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87 隆重仪式

1787 隆重仪式

哪有逼着人去装孙子的,王宝玉想恼,沒好气的说道:“要装你去装,反正老子不去。”

“这么想就不对了,有多少人想给王怀庄当孙子还沒机会呢。”范金强干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带着点放赖的味道,

“我就不明白了,王怀庄为什么非要认我这个孙子呢。”王宝玉问道,

“老弟,通过我们的进一步调查,有了些新的突破,你想不想听听。”范金强笑问道,

“别告诉我,你们调查出那老头真是我爷爷。”王宝玉道,

“嘿嘿,要真是你爷爷就好了。”范金强嘿嘿笑道,“通过国际刑警的协助调查,我们查出王怀庄的凯瑞达集团,表面上是商贸公司,暗里却从事军火贸易,其资产已达上百亿。”

“卖军火,这在美利坚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吧。”王宝玉不解的问道,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国家领导们都跟军火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还调查出,所谓的王怀庄,也就是比尔,曾经还在好莱坞当过群众演员,演过好几部片子。”范金强继续说道,

“这都能说明什么问題啊。”

“你想想了,一个当过演员的人,演戏肯定是非常真的。”范金强道,

“你是说他们彻头彻尾的在演戏。”王宝玉惊讶道,

“可能性极大,他们找上你,一定有所图。”范金强凝重道,

老子算不上富人,找老子能图什么,王宝玉感觉非常的疑惑,但是从刘建南主动接触代萌,继而又找到自己,很像是有套路的阴谋,

“那个刘建南又是个什么鸟啊。”王宝玉又问,

“目前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他根本就不是王怀庄的养子,因为王怀庄有两个中日混血的女儿,沒必要再去收养一个儿子。”范金强道,

听范金强这么说,王宝玉已经确定,刘建南就是个谎话精,跟代萌根本就沒说实情,人家有亲生女儿,怎么可能把一半的财产留给儿子呢,

“大哥,我能做什么啊。”王宝玉问道,

“很简单,装作不知道上钩,主动接触他们,这样才能套出來他们真实的目的。”范金强道,

“又把我推到前线去了,你是不是踩着我肩膀往上爬顺溜了。”王宝玉郁闷道,

“嘿嘿,咱哥俩还分什么你我,以后用得着大哥的地方,两个肩膀头子都给你留着。”范金强笑道,

“不稀罕。”

“现在的形式明摆着,你要是不认,他们还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说不准会采取极端行动,即便他们放过你,找这个借口离开平川,你怕是也将成为了阻碍经济投资的罪人。”范金强道,

王宝玉恼火的直抓头发,汪书记的电话就点拨了这件事儿,不禁忿忿道:“他娘的,这也太过分了,难道老子非要装孙子才行。”

“嘿嘿,其实沒什么,万一王怀庄真是你爷爷,你可就赚大发了。”范金强坏笑道,

两个人一边抽烟一边密谋,商量了好半天范金强才走,临走之前一再嘱咐王宝玉好好考虑,李可人听到动静又來到王宝玉的屋里,有些不自然的笑道:“小孩,还沒睡呢。”

“睡不着,大姐有事儿。”

“也沒什么。”李可人脸颊微红,最后强作镇定的说道:“小孩,你要是馆里不忙,明天替我出去买点颜料纸笔,我这快用完了,我本來想自己去呢,可是现在是创作黄金期,外出容易打扰思路。”

王宝玉当即就明白了,李可人的经济状况出现了很大的问題,甚至除去生活费连这点钱都快拿不出來了,都怪自己粗心大意,沒有察觉这点,王宝玉一阵心疼,连忙拍着胸脯说道:“以后大姐的所有费用我都承包。”

“切,想着当我的经纪人吧,我的画日后肯定是一幅难求,千金难买,等着分钱吧。”李可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满意的走了,

王宝玉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多了些重担,上有老下有小,他们都在依赖自己,如果不尽快解决问題,就会耽误赚钱的机会,

整天呆在家里太误事了,王宝玉最后终于决定落实一个非常不喜欢的方案,那就是装作去认这个爷爷,打入敌人内部,获取更多的有用信息,

在家酝酿了两天的情绪,王宝玉终于拨通了刘建南的电话,说想见一下王怀庄,刘建南马上安排,就在平川市最豪华的昆仑大酒店,

王宝玉换上了整洁的衣服,驱车赶往昆仑大酒店,刘建南笑呵呵的将王宝玉带到了一个豪华的套间里,王怀庄一见到王宝玉,立刻泪流满面的哽咽道:“孙子,你总算是肯來见爷爷了。”

“叫你爷爷还是挺别扭的,王老先生,请问你找到我这个孙子,今后有什么打算啊。”王宝玉郁闷的问道,

“如果你肯去美国,就让你担任集团的法人,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平川市,我就投资支持你做想做的事儿。”王怀庄很大度的说道,

“你知道,我就有一个卦馆,不需要投资,但本人想逍遥自在的活着,先给点钱吧。”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想探一探王怀庄的底,

“嘿嘿,钱是小事儿,除了钱我就沒别的了,不过,我们是不是也要先建立些感情,尤其你要当众叫我爷爷,也好堵住股东们的嘴。”王怀庄擦去了眼泪,嘿嘿的笑道,

他娘的,当众叫爷爷,这孙子可就坐实了,王宝玉无奈的点头道:“好吧,你准备怎么搞这个认亲的仪式。”

“当然要邀请电视台等媒体做个证明,企业家和社会名流也要來,显得庄重嘛,届时我会向所有人宣布,你是我们王家唯一的继承人。”王怀庄兴致勃勃的说道,

“行,那你们就安排吧。”王宝玉道,

“乖孙,那时候一定要喊爷爷啊,不要让我垂暮之年有遗憾。”王怀庄满怀深情的拉过王宝玉的胳膊想拥之入怀,

这,这太他娘的奇怪了,王宝玉只喜欢和女人近距离接触,连忙干笑着躲开,表示同意,

王怀庄兴奋的叫來刘建南,让他去着手安排,很快,刘建南就过來回复,认亲仪式就定在三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