星期之后 《平川日报》上赫然大幅登出了王怀庄的寻亲广告:华侨富翁征集线索寻找儿子王望山及其后人 有知情者奖励十万

十万块钱对于老百姓而言 可不是小数 一时间人们奔走相告 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甚至王宝玉的卦馆还來了很多算卦的 求测王望山及其后人的准确位置 如果信息有价值 会分给王宝玉一半的奖金 五万大洋

王宝玉自然对此嗤之以鼻 像是赶苍蝇的一般的往外轰 这次代亮表现不错 也帮着往外撵 估计也在盘算着不能让王怀庄找到 那可是关系到自己孙女的财产继承问題

正月十五刚过 从县城回來的范金强 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王宝玉 邀请他出去喝酒 范金强从來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王宝玉心知肚明他应该又有了新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