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86 书记的电话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786 书记的电话

一天不知道接了多少个电话,熟人劝说王宝玉不要执拗,这种机会千载难逢;企业家则邀请王宝玉共进晚餐,名义上是仰慕他的声望;甚至不少政客也打來了电话,为王宝玉的当初辞官感到惋惜,甚至鸣冤叫屈。

卦馆的生意火爆的不能再火了,人挨着人排起了长队,比商场服装换季大打折都热闹,这些人根本就不是算卦的,分明就是想看看这个走了超级狗屎运的小子,到底长啥样。

甚至还有学生打扮的女孩子來卦馆找王宝玉签名合影,吃不上饭的乞丐进屋恭喜一句就要钱,弄得王宝玉苦不堪言,代亮毕竟年纪大了,两天不到就累倒了,躺在家里哎呦呦直叫心慌,王宝玉无奈之下,干脆闭门休馆。

这么大的动静,也惊动了平川市的大领导们,领导们还为此专门开了一个办公会,这天,在家呆着的王宝玉,居然意外接到了平川市市委书记汪卓然的电话。

“小王,我是汪卓然,近來怎么样啊。”汪卓然笑道。

“汪书记,这太意外了,感谢您的关心,请问有何指示。”王宝玉诚惶诚恐的说道。

“说起來这是你的家事儿,外人不便说三道四,但我还是要说上一句,每一个家庭都是组成社会的一份子,现在中美之间的贸易额逐年攀升,世界经济的一体化的脚步不可阻挡,小王,不要破坏了当前的大好形势,伤了华侨同胞的心啊。”汪卓然冠冕堂皇的说出了一套高深的大理论。

王宝玉听出來了,汪卓然能给自己这个草民打电话,分明就是意图想要自己那个所谓的爷爷王怀庄对平川市进行投资,而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环,当然是王宝玉必须要认亲。

难道说老子不认亲就阻碍了平川市的经济发展,成为了历史的罪人,王宝玉心里这个來气,却也明白不能得罪堂堂的市委书记,只好陪着笑道:“汪书记,您尽管放心,我会处理好自己的问題,坚决支持市里的经济建设。”

“好,改天到我这里喝茶,说起來你在岗时工作成绩显著,这样辞职也很让人遗憾,如果哪天想回到我们政府部门工作,我们举双手表示欢迎。”汪卓然高兴道。

瞧瞧,这就是财富的影响力,市委书记亲自邀请王宝玉重回工作岗位,这面子大到不可思议。

同样知道消息的孟海潮,也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大概是在会上听出了汪卓然想让王宝玉重回领导岗位的意图,孟海潮道:“宝玉,机会难得,只要你重新工作岗位,我本人表示同意你给小夏的婚事。”

“孟部长这话言重了,在你眼里,我一直就是个不听话的家伙,净给你添麻烦,还是远离仕途的好。”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你支持了平川的经济发展,那就是第一功臣,沒人敢说三道四。”孟海潮耐着性子说道。

“孟部长,我想强调一句,如今是新时代,我跟小夏的事情我们自己会拿主意的,外人不便多说。”王宝玉道。

“我是她父亲,难道女儿的事情就沒有发言权了吗。”孟海潮恼道。

“多年不养也好意思说是父亲。”王宝玉阴阳怪气的说道。

“王宝玉,你别过分。”孟海潮彻底急了,语气中带着愤怒。

“两个媳妇都要哄好,您还是省省力气吧。”王宝玉满不在乎的放了电话,内心鄙视孟海潮,看老子又行了,主动要嫁女儿,早干嘛去了。

电话最多的当然还是代萌,她殷勤无比的叫着亲哥哥,极力劝说他认亲,还主动放弃了未來家庭的财务监管权。

“呆子,你都要嫁给我叔叔了,还叫我亲哥哥,这不是乱了辈分吗。”王宝玉鄙夷道。

“嘻嘻,你都搂着婶子睡了,不叫你亲哥哥,还能叫大侄子啊。”代萌满不在意的嘻嘻笑。

“操,你们脑子都坏掉了,都给老子滚蛋。”王宝玉恼羞的挂断了代萌的电话,沒过一会儿代萌就又打进來了,这回改了称呼,干脆叫亲老公。

王宝玉胡卷乱骂的人家也不恼,笑嘻嘻的自称是贤妻良母,关机也不怕,一小时n遍问候短信,字字句句充满了温情,实在让人招架不住。

还好李可人倒是沒说什么,她的脾气跟王宝玉臭味相投,她那在澳洲开了投资公司的男人,资产不比王怀庄差多少,她还不是依旧固执的宁愿过清苦日子,也绝不说一句软话。

“大姐,这人都怎么了,一个个见了钱眼就往里钻。”王宝玉叹气道,对着桌上的饭菜,却沒什么胃口。

“不都是这样,你就是一个另类,小孩,大姐佩服你的志气,凭什么多年不來找,來了扒着他的下巴相认啊,有钱算什么,死了也带不走。”李可人赞道。

“就怕事情这样下去,咱们住的地方也不得安生,搞不好市长都会找來说情的。”王宝玉不无担忧的说道。

“谁爱來就來,总不能绑着你去认亲吧。”李可人不屑道,以她的脾气,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丢。

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王宝玉扒着门镜一看,市长沒來,范金强却找上门來了。

王宝玉连忙费力的开了门,范金强进屋就笑道:“兄弟,你门口的那幅画真是绝了,哈哈。”

“大姐的杰作,别说,自从有了这幅画,黑手党就不來了,兴许都从良了。”王宝玉也跟着笑道。

李可人道:“范局长,你要是喜欢,改天我去你办公室里也画一幅吧。”

“还是免了,我怕我受了影响,放弃警察职业,又不会干别的。”范金强连忙说道。

李可人呵呵笑了,知道范金强來一定有事儿跟王宝玉秘密交谈,很识趣的会自己的屋里去,范金强满脸期待的问道:“表现不错,就该欲擒故纵,我看时机也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正式装孙子。”

王宝玉脸一沉,说道:“谁说我一定要认他。”

范金强一怔,随即就开口埋怨道:“兄弟,不是说好了嘛,让你装孙子,怎么事到临头就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