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790 迷幻药

1790 迷幻药

王怀庄不禁一愣,讪笑道:“人老了,怕徒增伤感,等建南的投资公司的事儿完了,你就带我去看看。”

“嘿嘿,我爹也一定想见你了。”王宝玉大有深意的坏笑道,

王怀庄又是一愣,忽然恼道:“宝玉,你这话是想我快点死吗。”

“怎么会呢,您多想了。”王宝玉道,

王怀庄步伐踉跄的去了厕所,回來时脸上还是有点儿不太高兴,说道:“宝玉,再陪我喝两杯。”

“爷爷,你不能再喝了。”王宝玉道,

“一定要喝,就算是为了你那死去的父亲。”王怀庄坚持道,

他娘的,喝死你这狗日的,王宝玉暗自骂道,王怀庄喊服务员拿酒來,随后进來的却不是女服务员,而是嬉皮笑脸的刘建南,

“你这两天跑哪去了啊。”王宝玉问道,

“这不正筹备投资公司吗,还有,商量跟小萌的婚事。”刘建南陪笑道,说着,打开了手里的红酒,给王宝玉满上了一杯,

“知道入乡随俗吗,几个大老爷们喝红酒干屁啊。”现在刘建南成了自己的干叔叔,这让王宝玉更加讨厌他,

“嘿嘿,这可不是你们常喝的平民葡萄酒,而是法国顶级葡萄酒,味道醇厚,谁喝了都会喜欢的。”刘建南嘿嘿笑着,除去封口上端部分,将螺旋锥拧入木塞,然后缓缓拉出,一阵收敛而浓醇的香气传來,刘建南闭着眼伸长脖子使劲嗅了两下,那模样要多贱有多贱,

这时,王宝玉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连忙偷偷摸出來看了一眼,短信是范金强发來的,上面只有四个字:酒有问題,

王宝玉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看來范金强还在监视王怀庄和刘建南,一定是刚才王怀庄套他的话不成,借着去厕所的空当,给刘建南打去了电话,

范金强并沒提醒酒里到底有什么,王宝玉望着酒杯发了愁,如果里面有毒药,自己这一杯酒下肚,岂不是要嗝屁了,不喝吧,又怕引起怀疑,正在一筹莫展之际,王宝玉忽然看见桌子上那盘油腻腻的溜排骨,

王宝玉伸出筷子就夹了一块,大嚼着吐出了骨头,却弄了一嘴油,刘建南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道:“宝玉,咱们俩干一杯,以后还要仰仗着你呢。”

“我算个屁。”王宝玉自嘲道,端起酒杯就喝,随即用餐巾擦了擦油哄哄的嘴,将口中的酒吐了上去,

操,看看他们到底会演什么戏,王宝玉喝了酒之后,就装出了迷糊迷糊的样子,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不喝了,我要回去睡觉。”

王怀庄和刘建南面面相觑,相互使了个眼色,刘建南也沒喝自己的那杯酒,过來搀扶王宝玉,说道:“宝玉,我送你回房休息。”

“我要回家。”王宝玉道,随即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只感觉刘建南和王怀庄费力的架着自己來到了一个房间里,又被放在了**,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只听王怀庄小声的问道:“刘公子,你确信放的不是毒药。”

“错不了的,迷幻药和毒药我还是能分清的。”刘建南道,

“能行吗。”王怀庄不放心的问道,

“嘿嘿,现在事态的发展不正一步步按着我的绝妙安排來的吗。”刘建南大言不惭,

“那他这是怎么了。”王怀庄问,

“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再等等。”刘建南道,

得知酒里是迷幻药,王宝玉心里一阵坏笑,嘿嘿,老子就陪你们演戏演到底,看你们到底是何方妖孽,

过了一阵子,王宝玉突然大大睁开了眼睛,环视屋子,却对屋内的王怀庄和刘建南视而不见,而是紧紧盯着衣柜,惊恐的喊道:“鬼,有鬼。”

刘建南一阵坏笑,对王怀庄道:“看吧,这可是最高级的迷幻药,起效果了。”

“那就快问吧。”王怀庄显然不想耽搁,急切的说道,

刘建南整理了一下衣服,凑到王宝玉的眼前,引导着说道:“宝玉,我是你爹。”

马勒戈壁,老子还是你爷爷呢,王宝玉气得差点就想起來揪着这小子揍,但如果那样,肯定会破坏了计划,于是忍着胸中的怒火,装作好奇的问道:“爹,你不是早死了吗。”

“哈哈,看吧,我是不是很有创意。”刘建南乐得差点沒蹦起來,

“宝玉,爷爷在这里呢。”王怀庄也凑了过來,

“爷爷,你也死了吗。”王宝玉惊恐道,

王怀庄一阵的皱眉,吐了几口唾沫,大感晦气,只听一声刺耳的哀嚎,刘建南扯着嗓子哭开了,道:“宝玉,爹死的好惨哪。”

我操你娘,跟老子装神弄鬼,王宝玉气得想上前掐死这个蠢货王八蛋,但还是装作动情的拉住了刘建南的手,道:“爹,儿子想你。”

刘建南认为王宝玉上了套,咧着嘴继续干哭,演技之烂,连王怀庄都不忍多看,只听他又继续说:“儿子,爹在那边活得真不容易啊。”

我靠,都死了还说活得不容易,王宝玉不知道刘建南这脑子是怎么长得,为了套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王宝玉动情道:“爹,是不是有小鬼为难你啊。”

“是啊,咱家穷,沒钱进贡,三天就下一次油锅。”刘建南道,

“呦,那不得炸的焦糊酥脆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可不是,一走路就掉油渣。”刘建南哭丧着脸说道,王怀庄实在听不下去,皱着眉一边坐下了,

“沒想到那边也这么腐败,啥事都要钱摆平,爹,你就是太正直了,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你放心,我一准给你烧几亿过去。”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

“唉,纸钱不管用,再这样下去,爹怕是要进十八层地狱了。”刘建南叹气,一幅入戏很深的样子,

“爹,你受苦了。”王宝玉跟着掉了几滴眼泪,顺便抹了把鼻涕,然后又一把抓住刘建南的手,

刘建南脸色一变,第一反应就想缩回手,然后好好的洗上十遍,但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计谋高超,还是忍住了,但是嗓音明显高了不少,看上去还真像是受苦受难的小鬼:“宝玉,爹好难受啊。”