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89 哪里是故土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789 哪里是故土 *!? ?哪(4 20)

王怀庄满意的点着头,话锋一转又说道:“我的养子刘建南跟随我多年,有着深厚的感情,不能因为找到了孙子,就不顾念这份同样珍贵的亲情。因此,我决定,集团出资二十亿美元,在平川市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由刘建南来管理,同时,也邀请在座的各位,参与到投资公司当中,有钱大家赚,共同支持平川市的经济建设,希望平川市的明天会更好!”

这种具有煽动性的语言,立刻引起了企业家们疯狂的鼓掌,心里都有了参与投资公司的打算,要知道,靠着这种财力雄厚的大公司,想不赚钱都难,谁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呢?

刘建南洋洋得意的上台来,说了大致的融资计划,投资公司分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吸纳五十亿人民币。

下面立刻传来了一阵惊呼声,谁不知道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这是明摆着的,只要拿钱参股投资公司,就等于赚了钱,真是天大的好事儿。大家蠢蠢欲动,恨不得现在就掏钱。

听到这些,王宝玉反而清醒了,他娘的,原来认亲仪式是假,想要吸纳投资才是真的,自己刚才的那声爷爷,还真是叫的屈了。

仪式过后便是丰盛的宴会,又是一顿吃吃喝喝,互相恭维才逐渐散场,王宝玉也很郁闷的回家了,刘建南做为养子一下子就掌控了几十亿的资产,自己得到的无非是块手表,再贵也是看点啊。也许老头现在觉得王宝玉年轻,有心历练几年,熬吧。

而就在第二天,平川市的各大媒体都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个消息,电视台甚至全程播放了认亲仪式的全部过程,尤其王宝玉那声皮笑肉不笑的爷爷,被煽情的播了无数遍,名声算是出大了,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平川市无人不晓的年轻富豪。

当然,这个富豪是加引号,王宝玉很恼羞的打电话找到了范金强,一通的埋怨,范金强只是呵呵笑,等到王宝玉说累了的时候,范金强在电话那头放出了一段录音。

“老大,这么弄能行吗?”是王怀庄带着忧虑的声音。

“暂时先听刘公子的安排吧!他想胡闹,我也没办法。”一个深沉的男声。

“可是折腾的也太大了点,我见过那么多阵势,这次的简直让人心惊肉跳。一着不慎,万劫不复啊!”王怀庄说道。

“刘公子游戏人生,自命不凡,咱们能奈他何?继续演戏就行,演砸了也可以把责任推掉。”男声阴险的说道。

“哎,愚不可及还自以为是!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王怀庄问。

“完成任务就可以回来,但你要抓紧进度。”男人道。

“我眼皮跳,总觉得要有事儿发生。”王怀庄道。

“嘿嘿,那就找你假孙子王宝玉去算算。”男人挂了电话。

王宝玉愣了,一时间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不过,他却真正确定了一点,那就是王怀庄绝不是自己的爷爷。

放完了录音,范金强笑道:“兄弟,听到了吧,你不是一个人在作战,这两天因为你去了,他们放松了警惕,我们趁机监听了王怀庄的电话,可以确定,他们就是在搞阴谋诡计。”

“成立投资公司是怎么回事儿?”王宝玉消了气,问道。

“多半是个骗局,我们已经通知银行,密切监视这个所谓投资公司的动向,防范他们借机敛财,将平川企业家的钱转移到境外。”范金强道。

“大哥,你们为什么不把他们给抓起来问个明白?”王宝玉道。

“办案是讲究证据的,何况他们还是华侨,搞不好会引起两国之间的纠纷。”范金强道。

“下一步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他们的狐狸尾巴快要彻底露出来了。”范金强笃定的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怀庄频频邀请王宝玉过去坐坐,一起吃饭一起闲聊,除了认亲仪式上那块手表,至此,王怀庄丝毫没有再提到其他的物质馈赠,别墅金钱轿车之类。

因此除了名义上的有钱人,王宝玉还是个普通人,这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但为了打消对方的怀疑,王宝玉还是忍着恶心,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那样子还真挺像乖孙孙的。

这天,王宝玉和假爷爷在昆仑大酒店里一直喝到了很晚,聊得嘴皮子都快干了,王怀庄似乎喝多了,他长吁短叹了一阵子,说道:“宝玉,爷爷老子,等我死了后,就把我埋在平川。”

“爷爷,美利坚的领土那么大,干嘛要埋在这里啊?”王宝玉笑道。

“故土难离!”王怀庄幽幽道。

“山东才是故土。”王宝玉道。

“山东?”王怀庄微微闭目思索了会儿,感叹的说道:“山东确实是好地方,人杰地灵,多出圣贤。但这里因为有你,才是爷爷的最终故乡。”

“您身体那么好,说这些未免太早。”王宝玉随口说道。

“人有旦夕祸福,谁能知道自己的明天还会不会到来。你会看风水,我相信你会给爷爷找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王怀庄看似无意的说道。

一提到看风水,王宝玉顿时敏感起来,他连忙摆手道:“我这水平,忽悠着开个卦馆还行,再说了,这一片哪有什么风水宝地啊?”

“出土了两座古墓,怎么能说没有好风水呢?”王怀庄反问道。

“古墓?嘿嘿,不知道爷爷是对咱们国家的历史感兴趣,还是对文物感兴趣啊?”王宝玉直视着王怀庄问道。

“呵呵,爷爷不缺吃喝,一般的文物还真看不到眼里。只是咱们国家的历史源远流长,非外邦所可比拟。其实说到私心,还是希望能找到王侯将相那样的好风水,来日安眠地下,也可放心后人。”王怀庄感叹道。

“嘿嘿,古今帝王的坟地风水固然好,到如今他们的后人,又有谁再成帝业啊!”王宝玉笑着摆手道。

“说得也是,那就把我跟我儿子埋在一起。”王怀庄道。

“爷爷,我正有一个疑问,您来了这么久,怎么不想着去我父亲的坟上去看看啊?”王宝玉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